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逍遙夢路 > 第一百一十七章 會面(400加)
    “什么人?”

    鐵翎黑鷹落下,龐大的身軀,頓時令城主府一陣大亂。

    方元可以明顯感覺到,數架弩箭已經在暗中瞄準自己,那種強大的威脅感,令鐵翎黑鷹不安地扭動著身體,顯然是感受到了能重傷乃至將它斃命的力量!

    ‘也對……幽山府若是沒有點防空手段,豈非早就成了飛行靈禽的天下了么?’

    他駕馭黑鷹擅闖幽山府城,甚至直接落在城主府面前,早已惹來大量注意。

    警報聲中,大量的幽山府兵包圍而來,領頭的大漢身高八尺,頭戴牛角盔,憨直莽撞,聲如洪鐘:“大膽!竟敢擅闖幽山府,到底是誰,報上名來!”

    這牛都統膽大心細,知道能駕馭如此靈禽的,必然是異人,并且對方未曾直接降落在城主府內,顯然也沒有多少惡意,揮手命令幽山府兵不得輕舉妄動,這才喝問著。

    “呵呵……山野之人方元,求見幽山府主!”

    方元負手而立,自鐵翎黑鷹背上一躍而下,氣息有若巍峨高山一般,縱然在諸多幽山府兵的團團包圍之下,也是談笑自若,瀟灑從容。

    “武宗?!”

    牛都統眼神一凝。

    如此陌生、又如此年輕的武宗,實在令他十分警惕,又有些駭然。

    “你要見我們府主?”

    他盯著方元,在腦海飛快思索了一遍,仍舊沒有聯想到任何一位馴服靈禽的成名武宗,不由道:“我會為你稟報,但見與不見,還要看我家府主的意思……”

    “這個自然……”

    方元似胸有成竹。

    實際上,縱然在戰時,戒備森嚴,府主大人日理萬機,但一名武宗的能量,哪怕沒有后方勢力支持,也足以讓劉衍擠出時間相見了。

    果然,沒有過去多久,一名幽山府兵就匆匆跑出來:“府主請貴客至客廳一敘!”

    “甚好!不過先等我去拿件禮物!”

    方元回到鷹背之上,將靈音扛了下來。

    “你這是……”

    牛都統眼睛頓時瞪成了銅鈴大小。

    他很想說自家大人已經過了貪花好色的年紀,并且對方堂堂一個武宗,還做這種擄人送禮之事,實在有些掉價。

    但等到方元撥開秀發,露出靈音面容的時候,牛都統的臉色就更是狂變了:“靈音”

    對于這陸仁迦的愛徒,他可是熟悉得很,當初壽宴之上還見過,更知道陸仁迦為了護送此女,直接出動了兩名武宗。

    但現在,竟然就被這么打昏,當成禮物送上門來。

    其中差距,實在令他的腦子都有些轉不過彎來了。

    “覺得這禮物如何?”

    方元手一拋,昏迷的靈音就落到了牛都統手上。

    “呃……”

    牛都統一陣尷尬,旋即還是命人上前,將靈音帶下去,好生看押起來,對著方元翹了翹拇指:“兄弟……好手段!”

    到了此時,他已經對于方元沒有多少懷疑了。

    縱然還有著一點利用靈音取信的可能,但府主大人可不是什么軟柿子,反而是整個幽山府的最強靈士,刺殺什么的完全就是搞笑。

    而若是出謀劃策什么的,難道將幽山府的諸多幕僚參贊當成傻子么?

    因此,牛都統已經差不多認定,面前這位年青的武宗,還當真是誠心前來加盟的來著,面上立即多了幾分喜色:“來……老牛親自帶你去客廳!還有你這頭靈獸!”

    這粗豪漢子眼珠一轉:“來人!將后廚那幾頭雪紋牛宰了,將上好的牛肉送上來,務必要讓它吃得滿意!”

    “多謝!不過我這靈獸有些與眾不同,喜歡烤肉!”

    方元微微一笑:“若有烈酒,就更好了!”

    “哈哈……兄弟你人是妙人,就連靈獸也與眾不同,正好我城主府的烤肉也是一絕,再上十幾壇陳年的花雕酒!”

    牛都統眼睛大亮,大生知己之感。

    看來若非方元有事在身,恐怕都要拉著他大口喝酒,大塊吃肉一番,再斬雞頭、燒黃紙結拜了。

    “還請帶路!”

    將鐵翎黑鷹留在外面吃喝,方元隨著牛都統,跨入城主府之內。

    此地原本莊嚴恢宏,奈何很多建筑看起來都比較新簇,更有著幾個巨坑還未徹底修補過來,比之城門更見殘破。

    ‘這就是當日靈士武宗混戰,造成的遺留了?’

    方元心里默道。

    從當日城外所見,城主府的戰斗可是極為激烈,半座大殿都被打上天空,整個城主府縱然毀于一旦都是毫不稀奇的。

    此時能重建到這個程度,已經足見那位幽山府主的能力,還有麾下工匠心靈手巧了。

    轉過一個小花園之后,一個偏廳頓時浮現在方元面前。

    “貴客還請用茶,府主大人稍后便到!”

    進入廳堂之后,牛都統請方元坐了,立即就有兩名巧笑嫣然的丫鬟送上香茶,又束手退下,顯然不敢在廳內久待。

    “我們幽山府的曇茶,可是夏國一絕,不可不嘗!”

    牛都統端起茶盞,竟然也顯得有些文雅,小心翼翼地抿著茶水,神態頗為享受。

    “哦?”

    方元一笑:“那倒正要領教了!”

    他掀開茶盞,一股幽香之氣頓時散開,淡雅宜人,有若空谷幽蘭,獨自綻放,帶著空虛寂靜的美感。

    半透明的茶水中,數片茶葉慢慢舒展而開,此葉有若白玉,上面的脈絡清晰可見,根部連在一起,葉片蔓延,簡直就仿佛一朵曇花緩緩盛開一般。

    “好茶!”

    方元不由聳然動容:“光從‘色香味’的‘色’而言,此茶已經是絕品!”

    當然,他也清楚,以牛都統這等粗人而言,哪怕再花哨好看,也是對牛彈琴,牛嚼牡丹,能讓他如此沉醉的,八成就是靈茶。

    ‘就是不知比我的問心茶如何?’

    心里轉動著念頭,方元抿了一口茶水。

    一股清淡的芬芳,頓時在口頰中散開,一點點刺激著味蕾,慢慢增強,滋味雋永,不是那種一開始就刺激無比,喧賓奪主類型的,卻令人難以忘懷,越品味道越是深刻。

    當然,伴隨著茶水入腹,一股靈氣也是驀然逸散而開,令方元丹田一暖,感覺元力似乎略有進益,只是這增幅非常微小,幾乎等若于無。

    “如何?”

    牛都統銅鈴般的眼睛直瞪方元,見到他一副云淡風輕的樣子,立即一拍大腿:“兄弟好樣的!”

    “嗯?”

    如此一驚一乍,反而將方元弄得一頭霧水。

    “方兄弟啊,你不知道,這曇茶乃是靈茶,產量有限,連府主都只有在招待貴客的時候才舍得使用,那些靈士、武宗,無論哪個,第一次品到這茶,都得失神片刻,表情要多精彩有多精彩,兄弟你還是俺看到第一個面不改色的,俺服你!”

    “呵呵……”

    方元頓時無語,感覺這牛都統似乎在認同之人面前,表現得太過一根筋,有些大大咧咧的神經病之感覺。

    實際上,這茶雖然不錯,但最多也就黃品頂尖罷了,要想讓喝慣問心靈茶的自己失態?根本就是個笑話。

    “府主大人到!”

    就在牛都統越發糾纏,令方元以為他想跟自己拜把子的時候,幽山府主終于來到了客廳。

    “見過府主大人!”

    他心里長松口氣,連忙借此擺脫牛都統的攀談,上前行禮。

    “呵呵……不必多禮,快快請起!”

    劉衍雙手虛扶,笑容滿面。

    借著起身的機會,方元也在仔細打量這位幽山府主。

    乍一看之下,只會以為對方不過干瘦的普通老頭,唯有那兩條赤色的眉毛非常醒目。

    但方元不僅修成武宗,法系更是晉升夢師,卻是越發察覺到了不同。

    在這劉衍的身周,竟然無時無刻都不在縈繞著屬于火行的力量,甚至單純以神元觀測,就會發現在主位上的已經不是一個人,而是一枚熊熊燃燒著的大火球!

    此種幻象,代表著此人在靈士上的修煉,必然已經登峰造極,甚至瀕臨突破,就快窺視到更高一層的境界。

    “小友名為方元?”

    面對主動加盟,并且還交了投名狀的強者,劉衍當然不會擺什么強者的架子,面帶笑意,十分和善,就宛如鄰家老頭一般。

    只是眼睛當中,就多了數分鄭重:“若老夫沒有看錯,小友不僅是武宗,靈士方面似乎也有涉及……并且,已經突破了那一步登天的瓶頸,可對?”

    這不是什么秘密,早在交出靈音的時候,方元就有著心理準備。

    剛才又故意外放了部分神元,被看出來也十分正常。

    “正是!”

    方元矜持地點頭,不過,再給這劉衍十雙眼睛,也看不出自己真正的跟腳乃是夢師。

    畢竟,法系道路萬千,夢元力又最擅變化幻象,劉衍能認出來才是見鬼。

    “果然天縱奇才,老夫佩服!”

    劉衍面色頓時肅穆起來。

    “什么……方兄弟,你竟然還是靈士?我的乖乖……”

    旁邊,牛都統張大嘴巴,簡直快要脫臼:“俺老牛可真是服了你了!”

    “牛都統,你先出去!”

    劉衍眉頭一皺,擺了擺手。

    “屬下告退!”

    面對府主大人,牛都統不敢怠慢,立即躬身退出,將整個廳堂讓給這兩人。

    手機用戶請訪問:ne
特污的小说:你下面都流水了 河内五分彩是骗局吗 边拍视频边赚钱的软件 福彩3d和值走势图500 福彩中心预测定位胆 KY开元棋牌APP pc蛋蛋开奖走势图北京 舟山星空棋牌怎么下载 海南飞鱼申请 陕西11选5预测一定牛 重庆时时彩走势 山东11选5分布走势图 北京快乐8开奖视频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