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逍遙夢路 > 第一百零四章 攤牌
    “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

    靜室之內,方元緩緩將玉簡放下,臉上又帶著點唏噓之色。

    “苦求不得之物,竟然以這種形式,來到了我的手上……”

    他搖搖頭,又帶著點喜意。

    按照皇甫仁和所言,他當年被壓迫至極點,終于不堪忍受,趁著一次機會,卷了這玉簡出逃,一路來到幽山府。

    只是因為神元不足,根本無法突破玉簡,也不知道里面儲存了何種秘密。

    但對于方元而言,這根本就不是什么難事!

    《靈鑒》!

    這就是玉簡中所藏典籍的名字,一部煉丹師入門的典籍,不僅詳細記錄了上萬種常見靈物的習性、藥性,以及處理手法,更是有著一套獨特的鑒定靈物技術,專門輔助煉丹師判斷靈材珍惜與否,含毒幾何等等信息。

    畢竟,這個世界上所出產的靈材千奇百怪,不一定能面面俱到。

    “當然,最寶貴的,還是里面煉丹師的注釋,還有一些靈材的處理手法……對皇甫仁和而言,應該是求之不得之物!”

    方元思索著,當即就決定日后再將這部靈鑒慢慢傳給皇甫仁和,也算物歸原主了。

    “可惜這仁和有眼不識金鑲玉,否則直接給蘭若摸索,這丫頭應該也能看出一點奧秘來,當然……這樣它也落不到我手上了!”

    他有些僥幸地想著,又有些隱憂。

    那個看上蘭若的神秘靈士或靈徒勢力,也是一個小麻煩。

    當然,自己已經將野狼幫滅口,能不能追查過來,還是兩說之事。

    并且,如此好的苗子,方元還真有些舍不得讓出去。

    “夢師之道,不能輕傳,但我手上又不是只有一部靈士功法……”

    他很不負責任地想著:“多培養一些忠誠的下屬出來,對我也有好處,當然,不到實在沒有辦法的地步,最好也不要讓那丫頭去練血魔經,想想有些瘆人……”

    “這么一想,我幽谷一系,要人有人,要靈材有靈材,還有神醫、藥師、功法、外圍勢力,當真是青葉城第一豪強,若我是歸靈宗宗主,即使只知道一部分,遇到大戰,也必然要拿它開刀的……”

    方元摸了摸下巴,頓時有些無語。

    不得不說,屁股不同,看問題的立場與態度,完全是天差地別。

    奈何他現在屁股坐在幽谷一邊,自然不希望看到歸靈宗作威作福,肆意割肉。

    “少爺!他們人已經到了!”

    正思索間,門外傳來張生的輕呼。

    “讓他們去大堂等著,我馬上到!”

    方元拉開房門,頓時就見到了握著笤帚的張生。

    此人經過自己調養,加上舍得用靈材,勉強修補了丹田,此時已經恢復了內家高手實力,也算一個可以拿得出手的戰力了。

    幽谷廳堂之中。

    此時周文武、玉新樓、皇甫仁和等人俱在。

    皇甫仁和事不關己,還能慢悠悠地喝著茶水,玉新樓卻是有些焦躁地轉著圈子,周文武最是不安。

    “大人來了!?”

    見到方元到來,三個人一同起身行禮。

    “嗯!”

    方元點頭,坐在主位,又擺了擺手。

    見此,張生立即帶上房門,有他在外圍把守,等閑四天門都無法悄無聲息地突破。

    “說吧,可是歸靈宗有事?”

    方元直接開門見山。

    “確是如此,歸靈宗已經下了總動員令,命令清河郡各城戒嚴,接納擴編后的歸靈軍進入駐扎,并且各家還要攤派,出人出力!”

    周文武苦笑一聲。

    他此時直接稱歸靈宗,看來也是不滿愈熾。

    “哦?它勒索了你們什么?”

    見到這一幕,方元反而來了一點興趣。

    “青葉城各大戶,每家黃金百兩,靈糧不等,還要派出最高戰力,聽候臨時城主差遣!”

    周文武的臉色很臭。

    原本周家剛剛有著起色,眼見就要被這一下逼得傷筋動骨,特別是連他這個好不容易積攢出來的內力高手都要上場拼命,能有好臉色才是怪事。

    “我家情況比周兄稍好!”

    玉新樓苦笑一聲:“只是被勒索了一大批錢糧物資,再騰出購買的幾間商鋪,交由臨時城主大人罷了……”

    “你們都是如此,看來我幽谷這邊也不可避免……”

    方元沉吟了下,忽然問道:“臨時城主?原來那位縣尊呢?”

    之前那位縣尊,可是一位老好人,或許也是因為沒有多少實權的緣故,很是與人為善,只要不徹底顛覆秩序,任何事情都是睜一眼閉一眼,正是地方豪強的最愛。

    奈何清河郡既然反了,自然不承認之前那一套原本就很薄弱的官僚體系,立即將縣尊換了人,連稱呼都改了。

    “城主?!聽著就很有私兵的味道!”

    方元撇了撇嘴巴:“怎么?對我幽谷的額度,還未下來么?”

    “這個自然!”

    周文武道:“大人在青葉縣的影響,絕非我等可比,并且也沒有在縣城安家,基業不在,自然隨時可走,想必那位城主也不敢催逼太過……”

    “少爺,珍珠兒求見,說是谷外來了一位女客!”

    這時候,張生的聲音從外面傳來,沉穩渾厚,令周文武一凜。

    他雖然早就知道大人收留了一個掃地老頭,但從今天這傳音看來,對方內功精湛深厚,竟然還似乎遠超過自己的模樣。

    “女客?是何人?”

    方元瞥了一眼周文武,心里頓時浮現出一種預感。

    張生退開,與珍珠兒說了幾句,渾厚的聲音再次傳來:“林家,林蕾月!”

    “果然是她!”

    方元沒有絲毫意外:“你們先退下!待我見見她!”

    “遵命!”

    幾個人異口同聲地回答,紛紛回避,沒有多久,珍珠兒就領著一女進入,又飛快獻上香茶,倒退著離開。

    “林姑娘,請坐!”

    方元一擺手,神態從容不迫。

    林蕾月卻是怔怔地望著這個稱得上青梅竹馬的鄰家哥哥,總覺得對方改變之快,完全出乎自己預料。

    特別是現在這種從容自信,完全是長期身居高位,生殺予奪才能培養出來的威儀,縱然自己已經突破內力關卡,仍舊要為其所懾。

    “我幽谷雖然偏僻,但仍有一杯好茶待客,請!”

    方元端起茶盞,微微抿了一口。

    這待客之茶自然不可能用靈茶,但也非常不錯,清香撲鼻。

    “好茶!”

    林蕾月喝了口,眼睛頓時一亮,看向方元,又似乎帶著點黯然與決意:“方家哥哥,妹子此次來的意思,你或許已有了解?”

    “唉……”

    方元搖搖頭,有些苦笑:“你歸靈宗要成王爭霸,盡管去就是了,與我這幽谷野人何干?”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濱,莫非王臣!幽谷雖非在青葉城內,卻也受其管轄,這點哥哥可要否認?”

    林蕾月據理力爭道。

    與此同時,心里更是默念:‘我這是為方家哥哥好,否則,真正撕破臉皮,惹動師尊出手,那就真的對不起問心叔叔了……’

    想到自己勸阻師父的努力,對方還如此不領情,不由就有些憤憤。

    “這倒是……”

    方元摸了摸鼻子,似笑非笑地望著林蕾月:“那這次歸靈宗的條件,又是如何呢?”

    “當然是靈米!”

    林蕾月咬了咬銀牙:“至少五百斤,當然,我歸靈宗不會白要你的,會按市價贖買,還有,方家哥哥你醫術過人,還請移居青葉城,這也是為了你的安危考慮,免得為宵小所傷,當然,在戰爭期間,還請方家哥哥出手,救治我宗傷員……”

    “事成之后,不僅整個幽谷,我歸靈宗還可做主,將未來三代的青葉城主都交由你指定,如何?”

    她說完,頓時期待地看向方元,不得不說,比起其他人來,這條件絕對寬松優渥了不少。

    “嗯……”

    方元心里冷笑,面上故意做出遲疑之色:“這實在是一個兩難的抉擇,還且讓我考慮一二……”

    神醫之名,畢竟不是吹的。

    這影響力,只要他不是露出舉家遷移,投靠幽山府主等等舉動,即使師語彤也不敢催逼太過。

    ‘這還要考慮?’

    林蕾月心里的不滿又加深了一點,淡然起身:“還可以考慮五日,這是蕾月為你爭取來的極限,五日之后,再來的便不是蕾月了!”

    說完帶著點威脅的話語,她向后堂瞥了一眼,顯然也發現了藏著的幾人,這才提裙行禮,走出了廳門。

    “嘖嘖……這蕾月丫頭,當了幾天少宗主,氣度果然不一樣了……”

    方元摸了摸自己的下巴,感覺有些牙疼:“就是太過兇巴巴了一點!”

    “我等無能!”

    后面,周文武幾個出來,臉上微紅。

    “這不怪你們,恐怕早在周文武你前來幽谷的時候,就被人跟蹤了……”

    方元長出口氣,倒是沒有感覺太大壓力。

    畢竟,縱然師語彤親自前來,打不過,他還是跑得掉的。

    進退有余,自然俯仰無懼。

    至于這些手下、基業什么的,毀了可以再建,死了可以再招,當真沒有什么可惜。

    當然,這是最壞情況,至于此時,能保住,還是盡量要保住的。

    搜索關鍵詞 ,各種小說任你觀看,破防盜章節
特污的小说:你下面都流水了 星空棋牌舟山手机版 新疆时时彩开奖结果 北京赛车技巧公式玩法教程 易发游戏老版本 基本坐标 黑龙江11选5遗漏号 dnf代币卷怎么用赚钱 腾讯分分彩计划app 娱网棋牌安卓下载 303期304期3d三天计划 安徽十一选五任五遗漏数据 万智对决iso如何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