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來自未來的神探 > 192彭永仁
    <div>來自未來的神探192彭永仁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什么情況?”

    “根據顧老師反映,死者有些像電子信息工程系的學生彭永仁,我們請顧老師打電話確認,彭永仁的手機已經關機了。”趙明說道。

    韓彬遲疑了一下:“跟校方調彭永仁的資料,同時聯系彭永仁的家屬。”

    “好的。”趙明應了一聲,轉身離開。

    韓彬點了一根煙,深吸了一口,學校里死了人,還是用蚊刑這種詭異的殺人方式,案子一旦傳開了,肯定會引起一番轟動。

    “噠噠……”

    一陣腳步聲響起,秦榮祥走了過來,露出一抹歉然之色:“警察同志,我剛才聯系上了徐思遠同學,他在返校的火車上沒有發生意外,是我搞錯了。”

    “沒事就好,還是要感謝您的幫助。”韓彬道。

    死者面部浮腫,認錯了也很正常。

    “應該的。”

    兩人又聊了幾句,秦榮祥就告辭離開了。

    又過了一會,田麗、趙明帶著彭永仁的資料返回演講大廳。

    韓彬掐滅了煙頭:“調查的怎么樣了?”

    “我們聯系了彭永仁的父母,他家就住在附近的縣城,彭永仁父母說他十月2號下午就已經返校,現在他們也聯系不上。”田麗說著,將彭永仁的資料遞給韓彬。

    韓彬打開一看,資料的左上角有一張彭永仁的照片,韓彬仔細觀察了一番,跟死者照片進行對比,心里已經有了七八成的把握。

    普通人看另一個人的樣貌,都是看整體的模樣,很多男性看到漂亮的女人,會直觀的感覺對方很漂亮,但過后描述美女的長相,他很可能說不出來。

    通俗的話來說,臉盲。

    但警方有一套自己的識別方法,簡單的說就是根據五官形狀、比例、臉型結構進行識別。

    例如,眼睛大小、單雙眼皮、眼睫毛長短、兩眼之間的距離,眼窩的深淺等等,根據面部器官的特點,來分析一個人的樣貌。

    這還只是一個器官,再加上鼻子、耳朵、嘴巴、眉毛,以及彼此的比例、距離等等。

    死者的面部有些浮腫,但浮腫的程度還不足以影響到器官的比例和結構,如果形成了高度腐敗的巨人觀,面貌將發生極大的改變,辨別的難度也會增加。

    “田麗,給彭永仁的父母打電話,讓他們聯系一下彭永仁的親朋好友;如果半個小時后再聯系不上彭永仁,請他們前來認尸。”韓彬道。

    “好。”

    “顧佳玉老師呢?”韓彬問道。

    “顧老師去彭永仁的宿舍了,想問問彭永仁的舍友知不知道他的行蹤。”

    “咱們也去宿舍,看看能不能找到有用的線索。”韓彬道。

    一行人趕去了男生宿舍,今天是返校的日子,進出男生宿舍的人不少,亂糟糟的一片,韓彬還隱隱聽到有人在討論這件案子。

    “誒呀,好久沒來過大學宿舍了,別說還挺懷念的。”趙明感慨道。

    “局里也有宿舍,你要喜歡可以申請一間。”田麗道。

    趙明搖了搖頭:“那感覺不一樣。”

    “人家住警局的宿舍,是為了省錢、方便,就你矯情。”田麗哼道。

    趙明露出一抹好奇的神色:“田姐,問你個事唄。”

    田麗斜瞥了一眼:“什么事?”

    “咱可先說好,君子動口不動手,可不帶急眼的。”

    “說吧。”

    趙明擠一擠眼睛:“你大學去過男生宿舍嗎?”

    “去過呀。”田麗淡淡的說道。

    “去干啥?”

    “過來,我告訴你。”田麗招了招手。

    趙明猶豫了一下,忍不住好奇心,還是湊了過去。

    田麗伸手,一把擰住他的耳朵:“就是為了揍你這樣的男生,以為跑回男生宿舍我就不敢追了,本警花一樣打得你滿地找牙。”

    “哎呀,疼疼……耳朵……”

    “別鬧了,讓大學生拍了照、傳到網上,警官在男生宿舍打情罵俏,鄭隊非削死你倆不可。”韓彬告誡道。

    田麗這才松了手,比劃了一個威脅的手勢。

    趙明趕忙討饒。

    彭永仁住在305宿舍,一行四人順著門牌號找到后,發現宿舍門半開著,韓彬象征性的敲了敲門。

    “咚咚。”

    “進來。”宿舍里傳來一個女子的聲音,正是顧佳玉老師。

    韓彬推開門掃視了一眼宿舍,里面有兩張床、上下鋪,顧佳玉和一個年輕男子迎面而坐,屋子里亂糟糟的,地上有瓜子皮、煙頭、飲料瓶等等。

    “韓警官來了,快請進。”顧佳玉做了一個請的手勢。

    “謝謝。”韓彬應了一聲,戴上了鞋套才進了宿舍。

    田麗、趙明、孫曉鵬三人也有樣學樣。

    那個年輕男子臉色微微一變,對著顧佳玉問道:“老師,這是怎么回事呀?”

    韓彬打量了一番年輕男子:“我們是刑警隊的,想了解一下彭永仁的情況。”

    “彭永仁他到底怎么了?”男子追問道。

    “你怎稱呼?”韓彬問道。

    “我叫穆金山,是彭永仁的舍友。”

    “你們兩個最后一次見面是什么時候?”

    “九月三十號,放假以后我就回家了,今天上午十點多才返回學校。”穆金山應了一聲,繼續說道:

    “韓警官,我聽說學校池塘后面死人了,難道是彭永仁出事了?”

    韓彬也沒有隱瞞,答道:“我們懷疑彭永仁是死者,但還沒有確定他的身份。”。

    穆金山有些不解道:“顧老師應該認識他呀。”

    “彭永仁死前被蚊子叮咬過,面部有些浮腫,不太好辨認。”韓彬道。

    “不至于吧,蚊子能咬多大的包,讓我看看,我應該能認出來。”穆金山不以為意道。

    田麗拿出手機,翻出了死者的照片,拿給穆金山辨認。

    穆金山看了一眼,就趕忙往后縮脖子:“娘的,咋要成這樣了,這得多大的蚊子。”

    “叮咬的蚊子太多,造成了過敏反應,浮腫的比較嚴重。”韓彬回應了一句,繼續問道:

    “是彭永仁嗎?

    “沒……沒看清。”穆金山搖了搖頭,手心已經出了虛汗。

    “我們這么多人陪著你,沒什么好怕的,仔細辨認。”韓彬鼓勵道。

    穆金山深吸了一口氣,瞅了瞅一旁的顧佳玉老師,又搓了搓臉、捋了捋頭發:“讓我再看看。”

    田麗怕他摔了手機,也不敢遞給他,拿著手機給他看圖片。

    穆金山皺著眉,盯著手機看了一會:“應該是彭永仁。”

    “能確定嗎?”

    “錯不了,這發型是他前兩天剛剪的,還問我們好不好看,其實真心丑爆了。”

    “彭永仁的經濟狀況怎么樣?”

    “還可以,比我有錢,在外面租房子住。”穆金山道。

    “彭永仁一般不住在宿舍?”

    “對。”

    “他在哪租的房?”

    “聽說,他和女朋友一起租的房,咱一個老光棍沒好意思問,說多了都是淚。”穆金山聳了聳肩膀。

    “你認識他女朋友嗎?”

    “不認識。”

    “彭永仁有沒有仇家?”韓彬追問。

    穆金山搖了搖頭:“不清楚。”

    “宿舍里有沒有他的物品?”

    “他一般不在宿舍住,東西都放在柜子里,上面貼著他名字的標簽。”穆金山說道。

    韓彬走到柜子旁邊,指著貼著彭永仁標簽的柜子:“顧老師,能不能幫我們打開柜子。”

    “韓警官,這是學生自己買的鎖,我們也沒有備用的鑰匙。”顧佳玉道。

    韓彬仔細觀察了一下鎖子,對著一旁的孫曉鵬道:“拍照,撬開。”

    孫曉鵬應了一聲,從舍管那里借來錘子,直接將鎖子砸開了。

    韓彬打開柜子瞅了一眼,下面墊著一個褥子,右側堆放著幾件厚衣物,中間放著一個棕色書包,左側擺放著一排書。

    韓彬戴上手套,將棕色背包拿下來,打開查看。

    一本書《人性的弱點》、一盒避云套、一瓶無味驅蚊液、還有一些零錢、一個眼鏡盒里面裝著棕色墨鏡。

    從一堆雜亂的東西里,盡快識別出有價值的線索,很考驗一個人的觀察力。

    “呵,還放了一盒避云套。”趙明嘀咕道。

    “人性的弱點,我也有這樣一本書,戴爾·卡耐基寫的很勵志。”孫曉鵬頗有幾分他鄉遇知音的感覺。

    韓彬則是拿出了那瓶無味驅蚊液,外包裝已經沒了,里面的驅蟲液少了一大截,顯然已經使用過了。
特污的小说:你下面都流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