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羅馬的涅槃 > 第一百七十六章 儆猴
    羅馬的涅槃沉睡的鳳凰第一百七十六章儆猴“陛下,這……卡斯托里亞的貴族現在畢竟也屬于帝國治下,如果沖動行事,恐怕會產生一些不好的影響。當初在君士坦丁廣場上……”

    “喬萬尼我跟你講,你別和我提廣場上的那一刀,這兩件事情的性質完全不同!”約翰的怒火仍然沒有平息,“我可以非常明確的和你說,自帝國獲得了全新的領土之后,目前為止,帝國境內的地方貴族,尤其是曾經在奧斯曼人統治下的貴族,有百分之六十以上,全都是一群混吃等死的廢物!對于巴爾干地區,除了哈德良堡,奧斯曼人的處理態度一向就是只要收的上稅,我就不來管你。你好好想想,這群平時自在習慣了的大爺,面對帝國的統治,你能指望他們好好效忠?”

    “正因為現在皇室和貴族之間關系緊張,我們更應該去尋求緩和的方法,這樣的武力鎮壓,恐怕會對帶來無法估量的麻煩!甚至會引來一場巨大的貴族叛亂……”

    “他們拿什么叛亂?”約翰抬頭瞟了一眼喬萬尼,“我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剝離這些舊貴族與平民之間的關系。在受封新貴族之前,給我把這群雜碎最好打掃干凈。還想搞希臘的共和城邦?他們這是在觸碰帝國的底線,是在動搖帝國統治的基本。喬萬尼,這件事情說小的確可以小,但絕不能往小了說,你明白我的意思嗎?”

    “殿下的意思……”

    “卡斯托里亞的問題,但凡帝國有一點松口,其他地區的地方貴族就會輪番揭竿而起,帝國只能疲于奔命。這件事,帝國必須要插手。你越不插手,他就跳得越歡,最后任他發展下去,卡斯托里亞非但會變得更加難以統治,惡劣的影響還會向周邊迅速擴散!”約翰緊盯著地圖上卡斯托里亞地區,“集中起我們的所有部隊”

    “喬萬尼將軍,您的確用不著投鼠忌器,這件事情,和君士坦丁廣場上的那群士兵,完全不能類比。”杰弗瑞在旁微微搖頭。

    整件事事發雖然突然,但卻又在情理之中,帝國必須盡快做出確定。這些貴族不可能一個人站起來控訴,反抗,他們必然會把當地的平民首先鼓動起來作為擋箭牌。

    “所謂人民的訴求,貴族階級只是代為表達,就是他們一貫的接口。這群整天吃飽了沒事干的貴族,對外作戰,毫無能力,對帝國的統治毫無用處還敗壞根基。不僅要處理掉這群作亂的貴族,還要為未來可能發生的,與貴族有關的不利事項作出反制。”杰弗瑞思考了一會兒,又接著說道,“目前這些所謂的地方貴族,實際上已經不能為帝國提供什么兵源了。皇室已經掌握了幾乎全部的兵權。除了像拉提烏斯將軍這樣的個人能力強大的新任貴族,一些所謂的名門后裔,嚼起來實在有些沒什么味道……”

    這話卻聽得約翰好像來了很大興趣,他立刻將目光轉向杰弗瑞,問道:“杰弗瑞先生,我相信你有新的想法,說出來!”

    某些話,約翰甚至都沒有膽子提出來,但杰弗瑞的話,已經讓約翰隱隱嗅到了變革的味道。

    舊貴族荼毒帝國上千年,也是時候找個機會讓這個階級改頭換面,甚至……

    而杰弗瑞,卻也只是饒有深意地看了約翰一眼:“您是帝國的共治皇帝,而我只是這貢布里涅里的一個小小參臣。這么說,約翰陛下能明白嗎?”

    “我不明白。”約翰緊盯著杰弗瑞。他需要有個人來開這個口,而不是皇室直接站出來,站在帝國的對立面,兩者性質完全不同,對帝國直接介入貴族階級的阻力也大有區別。

    “很遺憾陛下,我暫時也不明白。”杰弗瑞笑著搖了搖頭,“陛下現在應該做的第一件事,首先,的確應該去平定卡斯托里亞的一干貴族。如果時機成熟了,就算我不說,會有千千萬萬人站出來說,陛下也不用擔心什么名分問題了。”

    帝國此時能承受怎樣的動蕩,杰弗瑞眼底實際上看得十分清楚。看起來,帝國的形式的確一片大好,但實際上,只是建立在盛世復興表象上的一攤廢墟。哪怕趕走了奧斯曼人,地方貴族的專制情況卻沒有任何改變,甚至官僚貴族對帝國統治的反抗更加變本加厲,稅收情況毫無改善還不得不開出更多的軍費來四處平叛。

    “喬萬尼將軍,這件事,陛下的判斷沒有問題。你應該聽陛下的。”杰弗瑞捏著拐杖從位置上站了起來,“這件事如果讓御前會議來看,恐怕定性還會更加嚴重。只不過君士坦丁陛下忙于和牧首冕下處理宗教問題,無暇管理到南巴爾干而已。”

    “杰弗瑞先生,您也……”

    “你從熱那亞遠道而來,恐怕還無法深刻理解到帝國皇室對這些地方貴族的仇恨有多強烈……不過,你很快就能懂了。鳳凰軍團是約翰陛下現在手里唯一拿得出手的武裝勢力,希望你不要太質疑約翰陛下的判斷。”

    鳳凰軍團的糧餉,按照之前與君士坦丁十一世的約定,帝國直接的補助只會越來越少。更多的,會由伊庇魯斯和卡斯托里亞的稅收來攻擊。君士坦丁十一世的意思實際上很明顯,未來這支軍團,就是有別于禁衛軍的,約翰真正的嫡系部隊。恐怖的戰斗力,全面的作戰手段,只要未來鳳凰軍團裝備上重火器,那就是舊世界最強大的一支軍隊。

    “喬萬尼將軍,我們出發吧。對于地方貴族,我們完全沒有必要手下留情。”

    “陛下……帝國未來,難道會以同樣的手段,來針對所有的貴族嗎?身為將領,或許我不該評論這件事,但……”

    “關于政治上的問題,我也是一知半解,甚至索菲雅可以說都比我懂得多。但我可以非常明確地告訴你一件事——任何敢于動搖帝國統治的人,無論是誰,結局都只有一個。”
特污的小说:你下面都流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