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逍遙夢路 > 第一百七十五章 毒王
    “明珠?”

    方元望著手上碩大滾圓的珠子,面色有些奇異。

    當皎白的光芒斂去之后,呈現在他手中的,赫然是一枚嬰兒拳頭大小的明珠。

    這珠子通體皎潔無瑕,外放毫光,一望便知不是凡品。

    “楊凡留下的寶藏,就是這個?”

    方元嘆了口氣,隱約間有些失落。

    對于他而言,寧可對方將那個真實夢境留下來,讓自己慢慢探索。

    畢竟,在那個夢境當中,自己所獲得的好處實在是太大了,簡直就相當于已經去大乾帝國游歷了一番。

    “此珠不知有何不凡……”

    方元沉吟著,一絲試探性的元力輸入明珠內。

    明珠一震,旋即輸入的元力如同泥牛入海一般,完全沒反應。

    “看來夢師的東西,還是得夢師才好使!”

    先用武道元力試探一番后,方元心里有了底,此時再動,用的便是夢元力。

    嗡嗡!

    果然,一絲夢元力注入之后,這明珠顫動著,一下光芒大放。

    旋即,方元就感覺自己的神識仿佛連接上了另外一個廣闊的空間。

    這空間大至不可思議,門戶卻在自己手中,可以隨意開閉。

    “儲物靈寶?”

    方元喃喃著,手上一塊銀子浮現,光芒一閃,一下消失。

    而在那個空間角落,一塊銀光燦燦的銀錠浮現出來,令方元露出若有所思之色。

    “珠內有山河,是為山河珠!”

    他神識搜天索地,終于找到了一段信息。

    “靈寶山河珠?”

    方元摸了摸下巴。

    這珠子,赫然是一件空間容器,其內空間廣闊無比,恐怕裝下山河都不是虛妄,但唯一的遺憾,便是不能容納活物。

    “看起來,倒似是一個未曾真正成形的小世界……”

    方元隱約好像明白了什么。

    這山河珠,給他的感覺,便是青峰靈地的原始版,當然,還要更差一點。

    不過,唯一的好處,就是可以隨身攜帶,完全當作儲物戒指用的話,倒是方便至極的。

    “只可惜……這楊凡是個吝嗇鬼,里面什么都沒有留下……”

    方元搖搖頭,又有些嘆息。

    那個真實夢境,明顯不在山河珠,而是在那個白玉廣場之上。

    可惜,只有一次機會。

    ……

    醉月節過后,濃霧漸消,酒湖水與靈魚也漸漸消失了蹤影。

    原本瘋狂的浪潮慢慢平息下來,諸多漁民滿載而歸,臉上洋溢著豐收的喜悅。

    偶爾還有走了狗屎運,捕捉到靈魚的武者,更是走到哪里都受到追捧,當然,也少不了暗中的覬覦與較量。

    整個醉月湖畔,一下變得更加熱鬧喧囂起來。

    只可惜,這些狂歡之人不會想到,今年的醉月節,將是最后一次了。

    金龍門。

    山門大殿之后,有著一個小湖,放養了一些魚類。

    此時,湖中卻是呈現出一幕奇景——龍影閃動,化為銀白色的流光,驀然躍起,仿佛真龍出巡一般,赫然是靈魚王!

    它在水中游弋,不時噴吐水柱,似乎在表達著對狹小場地的不滿。

    在它身后,是數條靈魚,以及更多的醉魚、銀魚群,相隨蟻附,唯馬首是瞻。

    “唉……”

    湖邊,魚小紅扎著兩條油光發亮的大辮子,垂過腰間,靈動的眸子望著湖面上的魚群,卻是難掩面上憂愁。

    “這靈魚王的動靜實在太大,我金龍門也不是上下一心,消息終于泄漏了出去!”

    她攪動著辮子,看向大廳,無奈低嘆:“光是那幾條靈魚,以爺爺之能,都未必能壓住,就更不用說靈魚王了,若不是抬出那位前輩,恐怕早就有人撕破臉皮動手強搶!但現在,前輩遲遲不現身……”

    雖然魚飛水著力夸大方元之威,但人心之貪婪,絕對是沒有止境的。

    恐嚇一次兩次還好,到現在,有不少人都認為所謂的武宗云云,根本就是魚飛水自編自演出來的謊話!

    特別是……當找到靠山之后,就更沒有了顧忌。

    “老魚頭!!”

    大廳之內,氣氛驟然凝滯。

    魚飛水臉色木然,坐在主位,看著廳堂內的諸人。

    “奉勸你一句,靈魚也就罷了,那條靈魚王,絕對不是你能保住的!”

    一名獨眼武者悍然撕破臉皮,口出威脅:“我們念你也是朱國的成名高手,這才客客氣氣地與你商量交換,莫非你連這點面子都不給?”

    “楚兄太高看老夫了!”

    魚飛水臉色一抽,露出一絲苦笑之意:“實在是這靈魚王的歸屬,老夫也做不了主啊!”

    這獨眼武者,名為楚桀,乃是朱國最大匪幫,十八連環塢的頭領,一身武功已經臻至十二關圓滿的境界。

    除了他之外,還有一個白衣秀才模樣的文人,是為奪命書生,邪派中一個赫赫有名的獨行武者。

    最后一人,面若桃花,巧笑嫣然,乃是一名三十歲左右的美婦,魚飛水卻愈加不敢怠慢。

    畢竟,這妙花夫人,可是一位靈徒!其萬醉芙蓉的靈術出神入化,曾經連斬過三位四天門武者!

    這三人,名聲都不怎么好聽,也是直接欺負上門的角色。

    除了他們之外,還有很多名門正派,乃至官府世家,都隱藏在幕后,各種威脅利誘,也是少不了。

    畢竟,一條靈魚王的誘惑,實在是太大了。

    “我們已經等了這些時候,那個高人為何還不出現?”

    奪命書生笑吟吟地道:“莫非咱們誠意十足,老魚頭你還有意折辱我們不成?”

    “老魚頭你不若看看我們的條件,必不會讓你失望才是!”

    妙花夫人同樣抿唇一笑:“妾身出了一瓶‘萬花丹’,書生兄出了神功秘譜——《千心劍訣》,楚老哥是土財主,給黃金五萬兩!這三樣一起,只換那條靈魚王,其余靈魚,還是歸你!不僅如此,我們每人還欠你一個人情,日后若有需要,風里來,雨里去,絕對不說二話!如何?”

    她眼睛媚得就仿佛春水一般,蕩漾著漩渦,幾乎要將人的魂兒都勾了去。

    “你們……”

    魚老頭面色一下沉了下來。

    說實話,這條件,與靈魚王相比,即使還差點,但也不是太多,足見誠意了。

    只是,他們說得好聽,錢貨兩清之后,等到方元回來,難道不會找他的麻煩?

    “三位請回吧!”

    魚飛水面色一冷:“我金龍門雖然是小家小戶,但也不是任誰都可以欺凌的!莫說這靈魚王還不是老夫的,縱然是……只憑你們幾位的名聲,老夫也不會做這個交易!來人!”

    他最后喝了一聲,外面人影幢幢,諸多金龍門弟子,披著魚鱗軟甲,手持漁網、鐵船槳等物,頓時將大廳圍起。

    強龍不壓地頭蛇!

    哪怕在四天門級別的戰斗中,螞蟻多了,同樣也是能啃死大象的。

    “唉……”

    奪命書生見此,卻沒有多說,只是幽幽一嘆:“既然老魚頭你冥頑不靈,咱們也只能請正主了!我們的面子你不給,他老人家的面子,想必你也是要考慮一二的。”

    轟隆!

    他話音一落,一道磅礴巍峨的氣息就在外面爆發出來。

    “幫主!有人闖……”

    一名金龍門弟子匆忙跑入,臉上帶著驚惶之色,一句話還沒有說完,臉上忽然一片血紅,鮮血狂噴,倒了下去。

    嗤嗤!

    他鮮血落地即蝕,冒出大片大片的白煙。

    “這是……毒?”

    魚飛水的面色一下駭然,想到某個兇名素著的人物來。

    “你們……你們背后的是……”

    他聲音隱約發顫:“毒王解無命?”

    “嘿嘿……”

    冷笑當中,一個人影緩緩走了進來。

    在他周圍,大量金龍門的弟子,紛紛倒了下去,抓著脖子,面色痛苦。

    這人五短身材,貌不驚人,穿著一身猩紅與碧綠色夾雜的長袍,令人一看就有些眼花繚亂,極不舒服。

    “魚飛水?你還算有些見識!”

    解無命聲音仿佛夜梟一般,沙啞、干枯,又帶著一絲令人心寒的力量。

    “解老!”

    楚桀、奪命書生、妙花夫人則是畢恭畢敬地站在他身后,神色恭敬。

    畢竟,此人乃是一位武宗,更擅長用毒!

    朱國畢竟只是一個小國,這解無命,便是傳聞中的朱國第一高手,更因為是邪道,下手從無顧忌,最為國人忌諱。

    “解前輩!”

    魚飛水也只能站起,臉上表情糾結:“您是成名已久的人物,為何也要來為難我呢?”

    “嘿嘿……”

    解無命笑了笑:“老夫最近正在研究一味混毒,聽說你這有著一條靈魚王,乃是上好的材料,這才靜極思動,命這三個不成器的小家伙出手……”

    說到這里,眼睛中就露出寒光:“只是……莫非我老人家已經久不在江湖,威名頓失了,連你都敢不賣老夫的顏面?”

    “這說得哪里話?”

    魚飛水心里暗暗叫苦,又想到之前方元所表現出來的神通,驀然一咬牙:“只是這靈魚王,的確是那位前輩寄托在金龍門之物,我無法處置的!”

    “哼!”

    解無命冷哼一聲,如同移形換影般上前。

    魚飛水暴退,面前忽然人影一閃,格擋的雙臂大震,在地面上踩下七八個腳印。

    驀然間,鼻尖似嗅到一股如蘭似麝的香氣,一口鮮血就噴了出來。

    手機用戶請訪問:ne
特污的小说:你下面都流水了 哈尔滨福彩中心主任 20年上证指数走势图 七星彩最多的复式 股票分析方法报纸 河南十一选五开奖走势图百度百度贴吧 火鸭段子怎么赚钱 广东十一选五走势图一定 摩雷伦斯费伦斯现场042 中国体育彩票山西11选5 双色球开奖结果带坐标走势图带连线走势图 移动棋牌官网 西西软件pc蛋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