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逍遙夢路 > 第二百零五章 四相
    “那大師覺得我來自何處?”

    說實話,一些編出的來歷,或許能瞞過磐石村那些底層之人,但肯定瞞不過空明神僧這等老狐貍。

    畢竟,星落域還是太小了,不可能突然冒出一個不知名的武宗高手。

    “應當是大乾!”

    老和尚以一種肯定的語氣道。

    方元心里汗顏。

    好吧!由于有著楊凡的真實夢境經歷,他的大乾語實在是說得太順了,當即令這空明神僧都產生了誤會。

    “莫非大乾距離此處很近?或者這周圍便沒有別的人煙匯聚所在了?”

    方元似笑非笑地反問道。

    “哦?”

    空明神僧一驚,手上捻佛珠的速度驀然加快了一分:“居士不是大乾之人?那便是來自瀚海沙漠?還是萬鬼澗?死亡走廊?”

    ‘這幾處,便是星落城后面的地標?’

    方元沉吟不答,心里卻是默默想著,恨不得直接拿下這和尚,施展入夢之法。

    “又或者……是南方來人?不可能!”

    和尚轉著腦袋:“沒有人能突破冰谷那個鬼門關!”

    看他斬釘截鐵的語氣,方元回想了下,若不是自己已經突破通脈境界,又機緣巧合之下,肉身強橫無比,的確很難穿越那道死亡線。

    實際上,這和尚單純是被那危險嚇住了,至少方元就知曉,曾經有不下三人成功突破了鬼門關,到達后面的元武百國。

    “好了,深究本人來歷,又有何用呢?”

    他微微一笑,直接說著。

    “不錯,是老衲著相了!”

    空明神僧仿佛大徹大悟,又向方元行禮:“不知施主來此,有何貴干?”

    實際上,星落城雖然孤立,但高層與其它幾塊地區也有著一定的交流,只是交通過于閉塞,連信息傳遞都很艱難,導致他遲遲不能確定方元的身份。

    “沒有何打算,只是隨意游歷罷了!”

    方元似無意道:“不過聽聞星落城的陣法之道冠絕于世,特意前來開開眼界……”

    “呵呵……這不過以訛傳訛,世人謬贊!”

    空明神僧搖了搖頭,眸子底部的那一絲自矜之色卻怎么也隱瞞不過方元。

    “只不過,在下在路上,卻是見到一樁奇事,想拜訪一下城主,不知是否方便?”

    方元盯著空明神僧,忽然道。

    “城主大人縱然日理萬機,若聽聞尊駕前來,必然也會掃榻相迎!”

    空明神僧雙手合十:“不過居士所看到的那一樁奇事,究竟是什么?”

    “我途徑一村,名為紅葉!竟然被滿村屠滅,凄慘非常啊……我看了都于心不忍。”

    方元悠然說著,頓時看到空明神僧手上的動作加快了一分:“鬼怪之說,不可為信,在下卻是對這詛咒很有興趣,想要出一份力呢!”

    “阿彌陀佛,居士宅心仁厚,未來必然有著福報!”

    空明老和尚點頭道:“此事,老衲必會代為通傳,只是城主如何回應,便不是老衲能置喙的了……”

    “唔……”

    就在這時,地面上一聲驚呼。

    張空凡捂著頭爬起,看到方元,臉上驚恐交加:“你……到底對我做了什么?”

    “咳咳……”

    空明神僧咳嗽一聲,頓時令張空凡反應過來,行禮道:“師父!”

    “嗯,這位居士乃是高人前輩,又怎么會故意為難于你?”

    空明神僧訓斥幾句,向方元道:“小徒頑劣,未入梵門,只是俗家弟子,今日多有冒犯,還請恕罪!空凡!還不立即向居士賠禮謝罪!”

    “遵命!”

    到底師命不可違,看到自家師父在方元面前都是一副客客氣氣的模樣,張空凡也沒有了底氣,當即向著方元一禮:“小人冒犯前輩,還望前輩恕罪!”

    旁邊的胖掌柜海富幽幽醒轉,看到這一幕,更是幾乎要昏厥過去。

    什么時候,眼睛朝天的陣法師傅,都要如此小心地對待一人了?

    “罷了!”

    方元擺擺手,他對小蝦米什么的沒興趣。

    再說,這個張空凡也算倒霉,所給出的賠禮已經足夠了,也就懶得再追究什么。

    “多謝居士!”

    空明神僧大喜,旁邊的張空凡也不得不憋屈地跟著行禮,海富更是巴不得自己還在暈著,可惜他的狀態瞞不過在場任何一人,只是沒人注意罷了。

    “不知道居士在星落城,可有下榻之處?”

    空明神僧問道:“若一時沒有決定,小僧的報身寺,倒還算清靜……”

    “嗯,那便多謝大師了!”

    方元起身,翩然一禮,與老和尚一起走出了精舍。

    張空凡好像奴婢一樣跟在后面,心里憋屈無比,卻沒地發泄,只能狠狠瞪了海富一眼,這才轉身出門。

    海富看著這一幕,簡直是欲哭無淚……

    ……

    大道之上,方元與空明神僧并肩而行,兩邊士卒看到了,都是恭敬行禮,退開一邊,顯然這老和尚在本城地位不低,畢竟是聚元境界的陣法師。

    “居士看本城陣法如何?”

    空明神僧似不經意問道。

    “甚好……若我沒有看錯,此陣應當是以四相為根基,青龍、白虎、朱雀、玄武四靈對應四門,滴水不漏……只是這南方朱雀的陣眼,仿佛又有些不同,應當不是傳統的四相靈陣,而是一個變種!”

    方元雖然不是陣法師,但論見識廣博,還真沒有幾個能比得上,當即隨口點評,立即令空明神僧臉上泛起驚容:“居士目光如炬,可是還輔修過陣法之道?”

    后面跟隨的張空凡也是一臉驚疑不定,更有些慚愧。

    這方元既然精通陣法之道,自己之前用陣法窺視的行為,的確如同明目張膽地挑釁一般,吃虧是肯定的。

    “陣法一道,奧妙無窮,高深莫測,我又怎么能說輔修?只是曾略微涉獵一二,不是睜眼瞎罷了……”

    方元微微一笑。

    實際上,有著張空凡的經驗,又有之前的基礎,他此時在陣道上的造詣,已經完全不下于那些學徒,只是在熟練度上或許還有著欠缺,不過也只是多多實踐的問題而已。

    “原來如此!”

    空明神僧呵呵笑著,卻明顯不怎么相信。

    畢竟,這陣法之道要入門,簡直不知道要耗費多少心血,他直覺面前這人還非常年輕,能修煉到武宗,已經是天賦異稟,再隨意涉獵就有如此陣法造詣?那豈不是說他們這些前輩都活到狗身上去了?

    “因為南方要面對冰谷荒原,多有異常,此星落城的護城大陣,的確有著專門的變化,南方火行朱雀,乃是最強的陣門所在……”

    不過這老和尚終究城府深沉,沒有糾纏下去,而是笑呵呵地為方元介紹起來:“并且,在陣法中還蘊藏著一層變化!”

    “哦?是何變化?”

    方元雖然發問,卻抬頭看向天空。

    “看來居士已經發現了一二,不錯,此種變化,就要自星落城的來歷中去找尋!乃是我城能屹立至今的底牌所在!”

    空明神僧說著,臉上就多出幾絲傲然之色。

    “這可要好好請教了!”

    方元做出虛心姿態,忽然間,目光一轉,看向某個市集。

    在那邊,隱約的爭吵聲傳來,卻是磐石村一行。

    “怎么?”

    空明神僧腳步一停:“居士對那里有著興趣?”

    “不錯,遇見了幾個有緣之人!”

    方元說話坦然。

    “既然如此,便值得過去一觀!”

    空明神僧雙手合十,一副得道高人的模樣,一行人當即轉向,進入市集。

    ……

    “太過份了!”

    于漸面色漲紅,指著一個商人:“我們這是上好的黑米、獸皮!明明說好的,要拿青鹽,精鐵換,你竟然拿劣鹽、粗鐵來打發我們!”

    “嘿嘿……”

    被他指著的商人摸著兩撇鼠須,小眼睛滿是精明之色:“誰說你們給的是好貨?明明都是一些垃圾,能給這些,就不錯了!怎么?還想在城內鬧事?”

    能在這里開商行的,自然有著依仗,并且本身也是星落城的居民,哪怕叫來衛兵,最后會傾向哪個,還真不好說的。

    “于漸,不要沖動!”

    就在于漸想要撲上去拼命的時候,李虎一只大手直接搭在他的右肩膀,將他死死按住。

    “也罷!這次交易,我們不做了!把我們的貨物還我!”

    李虎冷眼望著商人,眼中帶著一絲殺氣。

    “可以!”

    這奸商一笑:“不過你們只給了我劣質黑米三十擔,破皮兩百張,實在不值幾個錢……”

    “你……”

    李虎心里暗怒。

    他想到一開始對方就著急將貨物入庫,顯然是早就算計好了,要坑他們這一把。

    這時縱然他脾氣再好,也是不由想要殺人,握住了刀把。

    “衛兵!衛兵!”

    這奸商躲得飛快,立即大叫起來。

    “什么事?”

    一隊巡邏士兵立即過來,為首者氣息深沉,竟然有著四天門修為。

    “大人……這些外鄉人,以次充好,來欺負我們本城人士啊!”

    奸商敢倒打一耙,自然也有著依仗,他的一個小舅子,就在巡邏隊里,還是個頭目。

    若沒有這層關系,也不會出來招搖撞騙。

    “原來如此!”

    這隊長跟他也熟,不屑地瞥了一眼于漸等人,一揮手:“都抓起來!”

    手機用戶請訪問:ne
特污的小说:你下面都流水了 希诺水杯代理赚钱吗 众彩网首页 桂林老k棋牌官网下载 体彩海南飞鱼6分钟开奖 甘肃11选5开奖视频 豆瓣阅读的 赚钱 之路 福建11选5走势图表丨 连云港嘀嘀打车赚钱吗 pk10不同平台对打套利 喜马拉雅电台上传视频赚钱方式 北京赛车pk10开奖直播+视频 房租3万怎么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