比奇屋 > 喪尸不修仙 > 第一千八百零一章 團建開始(二更)
    蕭寶寶對兩人分別行大禮:“晚輩蕭寶寶,見過老爺子。”

    武厲沒說話,目光落在他臉上,似乎在看別的什么東西,緊皺著個眉。

    岦桑很淡定:“好。”

    除了這個字,也沒什么能說的。說幾句警戒?呵,就看邊上那三個的性子就知道這個也不是能聽進苦口良言的。說幾句夸贊的話?呵呵,對著這張臉說不出來。

    蕭寶寶笑嘻嘻收手站在夜溪身邊,四個人彼此站的挺近,近到兩位老爺子頭疼。

    怎么就讓這樣四個人湊到一起呢?

    哦,是五個,聽那個有獬豸血統的小姑娘的行徑,也不是好相與的。

    夜溪表示:你們看到的不過是區區冰山一角啊——

    武厲看向岦桑:那老茶葉是怎么個意思?我怎么覺著他不安好心?看,已經下了毒手。

    岦桑:穩住。

    無歸不耐煩他們眉來眼去,道:“我們現在再進星潮還能有收獲嗎?”

    武厲搖頭:“第二次幾乎無收獲,第三次更沒了價值。”

    “那我們先走了。”

    武厲氣道:“你走啊,老子倒要看看你怎么走。”

    無歸一滯,看夜溪。

    夜溪搖搖頭,她是怎么來的她也不知道呢,反正一個恍惚一回神就到了。

    三人看蕭寶寶。

    蕭寶寶更茫然:“茶爺帶著我和空空,根本沒讓我們看路上怎樣。”

    好嘛,沒一個認得路的。

    武厲哈哈大笑,大力拍著無歸的肩:“老實在堡壘里呆著,過不了幾日咱就該回去了。”

    四人只得老老實實的進了堡壘,堡壘內部倒是裝飾得非常有格調,或輝煌或清新,空間也大,不會讓人覺得逼仄。

    “這是你們誰家的堡壘?”

    一眼看不到邊兒,她又心動了。

    鳳屠笑道:“熄了你的小心思吧,這堡壘并不是一家獨有,是好幾家各自的拼成一起的。”

    拼的?

    夜溪驚訝:“知道出自誰手嗎?”

    鳳屠好笑:“早幫你打聽了,名家。”

    夜溪牙疼:“除了名家,就沒別的煉器之家了?”

    當然有,只是沒有名家的名頭大便是了。

    夜溪嘆口氣:“名家上頭的神帝,被某人干掉了。”

    三人神色一動,建議:“反正現在不是沒人知道你們的關系嘛。”

    夜溪搖頭:“才上神界就被茶爺找上,誰知道他們是不是裝的不知道。”

    所以,她不想打這個時間差去找名家,萬一人家裝不知道請她入甕呢?

    再說,她也不是非要去,除了堡壘,她找名家為誰?而堡壘的話,她有的那個也很不錯的,一個宗門駐地的面積呢,大不了她找些材料自己提升就是了。

    而且,好像堡壘在她這里也沒什么用武之地...

    無歸:“只是升級的話沒必要非要找名家,咱找別家也行的。”

    夜溪點頭:“這個不急。哪里歇息,我可得好好睡一覺,疼死我了。”

    她這樣一說,幾人都覺得一陣陣疲憊涌上來,哈欠連天,無歸鳳屠帶著到了各自房間,關上房門蓋上被子,睡得昏天暗地。

    等被人喊醒時,已經由星淵出了虛空,堡壘也被收起,他們是從軟軟的云朵上醒來的。

    武厲扶著無歸,酸酸開口:“你不是要去鳳屠家嗎,去吧,盡快將傳承消化。”

    “是,有空我會回家的。”

    武厲更酸了,回個家還得有空,還把家當家嗎?

    之后他們便跟著鳳族的人一起回鳳凰族地,四人迷迷瞪瞪仍想睡,被岦桑收進自己空間里,夜溪抽空看了眼,嘿,真是親爺孫,里頭全是火,但他們不覺得烤便是了。

    睡了一路,免了面對那些八卦的鳳凰族人了。

    等再被叫醒,已是進了鳳凰族里,夜小鳳就在眼前,看到夜溪激動的撲過來喊娘親。

    人接到了,鳳屠揉了揉眼,打了個哈欠:“爺爺保重,我走了。”

    岦桑:“...”

    討債鬼。

    并未挽留,立即讓他們離開了,連屋子都沒進去坐坐。

    蕭寶寶無語:“在揮霍你的親情嗎?”

    鳳屠切了聲:“溪兒對你不是從來如此?這樣才顯親近吧。”

    回轉身,揮了揮手。

    岦桑立在云端,勾起淺淺笑意。還是孫子好,當年那個孽子每次跑出去哪里記得與他說什么保重,根本就是偷跑。果然三歲看大七歲看老,所以孽子上了人家的門不要他這個老子了。而他孫子,是個好的,哪怕長大了才找回來心里也是惦記自己這個爺爺。

    孽子還是有些用處的,能生孫子。

    離了鳳凰族地,重嘗自由滋味兒。

    蕭寶寶拿出畫舫,夜溪將空間眾人放出來,一時間熱鬧沖天。

    大人嘰嘰喳,小孩喳喳嘰,蕭寶寶寬敞的畫舫都不夠跑,不是碰了這個就是撞了那個,一會兒嘩啦啦,一會兒噼里啪。

    夜溪大吼一聲:“換場地。”

    堡壘放出,眾人跳上去,頓覺場地太大人太少。

    火寶笑嘆:“吞天好久不見了呢。”

    吞天還在空空的空間里呆著呢,也不知什么時候能出來。

    蕭寶寶笑道:“不然送你去獬豸那里與他匯合。”

    火寶真的點頭:“行啊,正好見識一番。”

    眾人嘻嘻哈哈,說他想得美,獬豸是那么好高攀的呢。

    夜溪道:“咱們去鮫族,接王子燎去,或者去巫族接蒼枝去,回來再接上空空,齊活。”

    有蕭寶寶和無歸鳳屠在,鮫族和巫族都能去得了。

    蕭寶寶規劃路線:“王子燎不一定在,咱們先去巫族,反正順路,看看蒼枝在做什么,假如她不方便,或者回頭再接,或者不接,然后去鮫族,即便王子燎不在,咱們也能賞一賞那里的景致。最后去找獬豸,希望人家賞臉見咱一面吧。”

    一艘堡壘浩浩蕩蕩開過去,未免太引人注目,當有人特地靠近看了,發現這堡壘品級不上不下的,價值全在個頭上,笑笑就過去了。

    但還是引來某些人的垂涎和搶奪。

    夜溪見著前來挑釁的人很是不滿:“才這幾個,有什么意思。”把眾人轟出去:“去去去,把路清了,想想怎么引更多人來,萬人起步,我的堡壘還沒正經打過架呢。”

    一眾:“...”

    蕭寶寶笑呵呵:“沒問題,交給我。”

    不就是拉仇恨嘛,他熟。

    路過某處聚集點,蕭寶寶出去了一趟,等他回來,帶上來大批吃的喝的玩的以及玩具,并帶來一個大好消息。

    “放心,十日之后,會有五萬人來圍剿咱們。”

    夜溪:哇哦!

    其他人:所以,我們放的哪門子心?

    金鋒:“親哥,你怎么做到的?”

    蕭寶寶一挑眉:“反正都是該死的。”

    金鋒點頭,他知道,一定是利用了人的貪欲,可他想知道的是,他是怎么短短十日召集五萬人的。

    “下次你跟我一起去。”蕭寶寶如此道。

    金鋒點頭。

    還有下次?

    夜溪躍躍欲試:“好,第一撥我先用堡壘里裝好的仙器仙術。第二撥,我要用另一套動力設施。”
特污的小说:你下面都流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