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公元三九九九 > 第七章 歪打正著
    公元三九九九第三卷綠星奇遇第七章歪打正著船長在會議室里面無表情的看著大家,現在飛船處于自動飄移狀態,由光腦進行全自動控制,所以難得包括駕駛員在內的所有船員都到齊了。船長的聲音一如既往的凝重,說出來的話讓大家的心情又低落了稍許。

    “這次廚房失火非常意外,現查明是線路短路造成。火災中大家表現都很好,廚房里的食物大都搶救出來,但也造成了一定損失。現統計了一下和消耗量相比我們一共損失了八袋肉制品、十一袋干貨。基本上相當于我們大家兩天的口糧。所以為長遠計,我們的每餐用量可能還要減少,和大家說一下。對于沒能很好的保存好食物我向大家表示歉意。“

    說完船長站了起來鞠了個躬。整個大廳沉默無聲,個個臉上顯得麻木莫然,并沒有想象的那樣有多大反應,好像這事和每個人都沒關系似的。

    晚上在大寶的招呼下我又來到了船長室。虹音還是比我早到,但表現的比上次更惱火,她雙眼死死地盯著桌子上已經關閉的投影儀,胸部尚在急劇起伏。

    “怎么了?”我有點不解問到。但虹音根本沒什么反應。

    “沒什么,氣著了。”船長接到:“我在廚房里新裝了一個攝像頭,看看好了,到底是誰干的。”

    船長說完一按投影儀按紐,一段立體影視展現了出來。只見廚房墻壁突然冒出火花,然后邊上的箱子被濺著的火花就點燃了,也不知道船長是怎么做到的。如果不是事先知道很難相信這是人為制造的一起“事故”。接下來大寶第一個沖了進來搶東西,他表現的非常驚訝、痛心,演技非常完美。接著其他人也沖了過來,包括我。大家都在搶運東西,表現得都很正常。突然看到一個人在搬運的時候趁大家不注意拿了一盒裝在自己的衣兜里,雖然此時煙霧挺大但還是看起楚了他。

    “莫雷克斯,是他!“我一臉驚訝,這個平時事不多,在迷航后表示得相當鎮靜,想不到是他。莫雷克斯和虹音關系不錯,也難怪虹音氣成那樣。

    “這件事情先就這樣,大家先不要聲張我會處理的。“艦長到是很平靜的樣子,也不知他內心如何想的。船長示意我和大寶先行離去,他獨自留虹音在說些什么。

    第二天我碰到大寶,問大寶船長打算怎么處理這事,而大寶告訴我船長找莫雷克斯談了,莫雷克斯很痛快的承認了是他拿了這些食物,并把食物都交了出來。

    “就這么放過他了。”我有點憤憤不平。

    “怎么說呢!”大寶看了看我,瞇了瞇他的小眼睛:“我也這樣問過船長,可船長說按道理是不應該輕易放過的,可現在是非常時期,要盡量保持安定團結。還有莫雷克斯自己也非常后悔、懊惱,他向船長沉痛道歉,表示絕不再犯,還是有可寬恕之處。再有個重要的一點原因,船長認為飛船迷航找不到回去的路,他不管怎樣都有不可推卸的責任,只要任何一個人上了他駕駛的船,他都有義務把每個人安全送到目的地;而他現在卻失職了,一定要追究責任他第一個逃不了。”

    聽完這話,我不禁對船長刮目相看。在非常困難時體恤下屬、勇于擔當,雖然此次遠航如此不順但我碰到了一個好船長,相信有這樣的船長我們一定能走出困境,一想到這我心里熱乎了起來。

    時間過的很快,又過了一個多月,食物配額又開始減少了,像我這樣平時飯量大的已明顯處于半饑餓狀態了。期間找到三個類地行星,可無一例外都是沒有生命的星球,要么大氣中充滿至人死亡的氣體,要么只有稀蒲的氣體,日夜溫差達好幾百度連生命的基本原素水都沒有在地表存在。

    今天又一次和大家坐在會議室里,聽著船長的陳述,船長還是保持著他的熱情:“我們又發現了兩個類地行星,分別離我們有30光年及45光年,這兩個行星據數據分析存在生命的可能性很大、概率接近70%,我們很快就可以吃新鮮的外星食品了。”

    大家聽著船長的陳述已經有點麻木,也沒有多少高興的樣子。在希望一次次破滅后,人們對此類的信息已經有點不感興趣,甚至有點害怕,害怕希望的破滅。每一次等待都是一種漫長的煎熬,恐怕再多來幾次人們自己就失去控制,自己毀滅了。

    我們這次選擇先去45光年外的那個行星,之前發現多個行星時都是先選擇去近的,但結果都是那么讓人失望,這次換一換做法希望有好運氣吧。

    我們再一次穿行在一個充滿希望的恒星系里,直接在這個星系里飛行,它的真面目終于被我們揭開。這恒星系有八大行星,恒星系外圍有三個巨大的氣態行星,它們為內側的行星充擋了護衛的角色,星系內側有五個較小的行星,我們之前發現的認為有生命的行星正運行在我們和太陽之間,它遮擋住了一部份太陽光,處于凌星狀態。這顆星是這個星系由內而外的第4行星,距離恒星2.5個天文單位。

    我們終于靠近了它,飛到了它的迎光面。大家又一次聚集在駕駛艙里,把不大的駕駛艙擠得滿滿的,都想早一步目睹它的真容。這是個多么美麗的白色世界啊!整個星球都被白色的晶體包圍。它飄柔著瑩潔的光芒,閃爍著炫目的亮度,象一顆最珍貴的寶石鑲嵌在宇宙中,它簡直想亮瞎我們的眼,可再絢爛的色彩和生命似乎沒有什么關系。

    虹音直盯著屏幕看著飛船反饋的數據,許久才扭頭看了一眼船長,一臉欲哭無淚的樣子,輕聲泣道:“這是干冰,不是冰,這里太冷了。”

    我突然仿佛聽到一聲清脆的破碎聲,那清亮的聲音是那么低但我卻聽到那么清楚,是我的心碎了嗎!還是我的夢碎了。我抬頭望窗外看去,遠處突然有一顆明亮的星星印在了我的眼眸里,它是那么的明亮,把周圍所有的星星都比了下去。它似乎在向我召喚,向我吶喊。這是顆沒有處于凌星狀態的行星,所以我們原先根本無法在遠方發現它,它是這個星系由內而外的第3軌道行星。

    “哈!哈!哈!“我不知怎得笑了起來,指著那顆明亮的星星說道:”這顆不行,不是還有其它的嗎!“

    眾人延著我指的方向看去,所有人似乎都呆住了,大家剛才先入為主的都把注意力放在一開始發現的類地行星上,到是忽略了其它的行星了。

    船長轉頭狠狠盯了我一眼,發令到:“調轉航向,目標第3軌道行星。”

    飛船很快調整了航向,那顆星星漸漸從一個圓點變成了一個圓球,逐漸從一個亮點露出掩蓋在陽光下的真容。

    一抹亮白色從這個星球的北部閃耀著它清冷的光芒,那光芒淘氣得在空中跳舞、飄散,在北級上方形成了一圈光暈,那光暈驕傲得宣告它的與眾不同,宣告它乃是宇宙的寵兒,這是生命之源、這是生命之本。

    “冰、冰、這里有冰!”不知是誰第一個大聲呼喊到。胸中希望的火苗瞬間被幸福的現實燃燒成熊熊的烈炎,空氣中的氧氣拼命鉆進每個人的胸膛,在消耗了大部份的燃料后又被呼了出來。人們歡騰著,跳躍著,磁力服死勁地把人們往艙板上拽,提醒穿載它的主人小心頭部的安全,可人們那里顧得了這個,此時就是撞個頭破血流也毫不在呼。

    飛船慢慢向這個行星靠近,恒星慷慨地向這些遠來的客人展示它最珍愛的孩子,一點一點揭開它神秘的面紗。終于一縷綠意呈現在我們眼中,它越來越多、越來越清楚,直到整個赤道一帶基本都被那最讓人欣喜的顏色所覆蓋,人們的尖叫達到了頂峰。綠色是生命的要素,它就是我們一直要尋找的顏色。

    “快,分析空氣成份。”船長興奮得叫了起來。

    駕駛員扎雷特和霍斯“嗒!嗒!”地快速操作飛船上的各種光譜分析儀器,不一會兒結果就出來了。人們激動的看著屏幕,上面顯示大氣含量16%是氧、80%是氮,空氣成份和我們的母星地球太相似了,這絕對是一個適合我們長時間生存的新行星。

    人們一瞬間緊緊擁抱住身邊最近的人,互相歡慶著,女士們對男士趁機的一些過份措施此時也不在意。船長眼含熱淚,盯著屏幕久久不肯離去,這段時間他的壓力太大了。原本從某種程度上可以說是他把我們帶到了這片星系邊緣,帶到了這片半死亡之地,現在他終于把大家帶到了一個嶄新的新行星,一個充滿綠色和希望的新行星。

    “繪制4d地圖,選擇著陸點”。船長又發出了一項項指令,為登陸新行星做準備。

    4d地圖很快就出來了,這是一顆直徑11888公里的星球,南北兩極有大片冰雪覆蓋,但赤道一帶卻展現出極誘人的綠色生命。這是一顆尚不在聯盟登記中充滿綠色和生命的星球。
特污的小说:你下面都流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