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逍遙夢路 > 第一百三十七章 重聚(1400加)
    “烈陽郡,秘密洞府?”

    方元眼睛大亮,徑自上前,一把將秘圖搶過,仔細地看了起來。

    “嗯?你是何人?”

    陸仁迦與靈音這才發現旁邊竟然還大大咧咧地站了一人,之前他們竟然毫無所覺,臉上不由露出驚懼至極的表情。

    “龍套就盡快退場吧!”

    看著靈音花容扭曲,一副隨時都要被刺激覺醒,天空中陰雷陣陣,仿佛反制立即就會到來的模樣,方元當即好漢不吃眼前虧,直接碾碎夢境走人。

    現實世界,清河郡,大牢之內。

    “可憐的娃”

    方元睜開眼睛,望著前方平躺木床、秀眉蹙起、仿佛在大做惡夢、鬼壓身一般的靈音,臉上不由露出一絲可憐之意。

    這小姑娘被他三天兩頭入夢竊取機密,已經被搞得神經衰竭,再怎么下去,甚至可能混淆現實與夢境,變成一個瘋子!

    “好在也將她榨得差不多了”

    憶得到的陸仁迦秘府所在,方元臉上就浮現出一絲振奮。

    這可是一位丹師給自己準備的后路,珍藏必然十分豐富!

    可惜哪怕陸仁迦也想象不到,靈音竟然會在他之前落網,甚至還是淪落到一名夢師的魔爪之中,這些東西只能都便宜方元了。

    “都是烈陽郡倒還真巧,看樣子還得再去一趟了!”

    方元沉吟了下,立即找來周文武,將一些事情吩咐下去。

    想到就去做。

    方元一向自詡為行動派,等到周文武派出人手調查有了消息之后,他立即乘坐鐵翎黑鷹,來到了烈陽郡城。

    “自五鬼門風流云散之后,這烈陽郡也算因禍得福,雖然有些混亂,但也未曾發生什么大戰”

    方元在城外舍棄了黑鷹,獨自一人漫步入城,隨意觀看著兩邊景色。

    依托于礦石交易,郡城繁華依舊,不見絲毫衰落之相。

    反倒是街道之上,佩刀持劍、目露精光的武者數目有些超出尋常,互相見面之后更是警惕無比,帶著一種凝重的氣氛。

    “看來傳言是真的!”

    念及周文武最近的稟告,方元嘴角浮現出一絲笑意:“五鬼門死灰復燃啊!”

    自從上次藏寶圖爭奪戰以來,五鬼門主當場身死,又隕落了一大批長老弟子,五鬼門堪稱元氣大傷,又面臨歸靈宗的強勢打壓,不少弟子紛紛隱姓埋名,默默蟄伏起來。

    原本這件事便應該如此定調,那些弟子要么遠走高飛,要么苦苦煎熬,非得等上數十年,過百年,或許才有著一絲重立門庭的機會。

    但此時,一切卻不同了!

    歸靈宗卷入叛亂,連宗主師語彤都被方元擒拿,現在還在監禁中呢。

    偌大一個歸靈宗,更是被連根拔起,在整個幽山府都沒有立足之地。

    相反,烈陽郡卻是一直站在幽山府主一邊,那些五鬼門余孽據說同樣出了不少力。

    這就要有著獎勵,在新任郡守的支持之下,部分五鬼門弟子聚集起來,準備重立山門!

    這當然不是一件簡單的事!

    哪怕最大的壓力歸靈宗已經被搬去,但那些依靠侵吞五鬼門資源而發展起來的中小勢力也必然不會答應,兩方必然要大打出手。

    方元不憚以最壞的惡意揣測,那位郡守大人如此,八成就是打著令他們兩虎相斗,他在暗中從容收權的主意。

    驅虎吞狼什么的,太正常不過了。

    畢竟,這烈陽郡可不如清河郡一般,有著一位武宗郡守的高配,無法以武力壓服整郡,便只能行如此手段了。

    而五鬼門門人與那些勢力中也必然有人看出了這點,卻只能依計而行,這便是權力大勢的魅力之所在。

    “咦?”

    突然間,方元神情一動,看到了某個熟悉的身影,立即跟了上去。

    “此次烈焰宗、大河幫與五鬼門約戰,乃是烈陽郡一等一的武林盛事,俺們牛頭山,黑風寨、還有十八山的兄弟聯盟,這次也得好好出一把風頭!”

    說這話的,赫然是一名七尺大漢,背著一柄門板一樣的巨斧,大大咧咧,卻令人一見生畏。

    “這不就是上次在少陽城見過的那牛頭山當家王富貴么?”

    方元忍俊不禁:“想不到這憨子也來了這里。”

    “咦?這不是方兄弟?”

    王富貴看到方元,眼睛一亮,擠了過來,大聲打著招呼。

    “哈哈上次一別,方兄弟你讓老哥我想得好苦!”

    “慢來慢來!”

    方元肩膀上一卸力,頓時將王富貴蒲扇般的大手彈開:“你們這是在做什么?”

    “嘿嘿兄弟俺給你介紹下,這些都是俺牛頭山五湖四海的兄弟,這次一起結伴而來,為的就是趁著機會,在烈陽郡里占據一席之地,從此徹底過了明路,也算在江湖上打出字號!”

    王富貴胸脯拍得響亮無比,又將后面一群肌肉大漢介紹給方元。

    只是方元看著他們那一個個滿臉橫肉,生人勿進的模樣,心里頓時搖頭。

    這么一大幫人在街上亂走,十成十會引來大量注意。

    特別是在當中還混有一個正常人的時候,感受著外面諸多異樣的目光,饒是方元都有些受不了。

    “那預祝王兄弟你馬到功成,我先走了”

    他拱了拱手,忙不迭地要離開。

    倒是王富貴,一把拉著方元,小聲問道:“最近一個少年武宗在幽山府聲名鵲起,來自清河郡,正好聽說年紀不大,更精通醫術,不會就是方兄弟你吧?”

    若是換成別人,他大抵也就認為是同名同姓了。

    但在上次,王富貴可是見到過方元將鬼無生追得有如喪家之犬的一面的,這印象深深,兩邊一對,頓時再無懷疑。

    “正是”

    方元輕聲答。

    他早就看出來這王富貴膽大心細,也不是真的如外表一幫粗獷,否則早在剛才,他就將自己的身份滿大街嚷嚷了。

    “嘿嘿兄弟你放心,俺老牛的嘴最嚴了,上次你的事,就沒跟任何一個人講!”

    王富貴嘿嘿笑著,知道悶聲發大財的道理。

    殊不知方元此來,還真沒有多少隱藏身份的必要,只不過是為了避免一些麻煩而已。

    “承情承情!”

    方元拱了拱手:“王富貴你可知那五鬼門山門在那里?帶我去吧!”

    “沒問題,包在俺身上!”

    王富貴胸脯捶得叮當響,一口答應下來,眼睛里更是充滿了興奮之意。

    有著如此一個大高手壓陣,這次他們這幫烏合之眾,卻是注定有勝無敗了。

    “五鬼門原來在郡城有著好大的山門,還有一大塊靈地,不過自從五鬼門主身死之后,不僅山門被烈陽宗占據去,就連靈地也是被各大勢力瓜分!此時雖然還有一些五鬼門余孽聚集起來,卻也難以將這些收,只能另尋一處根據地”

    王富貴在前帶路,話語滔滔不絕:“若不是兄弟你來找我,一般人還真不知道那里”

    “當家的,咱們不是準備去找大河幫的麻煩么?”

    在他身邊,一名嘍啰靠過來,滿臉不解。

    “滾!”

    王富貴當即一個大耳刮子打了過去,一指方元:“看到沒有,這是俺兄弟,俺兄弟要辦的事,那就是整個牛頭山的第一等大事,區區一個小幫派,過后再找它算賬!”

    “怎么?那大河幫又惹到你了?”

    方元嘴角似笑非笑地問。

    “沒啥”

    王富貴大大咧咧地道:“那大河幫的底子我們哪個不清楚?就是一群水匪!只是之前我們吃陸飯,他們吃水飯,毫不相干,誰知道這幫貨色洗手上岸之后,反而打起了俺們的主意,當真叔叔可以忍,嬸嬸都不可以忍!”

    一幫人不停說說笑笑,聲勢倒也頗為浩大,行人避之不及。

    沒有多久,前面一片建筑就浮現在眼前。

    “這是武館?”

    方元汗了一下:“王富貴,你到底有沒有找對地方?”

    “絕對是此處,沒錯的!”

    王富貴一指:“俺打聽過了,因為宗門被占,這武館還是一名弟子獻出來的你看,普通武館哪里有這樣的好手看門?”

    “這倒是!”

    方元上前幾步,看著徒然緊張起來的兩個看門弟子,神元一動,倒是清晰地感應到了對方體內與玄陰心法相似的氣息。

    普通弟子,自然無緣窺得玄陰心法的奧秘,但五鬼門所傳都是陰邪一路,極好辨認。

    在夢中研究玄陰心法數十年,又在突破武宗之時成功將玄陰心法化入鷹爪鐵布衫當中,獲得陰寒強化特性的方元,完全堪稱玄陰心法的宗師,一些分支氣息自然不會認錯。

    “站住!你是什么人,我們武館這幾月已經停開,改為五鬼門山門所在,你想要做什么?”

    兩名弟子早已看到聲勢浩大的王富貴一伙,縱然有些小腿肚抽筋,卻還是立即站出,大聲喝問著。

    “你們?”

    方元眼睛一瞇:“還不夠資格,讓你們里面主事的人出來!”

    轟隆!

    他氣息略微外放,兩名弟子頓時渾身一冷,感覺修煉的陰寒之氣頃刻間不受控制,亂竄起來,頓時驚駭欲絕。

    ●百度搜关键词:或直接访问官方網站●
特污的小说:你下面都流水了 3d开奖号码 云南11选5投注技巧 北京 股票配资公司 七星彩哪个台直播开奖直播 炸金花作弊器 双色红球和值走势图 73棋牌 双色球红球复试奖金查询表 大神娱乐官方版下载 双色球2017140历史同期 卡牌游戏手游排行榜 足彩开奖结果与奖金是几点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