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人間修羅 > 第二百三十四章 駭人聽聞
    人間修羅第一卷池中物第二百三十四章駭人聽聞你究竟看到了什么?”

    文肅不由得沉聲問道,許是即將知道事情本末,太過沉重,故此緊握的雙拳手指甲緊緊插進肉里也渾然不覺。

    “我看到了一副我這輩子都不會忘記的畫面,在我身邊的這些人,除了小姐,還有世子殿下你,其他的兄弟……”

    呂林淡淡一笑。

    “其他的兄弟說的難聽點,也都是些殺人如麻的角色,從尸山血海里走到了今天的位置,可敢問又有哪位兄弟見過真正的人間煉獄?說來有些可笑,我就剛好見到了,而這一切,還都得拜世子殿下所說的這位峨眉派大弟子所賜。”

    ……

    ……

    天色昏黃如同太陽即將落山那一刻,九重天房屋在巖漿河流的奔騰不息之下,影子被拉的老長,越往中心地帶越繁華,卻亮如白晝,可距離中心地帶的邊緣角落,卻有不少地方被掩蓋在巨大的陰影里。

    這些地方平日里罕有人來,在這里可以做許多平日里不敢做的事,可對于劉秋水來說,此刻的這件事情即便不敢做,卻因為某些原因而不得不去做。

    要將滿地的尸體重新收拾起來所需要的不僅僅只是耐性,更需要強大的心理以及承受能力。

    峨眉的弟子尚且還算好,縱身軀不整,肚破腸流,卻始終還算完整,只是在收拾這些昔日同門姐妹尸體的時候,劉秋水免不得要去將她們死不瞑目的雙眼一一合上。

    期間不知嘔吐了多少次,又多少次不敢正眼去看姐妹們雙眼,劉秋水嘴里碎碎念。

    “姐妹們,千萬不要怨我,我本不想如此,是他們逼我,我知道現在的我斷然沒有再回頭的可能,從我當初鬼迷心竅走出那一步的時候便注定了會有今日。”

    “等帶你們的骨灰回到峨眉時候,我自然會好好安葬你們,并且請高僧為你們超度,這也算是我這個做師姐的唯一能替你們做的事情。”

    十幾具尸體收拾起來之后,又不得不面對一個更大的難題。

    魏巍師兄弟三人的尸體卻已經

    不是方才那些那么好收拾,南陵四老所傳授的劍招極為狠辣,同歸于盡之后,施劍者也將被五臟六腑亂竄的內力攪碎,隨后其人便會化作滿天碎肉。

    地上,墻上,溝壑里,石縫里。

    劉秋水自己都不知是如何從這些地方將這些碎肉一一收拾起來混合進了峨眉女弟子們的尸體當中,有些地方甚至需要用手指扣才能將血肉摳下來。

    劍氣強大,可見一般。

    只是她萬萬沒想到居然會發現西門淫的尸體,只不過此時西門淫的頭顱已經被人砍了去。

    “沒想到連這家伙都死了,也不知是什么人下的手,倒是了卻了我一件心事。只可惜……”

    西門淫雖死,可塞北四大淫俠還剩下三人,如若不能將這三人還有張鳳府二人滅口,這件事情依舊有可能被抖出來。

    處理完所有尸體之后,劉秋水不得不又回去處理那些打斗過后留下的痕跡,此地并非只有劍氣痕跡,早先小淫,蟲兄弟三人也有動手,待解決完這一切之后,劉秋水已是整個人幾乎都癱軟下來。

    “還跑了一個魏巍,他已傷重,定逃不了多遠,我若就如此回去如何能讓人相信?”

    之后,劉秋水又死死咬住牙關,偽造了自己被人所傷,也正因為是情急之下,沒能事事想的周全,故此才被王大海看出劍傷有異,只因魏巍師兄弟三人的劍早就在同歸于盡中也化作了碎片。

    ……

    “我看到這些的時候,劉秋水并未發現我,我也并沒有打攪了這位峨眉大弟子手中的活兒。”

    說到這里時候,呂林臉上心里俱是復雜。

    “如果不是親眼所見,又有誰會相信這事兒會發生在名門正派峨眉派當中?可見人說江湖險惡,說到底險惡的還是人心。”

    他說完時候,文肅已徹底呆住,孟輕舟等人神色復雜,便是芊蕁也忍不住低聲問道:“你說的究竟是真是假?”

    呂林道:“我不會拿這種事情跟殿下開玩笑,只可惜小姐你當時忙著追殺那小子,并沒有看到

    這一幕,不然我相信小姐你現在恐怕連飯都吃不下去。”

    “那不是我。”

    芊蕁冷冷說到。

    “你看到的不過只是另外一個人。”

    呂林驚訝,正要詢問時候,孟輕舟卻使眼色讓他不要繼續問下去,后者這才打消心中疑慮。

    芊蕁看向復雜的文肅,輕聲道:“既然事情已經弄清楚了,殿下也應該知道怎么辦了,你要找的人現在已經連尸體都不剩下,這個忙,我們也就只能幫到這里了,如果沒有別的事情,殿下就請先回去。”

    回去路上,文肅搖搖晃晃似乎隨時都有可能摔倒,即便才剛剛回到客店便有多人相迎,文肅也根本擺不出輕松的模樣。

    “殿下此去事情是否已經辦妥?”

    王大海上前一步躬身問道。

    在其身后的葉大同因人多眼雜的關系,并不打算在這個時候做出什么出格舉動。

    一切都交給了王大海。

    “我想問你一件事情。”

    通紅的雙眼布滿血絲,如同一只即將發狂的野獸,文肅的一句話莫名讓王大海心里一沉,但他畢竟久經風雨,不會因為僅僅這么一句話便將他知道的事情都說出來。

    王大海低聲道:“世子殿下有話直說無妨。”

    “我想問你關于劉秋水的傷,你可曾仔細查看過”

    王大海心里一怔,心道莫非殿下知道了什么?但他仍是一口咬定。

    “已經仔細查看過,所受的劍傷正好與魏巍他們的劍契合,當不會有假。”

    “既然不會有假,為何那么多劍都沒能要了她的命?每一劍都只差一點,這是否未免太過巧合?”

    “這……”

    王大海不知該如何回答,正不知怎么辦才好時候,眾人忽然聽得一個柔弱女子聲音傳來。

    “殿下,你究竟想說什么,盡管說就是,不必如此拐彎抹角……”

    正是強撐著身子踉蹌走出來的劉秋水。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特污的小说:你下面都流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