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逍遙夢路 > 第一百六十七章 考舉(2400加)
    “公子可是要住店?”

    入城后,依著記憶,方元先找了一家旅店。

    這店位置較偏,牌匾有些老舊,但收拾得頗為干凈,一桌一椅纖塵不染,又帶著點古樸的光澤。

    當然,最重要的是,價格便宜。

    一進門,一個伙計就熱情地迎接上來,姿態十分謙卑。

    “嗯,有上房沒?”

    “有,當然有!”

    伙計眉開眼笑。

    方元點點頭,當即租了十日,先交了三日的訂金,伙食另算。

    “客人想要吃什么菜盡管說,哪怕小店沒有,也可以為您跑腿買來!”

    到了廂房,小二殷勤地說著。

    依照他的眼力,對面這少年雖然穿著普通,但氣度過人,非同凡響,保不準就是某個大世家出來游戲風塵的,想要討賞錢找他就對了。

    “先不必了,你們店里有什么?”

    “客官來得正巧,店里剛收了兩大塊牛肉,還有一腔羊,雞鴨什么的后廚早已齊備,本店還有一味青荷米,乃是靈種,吃過齒頰留香,招牌響當當。”

    小二不暇思索地道。

    ‘嗯,先來一盤牛肉,炒兩個素菜,再來一碗青荷米!’

    想不到區區一個小店中,竟然也有靈米供應,方元隨意點了幾樣。

    片刻后,小二提著一個食盒過來,里面的牛肉醬香撲鼻,又有一盤炒青菜,一盤蘑菇肉片,還有一碗青盈盈、散發著荷花清香的米飯:“客官,你的飯菜上齊了!”

    “嗯!”

    方元拋出幾個賞錢,打發走小二,夾了一筷青荷米。

    這靈米口感香軟綿糯,卻一點都不沾牙,荷香縈繞,補充的靈力雖然不如炎玉晶米,與紅玉靈米也相差仿佛,再考慮到這只是一個小店,就相當不錯了。

    “只是……夢境之中,竟然如此真實!”

    方元又夾起一塊牛肉,心里的思緒卻早已飄飛出老遠:“也的確容易令人沉迷。”

    長嘆一聲后,又想到了其它方面:

    “此時王夫人八成已經知道出了意外,難保沒有其它后手,保險起見,先去衙門錄名再說!”

    大乾帝國的官府,可不是夏國那般撲街。

    正相反,開國太祖乃是傳說中的神魔人物,鎮壓天下,哪怕如今的朝廷中,也是能人異士數不勝數,天下門派、世家,皆要夾起尾巴做人,仰其鼻息。

    之前楊凡醉心考舉,也未必沒有借助官府之力,對抗家族的想法。

    但此時,方元卻只是想拿個名次出來,試探一下這個夢境到底如何通關罷了。

    打定主意后,他走出客棧,來到郡城中心。

    衙門便是座落與此,大門南開,前面兩頭似獅似虎,頭生獨角的石像怪獸盤踞,眼眸炯炯有光,不像死物。

    此乃神獸‘瞳明’,據說善決獄,眼睛能分辨善惡,大乾衙門,最喜用此物為鎮守。

    方元經過之時,感覺又有不同。

    “法器?”

    在那神像的瞳孔中,他明顯感覺到了靈術波動,不由又暗自一嘆,這大乾官府,果然奢侈之際。

    “要考舉明算科,必須先錄名,要求身家清白,寫明籍貫,相貌,還要有人作保……當然,我是楊家子弟,在這方面世家總算還有點優待,不過一樣要交錢!”

    跟著幾個讀書人模樣,也是來錄名的人進了一處小門,方元冷眼旁觀,暗自熟悉流程,心里卻在吐槽:“若在前世古代,每次科舉之前官府都要收費,恐怕立即就要沸反盈天了……”

    輪到他時,還是上前,填寫名姓,簽字畫押,交了費用之后,頓時領到一面木牌。

    上面寫了他的詳細信息,還有相貌描述,一式兩份,到時候作為入場憑證。

    “聽說這規矩也是大乾太祖所定,標新立異,當初仕林震動,很是沸反盈天了一陣!”

    走出衙門后,方元磨蹭著手中的木牌,臉上的表情似笑非笑。

    若真的是前世古代那種世界,對讀書人折辱至此,沾惹銅臭,恐怕立即就有儒生要痛心疾首,死諫之類。

    但這個世界到底不同!

    掌握力量者方才掌握權勢,有著一堆武宗、靈士在,讀書人能翻了天才是見鬼。

    若不是儒生中也有部分修煉與傾向者,恐怕連個浪花都翻不起來。

    “這位兄臺留步!”

    方元正想著離開,后面一個穿著青衫的文士便追了上來:“在下蕭木,兄臺可也是準備這次考舉的讀書人?”

    “在下楊凡!”

    方元拱拱手,看著這蕭木的表情卻有些奇怪。

    之前沒有怎么注意,還未曾發覺,但此時,在他身上,赫然有著一絲極其細微的夢元力,形成了一個印記。

    這代表著他已經入了某一個夢師的眼中,不容外人插手。

    好比此時的方元,見到之后,立即就生出幾分忌憚之心。

    “會被夢師看上……”

    方元神元一放一收,頓時心里了然:“資質很不錯,修習靈士丹師,都是綽綽有余,但夢師還差點,恐怕不是收徒,而是有惡意!”

    靈士有著靈仆,夢師也差不多,特別是這種印記打上去,簡直如同奴隸烙印一般。

    方元再看向蕭木的臉色,就帶著點同情了。

    這人臉色蒼白,眼睛下面有著濃重的黑眼圈與眼袋,想必最近都沒怎么睡好。

    “原來是楊兄!”

    蕭木抱拳行禮:“我觀兄臺風姿,實在仰慕非常,很想與兄臺交個朋友……”

    “朋友?”

    方元一笑:“在下一心為了功名,此時正準備閉關苦讀,若是兄臺有意,等到考舉過后,倒也可邀上幾位朋友聚聚!”

    “在下冒失了,抱歉!”

    蕭木臉上一紅,連連行禮,又拐彎抹角,想打探方元落腳所在。

    方元頓時露出幾分不喜之色,拂袖而去。

    “兄臺……等等小弟!”

    蕭木連忙追上,奈何體力實在不佳,一條街之后就只能望著人流傻眼,臉上浮現出一絲絕望之色。

    忽然間,他面色又轉為痛苦,摸著自己的脖頸,轉入一條小巷,呼吸漸漸變得粗重起來。

    “呼呼……”

    蕭木面色扭曲,臉上青筋暴起,喘息地說著:“不要……不要再折磨我了……那個人!剛才你也發覺了,那個人!一定能滿足你的要求,去找他,不要再找我了!”

    他眼珠通紅,泛著血絲,最為詭異的是原本光潔的脖頸皮膚上,一個青色鬼頭赫然浮現出來,如同紋身一般!

    ……

    “那小子是個很大的麻煩!”

    方元回到旅店,回想起蕭木身上的詭異之處,面色同樣凝重起來。

    若是遇到其他人,他恐怕早就打暈入夢,深究奧秘了,但蕭木身上既然已經有著夢師的印記,必然被做了手腳,要是冒然入夢,說不得就會中了陷阱,乃至與他背后的夢師交惡。

    無緣無故惹上一名大敵,那是白癡才去做的事情。

    更何況,這與自己來時的目的不符。

    “此人包藏禍心,更是與我同場的考生,哪怕此時避而不見,考舉之后也必然牽連不休……正好,那時再陪他玩玩!”

    方元打了個哈欠,翻開帶來的書籍。

    此世考舉,注重實務,自己先有楊凡六年的積累,再加上前世經驗,卻是凜然無懼。

    唯一可慮,便是注釋、考據等等超出大乾范例,因此還必須重溫一遍。

    ……

    時光匆匆,轉眼便到了考舉之時。

    此世雖然官必從吏中提拔,但吏員分了數等,從最高的典吏,到令吏,再到役丁,也是等級森嚴。

    一旦考舉有成,立即被授予典吏之職,只要沒有大錯,三年后必提拔,成為從九品官身,更不用說有著朝廷眷顧,仕林也當成自己人,有著庇護,因此也算條很不錯的出路,前來參考的書生很是不少。

    在天微微亮時,考場外面,諸多學子匯聚,提著燈籠,捧著用具,有點地位的,后面還跟著家丁服侍。

    方元眼尖,一下就看到了蕭木。

    此人匯聚在人群中心,一副長袖善舞的模樣,目光游離,仿佛在找什么人。

    ‘賊心不死!’

    方元冷笑一聲。

    此時,人群中的蕭木明顯也見到了方元,臉色一喜,似乎想過來敘話。

    梆梆!

    驀然間,伴隨著銅鑼聲,考院大門一下洞開,兩排兵士列隊而出:“時辰到,學子入場!嚴禁夾帶,違者杖五十,流三千里!”

    嘩啦!

    學子的洪流頓時匯聚成江河,百川歸海般向院門涌去。

    雖然考場的位子早已安排好了,但他們似乎生怕入場晚了會吃虧一般。

    在這浩浩蕩蕩的潮流中,蕭木只能隨波逐流,被挾裹著向考院而去,給了方元一個無可奈何的苦笑,向考場涌去。

    方元則是暗嘆誰跟他做朋友才是倒了八輩子的大霉,同樣前進。

    “學子搜身,不得夾帶!”

    在大門之前,按例有著檢查,卻不是人工,而是利用瞳明獸石像,宛若照妖鏡一般,諸學子依次而過,但凡有著鬼祟的,必然被搜查出來,用水火棍叉出受罰,再怎么痛哭流涕都沒用。

    “只是郡級考試,竟然就有靈士坐鎮?”

    方元卻是看到更多,不由凜然。
特污的小说:你下面都流水了 kk棋牌手机版 浙江双色球走势图2 历史二三四期福彩中奖号 新湖北十一选五开奖结果查询结果 金沙棋牌软件 军工领域赚钱么 蓝球女神 辽宁11选5选号技巧 扑鱼大富豪赚钱 北单玩法最高奖金 河北11选5网上购买 会员代理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