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逍遙夢路 > 第五十五章 少陽城
    “幽山府,為夏國三府之一,下轄六郡,清河僅僅為其一,奇人異士層出不窮……”

    “武道之上,更有靈士,能淬煉靈氣入體,起步先天,唯武者之宗方能比擬……”

    方元盤膝而坐,面前煮著清茶。

    炙熱的水蒸汽化為白線升騰,驚人的茶香彌漫開來。

    小火爐嗚嗚當中,與外界的冰天雪地相映成趣。

    在此種環境之下讀書,果然另有一番滋味。

    那歸靈宗趙長老的傷勢雖然嚴重,乃是被鬼無生一記鬼爪抓中,腐尸毒入骨,內傷加上毒傷,十分難以救治,但在方元的金針渡厄與閻王帖雙重效力之下,保住一條小命卻并非難事。

    穩定傷勢之后,他立即就將魯至森等一干不斷答謝的人打發走,專心閱讀著對方給出的酬勞。

    “嗯……此部游記,時間比較久遠,并且作者武功之高,恐怕已經到了武宗級別……”

    一番閱讀之后,他心里頓時有了猜測。

    最關鍵的是,這本游記的作者,不僅記錄了許多靈士傳聞,風土人情,竟然還在字里行間流露出一些高級武道的知識,也算意外之喜了。

    “金鎖重樓十二關,前八關我只差最后一道死門,沖破之后,就必須凝練陰陽二氣,是為四天門……”

    武道十二關,開、休、生、杜、景、傷、驚、死、陰、陽、地、天,此時擺在方元面前的也唯有五個關卡了。

    “武道第八關,破死門,第九關,凝練陰氣,第十關修陽氣,十一關的地元境界,則是要將陰陽二氣融匯一爐,以便突破十二關的天門……武道十二關,一步一重天,也是一個不斷筑基的過程,等這些手續全部完成之后,就可以嘗試沖刺武宗關卡……”

    “這武宗難關,不知道困死了以往多少驚才絕艷的武者,據說突破之后,立即就是一重新的天地,連武道本質都會發生變化……比如說,修的不是內力真氣,而是……元力!”

    正因為絹冊上有著這樣的描述,方元才能肯定,這位作者,必然已經達到了武宗境界。

    “據他所言,唯有突破武宗,掌握元力之后,才算真正踏上了修煉之途,也可以與那些靈士,丹師比肩……”

    在這段描述中,字里行間,都充滿了一種沮喪之感。

    縱然方元,也有些郁悶。

    畢竟,一名武者,縱然天賦異稟,又拜得名師,能突破至四天門的也是少之又少,武宗更是要看機緣,即使蹉跎一輩子,最后若能成就,也足可以說一句不枉此生了。

    但靈士法師之流,直接從元力起步,不說威力直接堪比武宗,至少力量層次上是一致的,若是這消息傳播開來,不知道多少武者要失意吐血,走火入魔。

    “奈何,這個世界,本來就沒有絕對的公平啊!”

    方元放下絹冊,嘆息一聲,對靈士一流更是充滿了一種向往:“靈士運用元力,能撬動自然,獲得造化之能,比如法師,能出手成法,布置大陣,而丹師,則可萃取靈植精髓,奪天地造化,還有更加神秘莫測的夢師……”

    武道之途,在武宗之前,他已經沒有了任何迷惑。

    只是對如何修成靈士,方元卻是沒有一點心得。

    “若是光從身體屬性而言的話,應該沒有幾個比我根基更好了吧?特別是在神元方面……”

    武道修煉,一般都只是增加精元氣元、方元的神元增長,可都是問心茶頂起來的。

    而靈士修煉的標準,就似乎與這個神元息息相關。

    方元來到一面銅鏡前,放開了所有的神元。

    剎那間,銅鏡之中的年青人雙眼燦燦生輝,外放精芒,簡直如同夜明珠一般。

    “虛室生電……3。0的神元,已經達到了這個效果……”

    方元知曉,以自己的本錢,不去修煉靈士之道,完全就是浪費。

    而靈士的修煉之法,可不會乖乖送到自己面前,這機緣,還是地努力去爭取啊。

    “這次出山,也必須多加關注一下這方面的內容了……”

    方元心里打定主意,又有些無奈。

    對于那些靈士法師而言,清河郡簡直就是窮鄉僻壤,至少他根本連這方面的傳說都未曾聽聞過,可見稀少了。

    要想真的找到,恐怕必須遠行,前往幽山府首府,乃至夏國國都,甚至出國探索,方才有著那么一點指望。

    “嗷”

    下定決心之后,方元起身,來到種植園外,一聲長嘯。

    聲波滾滾,在山谷中來回響徹,驚天動地。

    “啾!”

    “咯咯!”

    一大一小兩道黑影分別從天空與地面疾奔而來,現出花狐貂與鐵翎黑鷹的身影。

    “我要遠行一趟,幽谷就交給你們守護了!”

    方元摸了摸花狐貂的小腦袋,又掏出一枚竹果,扔給黑鷹。

    靈茶、靈米、竹果都已收割,另行儲存,反正清靈山綿延百里,縱深不知幾許,方元隨意找幾個山洞一埋,分散布置,又有幾個人能找出來?

    稻米一收,稻草一燒,原本規模驚人的紅玉稻田就完全不見蹤影,只有光禿禿的問心茶樹與靈竹還有些惹眼,不過滴水藏海,真正要找出來,并且發現功效,也是難上加難。

    再有兩頭靈獸的守護,方元對此還是非常放心的。

    ……

    烈陽郡。

    此乃幽山府六郡之一,向來為五鬼門盤踞,毗鄰清河郡,又因為擁有幾條巨大的烈陽石礦脈,很是帶來了一批財富,令烈陽郡整體看起來都比清河郡富裕三分。

    冬去春來。

    少陽城中,因為冬日嚴寒而停下腳步的客商又開始踏上行程,押送著大批礦石上路。

    這烈陽石當中蘊含一絲陽性,乃是匠師鑄煉鐵器、兵刃之時最喜用的輔助材料,經過特殊的鍛造加工之后,出爐的兵刃品質都會提升一小截,甚至有的還會產生變異,附帶一絲陽剛靈性,最是克制幽魂厲鬼,堪稱神兵利器。

    當然,這只是傳說而已,但烈陽石的供不應求,卻是鐵一般的事實。

    并且,隨著商路的延伸,這些礦石的價值還會暴漲,如果說在烈陽郡之內還只能算一般價的話,到了幽山首府,立即就會翻上五成,再到夏國都城,便足足有一倍的利潤,若是甘冒大險,違背國法,將它運出夏國國界,銷往更遠的云、燕等國甚至草原,那其中暴利簡直難以統計,走一趟便足以富裕一生,再也不用出門冒險。

    奈何這一路之上,各種艱難險阻,也是數不甚數。

    倒是這些行商,為了足夠的利益,敢與任何山賊水匪,路霸宗派糾纏,一路斗智斗勇,百折不撓。

    “此地便是少陽城?!”

    馬車緩緩駛入城門,旋即一只玉手掀開車簾,望著略有不同的風物,似乎不勝感慨。

    “小姐,客棧到了!”

    在馬車前面,是一名山羊胡的中年,既像管家,又仿佛車夫一般。

    “甚好!”

    里面的小姐下了馬車,火紅明艷的袍子頓時成了街道上唯一的亮色,她明眸如水,卻戴著一張面紗,遮住大半臉龐,令旁邊不少人臉上露出失望之色。

    “余老,一路需要你假扮易容,還做我的馬夫,實在辛苦了!”

    進入客棧,要了包間之后,這位小姐終于摘下面巾,露出一張宜喜宜嗔的俏臉來,赫然正是林蕾月。

    “能為林姑娘效力,又有何辛苦的?”

    山羊胡中年人略微一笑,在面上抹了幾抹,臉上線條頓時大變,顯得越發陰騭起來。

    若是方元在此,對他也必然極為熟悉,此人赫然是第一次與林員外上面威逼他退婚的冷面鐵鷹余秋冷!

    “寒長老已經發來消息,會盡快與我們回合!追蹤鬼無生!”

    林蕾月拍了拍手掌,又有幾名氣息不低的武者進來,一副垂手肅聽的模樣。

    “五鬼門來歷神秘,行事莫測,此次在我清河郡內興風作浪,不惜動用潛伏數十年的暗子,所謀必然非小,你們都是我宗潛伏在少陽郡的精銳,這次務必要配合我與長老,將這陰謀查明!”

    “遵命!”

    諸多武者紛紛頜首。

    “很好,燕三,馬四,侯武,鄭六……你們四人看守少陽郡四門,五鬼門武者最近都在向此城匯聚,必須要做到對人員一清二楚!”

    “鄒久,你去……”

    林蕾月發號施令,頗有一番運籌帷幄的姿態,最后才對余秋冷道:“余老,五鬼門在此地的分舵,就麻煩你了!”

    “放心,必不會讓林姑娘失望!”

    余秋冷臉上帶著一絲傲然之色,自信答道。

    他沒有理由不如此。

    自從上次之后,余秋冷武功大進,又晉升為宗門長老,堪稱春風得意,這次護送掌門弟子出來,完全是委以重任,前途遠大的模樣,由不得他不感覺良好。

    只是林蕾月見到此幕,秀眉卻不經意間蹙起:

    “五鬼門與我歸靈宗實力相若,都有著武宗坐鎮,不可怠慢了!”

    “林姑娘之言甚是有理,老夫記住了!”

    余秋冷隨意一擺手答道,那漫不經心的語態,令林蕾月登時知曉,此人根本沒怎么將她的話語放在心上。

    手機用戶請訪問:ne
特污的小说:你下面都流水了 怎么用智慧赚钱 温室大棚种什么能赚钱 湖北11选5新玩法 浙江福彩中奖明细 墉城十八子赚钱吗 北京赛车pk10技巧 河南快赢481开奖公告 甘肃11选5推荐号码前3 幸运11选5投注技巧 大庆冠通棋牌手机版本 上海时时乐开奖结果上 可以帮忙接小孩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