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唯獵 > Lesson 18
    警察查房!

    這聲回答把肖可卿嚇得靈魂出竅,腳下一軟被林一民眼疾手快一把扶住了她。

    “怕什么,咱又沒犯法。”

    林一民安慰她的同時也在給自己壯膽,來到門后通過貓眼向外看去,樓道上果然有很多警察正兩三人一組的在敲開房門逐一進行巡查。電視上經常看見的畫面第一次在生活中碰到,林一民竟然有點小興奮。

    “警官,什么事?”林一民開門問道。

    “查房!把屋里的燈全部打開,你的身份證拿出來。”

    負責檢查他們這個房間的警察兩男一女共三人,為首的警官三十來歲比林一民稍矮,濃眉細眼挺鼻薄唇凌厲的眼神不怒自威。身后的一男一女都是只有一顆梅花的年輕警員,年紀看起來和林一民相仿。

    林一民掏出自己的身份證遞給為首的單眼皮警官,故作輕松的沒話找話說。

    “前腳剛進房煙都沒抽完一支你們就來敲門了,嚇了我一跳還以為你們......”

    “閉嘴,抬起頭來正面對著我。”

    單眼皮警官沒給他留半點面子,看著身份證上的照片與真人比對,檢查無異后把身份證還給了他,轉向了另一側靠在墻角的肖可卿。

    “身份證,你是他——”

    單眼皮警官話說一半突然頓住了,伸出去接身份證的手也停在了半空。

    “是你!”

    肖可卿和單眼皮警官同時一聲驚呼,敢情碰著熟人了!林一民心里懸著的石頭瞬間落了地。

    年輕的女警官來到單眼皮警官身邊,用胳膊肘碰碰他又對著肖可卿努努嘴,問道:“秦隊,你朋友?”

    單眼皮警官臉上表情十分復雜似乎在強忍著什么,沉默了很久才終于長吁了一口氣,答道:“算不上,認識而已。”

    “你——”

    肖可卿整個人都在微微顫抖,雙眼幾乎快要噴出火來。

    “你和小楊給這兩人做個登記,我先去查下一間房。”單眼皮警官說完向門外走去,經過林一民身邊的時候指了一下他然后頭也不回的邊走邊說道:“給這小子做個毒品的尿檢,再上系統核實一下他的身份,看看有沒有問題?”

    “好的,秦隊。”

    其實屋內的兩個警官和林一民一樣有點發懵,但職責在身沒時間讓他們細想。

    姓楊的男警官對著林一民一聲低喝:“過來!”

    林一民低著腦袋乖乖跟著他進洗手間做毒品尿檢去了。

    年輕女警官打開隨身攜帶的一個文件夾問肖可卿,“姓名?”

    ......

    警察離開后,驚魂未定的林一民拉肖可卿坐下迫不及待的問道:“那家伙跟你有仇,認識還故意刁難我?”

    肖可卿沒有說話卻在流淚,林一民感到事情不太對勁了。

    “你老實告訴,他誰啊?”林一民小心翼翼的問。

    肖可卿擦了一把眼淚,抬頭看著他的眼睛緩緩說道:“他叫秦朗,我女兒她爸。江北區治安支隊的隊副,這一片正好在他轄區內。”

    林一民聽得一陣天旋地轉感覺全身每一個細胞都在炸裂,“完啦完啦,死定啦!”林一民靠在沙發背上汗如雨下,“我睡了他老婆還被他抓個現行,我的戶口所在地正好在他轄區之內,他還不得天天琢磨著怎么弄死我,完啦完啦......”

    “他不是那種人,你放一百二十個心好了。”

    肖可卿說這話的語氣有些微妙,聽得林一民有種自慚形穢的感覺。

    “不如跟我說說你們的事吧?”

    經過這番折騰后兩個人這會兒已經沒有了再做他想的念頭,往事涌上肖可卿的心頭令她唏噓感慨,此時此刻找個人傾訴應該是個不錯的主意。

    肖可卿點燃一支香煙抽了幾口,終于娓娓道出了她的一些難以啟齒的塵封往事。

    “我出身在鄉下父母都是老實巴交的農民,家里有兩個姐姐和一個弟弟。和村里的其他父母一樣,我爸媽都更喜歡弟弟一些認為養兒防老。從我記事開始,爸媽就把所有心血都放在弟弟身上,家里本就不寬裕,所有好吃的好玩的好看的全都要留給弟弟,我和兩個姐姐很小開始就要幫家里做農活和所有家務。我們也都很喜歡弟弟,雖然日子過得苦點,但我們姐弟之間的感情一直很好,我和兩個姐姐心里有種默契,再苦也要一起努力讓弟弟念上大學,最好能吃上公家飯,這樣不但他的日子有了保障還能給爸媽在村里長臉。”

    肖可卿的出身讓林一民頗感意外,看她吹彈可破的嫩滑肌膚誰能想到她自幼便在田間勞作,“勞動者是最美的”這句話看來并非只是一句口號。

    “大姐肖明.慧初中沒念完就輟學在家成了家里的主要勞動力,兩年后二姐肖明英也退了學,爸媽覺得家里有一個人替他們分擔農活就足夠了,于是讓大姐肖明.慧進城里打工,既然掙點錢回來補貼家用又不至于讓家里勞動力過剩。”

    林一民好奇的問道:“肖可卿肯定是你后來自己改的名字,那你的原名叫什么?”

    肖可卿笑了笑,“我叫肖明華,弟弟叫肖明義。來到城里后覺得明華這個名字有點土,就改成現在這個名字了。”

    “喔——”

    林一民心想肖明華這個名字還真是夠土,僅次于大姐肖明.慧。

    肖可卿接著說道:“從肖明.慧出門打工那一年開始,一切都開始變了,變得遠超我們的想象直至失控......”

    林一民聽得津津有味入了神,手里香煙長長的煙灰都忘了彈。

    “雖然生在鄉下,但我們姐妹三人個個都繼承了父母所有的優良基因,只要認識我們的人都夸我們漂亮,甚至說我們是全縣城最漂亮的姐妹花。其實我們自己也能感覺到,去哪兒都能引起別人的注意和議論,上學時我們姐妹三人收到的情書不夸張的說真的可以用堆積如山來形容。”

    “這個我絕對相信。”林一民在心里暗想肖可卿的兩個姐姐會是什么模樣。

    肖可卿嫣然一笑屋內頓時春光明媚,林一民立刻沉淪其中不能自拔。

    “爸媽只想著大姐一年能掙回來萬兒八千就燒了高香了,沒想到僅僅過了三個多月就收到大姐匯來的兩萬塊錢,把他們嚇得不輕。我清楚的記得收到匯款那一天,爸媽在他們那屋又哭又笑的說話一夜未睡。半年后肖明.慧回家了一趟,別說爸媽連我都驚得不敢相認,我從來沒見過這么漂亮的衣服,更不敢相信大姐的一身穿戴比全家一年的收入還要更多。她帶回來的東西都是我聞所未聞不曾見過的稀罕物,每一樣我捧在手里都舍不得放下,恨不能抱著睡覺。”

    林一民:“你大姐肖明.慧到底帶了什么東西回家,把你迷成這樣?”

    肖可卿:“施華洛斯奇的水晶掛件、幾本叫‘瑞麗’的雜志、一種叫‘優の良品’牌子的各種零食、一部三星的彩屏手機,還給我們每人都置辦了幾套新衣服。”

    林一民:“三星手機,哪個年代的產物?”

    肖可卿:“2002年,那一年我十四歲念初二。”

    林一民:“那一年我八歲,二年級。”

    肖可卿覺得林一民也有傻得可愛的時候,如果他能再大幾歲、認識再早幾年......

    “當我戴著施華洛斯奇的水晶耳環、書包里揣著‘瑞麗’雜志和‘優の良品’的零食、噴著大姐的迪奧香水、穿著一套全新的‘班尼路’出現在學校的時候,我感覺自己就是一個真正的公主。也就是從那一刻開始,我內心出現了一些轉變。”

    “例如——”

    “用現在的話來說叫三觀吧,那時還小什么也不懂。”肖可卿捋了下垂下來的長發,繼續說道:“以前我會把辛辛苦苦攢起來的賣廢紙板的錢交給爸媽,讓他們拿去給弟弟買好吃的并為此感到心里美滋滋的。可從那以后我會把每一分錢都攢起來但誰也不給,我要留著去買大姐帶回來的那些東西,那些東西可以讓我變成公主。”

    林一民:“其實你本來就是公主。”

    “嘴真甜!”肖可卿在林一民臉上輕拍幾下,賞了他一枚香吻才又繼續說她的故事。

    “爸媽問大姐哪來的這么多錢,大姐說交了個有錢的男朋友,下次有時間再帶回來見二老。大姐離開前悄悄找到二姐和我,反復跟我們只強調一件事,別在老家被當地的窮小子騙了,否則會耽誤一輩子的幸福。大姐說等再過些時間,等她在城里站穩了腳就把二姐和我分別都接過去,給我們介紹好的工作一起掙大錢。”

    “我怎么感覺你大姐不像是進城找了什么好的工作,也不像是交了一個有錢的男朋友,而是......”

    “而是什么?”

    “而是交了一群有錢的男朋友。”

    林一民憋得難受總算一吐為快了,這種委婉又不失風趣的說法讓肖可卿不禁笑了起來。

    “可我不明白的是你倆是她的親妹妹,她自己往火坑里跳也就罷了,怎么忍心把自己的親妹妹也推進火坑?”
特污的小说:你下面都流水了 QQ中怎么赚钱 魔兽世界炼金什么分支赚钱 99精品宝马娱乐在线 时时彩后一7码规律 1分快三计划器 大小单双彩票秘诀 彩票网上购买恢复了吗 66阅读赚钱幕后是什么 捕鱼来了工作室项目 北京11选5开奖结果查 捕鱼大师怎么玩 打麻将技巧常用四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