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逍遙夢路 > 第二百四十四章 龍宮
    與之前的河伯氣脈相比,此時封印金龍君氣脈就顯得極為艱難。

    哪怕三人聯手,方元也感覺到一條孽龍在自己的封印中走沖右撞,勢不可擋。

    “哈哈……好!”

    火龍真人與清荷仙子卻是不驚反喜。

    越是如此,越能說明他們這次的收獲巨大。

    嗡嗡!

    氣脈涌動,周圍的八百里金龍澤都是開始呼嘯,凝聚陰云。

    天空中,電蛇狂舞,似下一刻就有雷霆落下。

    奈何,三位虛圣聯手,哪怕是這條大氣脈,失去金龍君主持之后,也難以獨擋。

    “五天十地!封禁!”

    終于,在雷霆即將落下的一剎那,道道符文鎖鏈密布氣脈之上,宛若五顏六色的紋身,一下凝實,將氣脈重重禁錮。

    “分!”

    方元三人出手,按照協議,宛如數條真龍一般,各自撕扯住氣脈一截,猛地一斷。

    咔嚓!

    炸裂當中,原本的氣脈就被分為三道,體形變小,兇威一下頓減,再也翻不起浪花來。

    “金龍澤氣脈浩大,帶在身上容易引起天意注意,惹來不測,最好的保管手段,還是直接收入真實夢境之中。”

    清荷仙子與火龍真人毫不遲疑,將氣脈送入夢境。

    方元自然也依法而行。

    這氣脈浩大,金龍君得之,能坐擁八百里基業,與烈國分庭抗禮,若是落在任何一個小神或者屬相修煉者手上,恐怕立即就會突破,獲得氣脈承認加持,有著金龍君的數成威能——畢竟,落在土著手上,肯定比落在方元等人手上好多了,天意必然會如此選擇。

    “雖然有著土著肉身遮掩,但做得越多,露出的破綻就越多……”

    清荷仙子兩人與方元并肩而立,望著天際漸漸消散的烏云:“等到最后,天意必然要采取手段,針對我們,說不定還會催生出幾個氣運之子來!”

    “氣運之子?”

    方元大致腦補為前世小說之中,那種出門撿到仙器,美女自動倒貼,各大勢力高人哭著喊著要收徒的主角,不由打了個激靈。

    “不錯,那種氣運之子相當麻煩,打蛇不死,必然飛快成長……”

    火龍真人的臉色難看:“甚至若打殺了氣運之子,說不定還有更加恐怖的天命之子出現,那種與一個世界為敵的感覺,你絕對不想經歷的……”

    “我們這還算小打小鬧,不至于此吧?”

    清荷仙子面色也變了。

    “一方龍君,或許還可勉強忍耐,但風信子所謀劃的大計……”

    火龍真人搖了搖頭:“就不是那么簡單的了,哪怕惹來天意直接插手,也絲毫不稀奇的,總之這兩月時間,我們準備閉關,煉化氣脈,方道友你呢?”

    “在下?”

    方元摸了摸鼻子:“還是游歷一下這個世界,增廣見聞好了,兩位不與我一起,去這龍君的老巢看看么?”

    “……其它至寶,對我等根本無用的……”

    清荷仙子道:“論材料之珍惜罕見,還有什么比這蛟龍尸首更加珍貴?”

    她看著地上的兩截龍尸:“但對我們而言,最多煉制成一次性法器,在這個世界用掉罷了……”

    話雖然如此說,但他們接下來還是將蛟龍身上的材料均分。

    因為知道帶不出去,氣氛可謂相當友好。

    隨后,三人又聯手,前往龍神島探尋了一番。

    奈何除了見到一個人心惶惶的神廟,與大量逃離的水民之外,還是找不到這龍君的老巢。

    “既然自稱金龍君,此蛟龍說不定還在湖底修了龍宮!”

    清荷仙子與火龍真人意興闌珊,直接告辭:“八百里煙波浩淼,哪怕以我們虛圣之能,也無法一一排查過去,與其在這里耗費時間,不若還是閉關,嘗試恢復修為,再煉制幾件法器,為大計做準備!”

    面對這種說辭,方元也只能苦笑不語了。

    他一身修為早已恢復巔峰,在煉器陣法等外道上也不是如何精通,只能一臉遺憾地拒絕了兩人的邀請,依舊在金龍澤中巡弋。

    “雖然清荷仙子說得很對,但反正我也沒有其它大事,又沒有修為要恢復,再找找也好,說不定就能給我撿個漏呢!”

    數日之后,深夜。

    天空中烈陽光忙收斂,旁邊雙子星一般的月陽開始綻放幽光。

    湖面之上,波光粼粼,靜謐幽然。

    “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時。情人怨遙夜,竟夕起相思……”

    方元望著月陽,忽然曼聲吟著。

    此世雖然有雙陽奇景,但少了一輪變幻不定的明月,終究令他有些失落。

    “這里……到底不是那個我原本的世界了!”

    他躺在一葉小舟上,隨波逐流,望著正中的月陽,又掏出一枚鱗片。

    這鱗片宛若利劍,通體泛著金色,帶著一絲龍性,十分不凡,乃是金龍君的逆鱗。

    因為分贓的氣氛很好,或者說根本不在意的關系,火龍真人與清荷仙子連提都沒提。

    此時,在月色之下,湖面之上,這片逆鱗上面金色的光芒一下旺盛,更隱約有著種種充滿靈性的紋路浮現。

    他將這逆鱗浸入湖水當中,立即就有一股力量波紋,一圈圈向外擴散開去。

    “是龍君!”

    “龍君!”

    沒有多久,一道黑影在湖底浮現,帶著咆哮:“金龍君身死,我怎么嗅到了它的精血氣息?莫非是遺失破碎的龍鱗?只要吞了它,我便有著龍族血脈,未來可以化龍!”

    “凡人,將你手上的鱗片,交出來!”

    嘩啦!

    水花飛濺,一道巨大的黑影從湖水中探出,那是一個黝黑的蛇頭,幾乎有著水缸大小,兩只豎瞳如同探照燈一般,此時口吐人言,猩紅的信子飛快伸縮,帶著兇殘的氣息。

    普通人遇到,恐怕立即就會被嚇得動彈不得,任憑宰割了。

    “想不到金龍澤之中,還藏了你這樣的水怪!”

    方元滿不在乎地將鱗片收起:“我有一個問題,之前已經問過三名水族了,若你回答不出,那也只能跟它們一樣,到我肚子里去懺悔了……金龍君的龍宮在何處?嗯?”

    他一逼問,整個湖面就瞬間凝滯,龐大至極的壓力浮現,仿佛大山一般,重重壓在了黑蛇身上。

    “啊……你是那個殺害金龍君的人類!”

    黑蛇慘叫一聲,一甩尾巴,仿佛想要逃亡。

    但方元怎么會放它離開?隨手一指,漫天赤紅色的劍氣浮現,驀然穿過蛇身,留下大量焦黑的血洞與血跡,染紅湖面。

    “你再要走,下一劍就直接洞穿你的頭顱了!”

    蛇性最長,雖然方元在這黑蛇身上開了不少口子,但實際上根本沒有重傷。

    但此時,隨著他半坐而起,數十道赤紅色的劍氣凝聚,化為巨型火劍的模樣,停滯在黑蛇頭頂。

    這威懾,頓時令黑蛇委屈得快哭了。

    它冤得要死啊,只是被龍君血脈吸引,誰知道就引來了這個煞星,早知道,打死它也不出來占便宜了。

    “大人,我說!”

    黑蛇立即低下頭顱,表示恭敬:“金龍君的龍宮外設大陣,普通的水族根本不知道位置,唯有幾個河伯與我們這些大妖知曉,小的立即帶您去!”

    “很好!”

    方元腳下一點,來到黑蛇頭頂。

    通過這些日子的狩獵,他當然知曉此蛇說的是實情。

    這金龍君的龍宮之外,有著迷陣守護,普通水族在不知不覺間就會繞過。

    不過這條黑蛇不一般,身份遠超一般水族,應當知曉。

    “走吧!”

    伴隨著方元一聲催促,這黑蛇頓時一翻,進入水中。

    ‘人類不識水性,等到了湖底,看我……’

    這黑蛇瞳孔中轉著狡詐的光芒,卻駭然發現對方身上浮現出一層靈甲,排開水流,一柄赤紅色的長劍直接抵住了自己腦門,不由欲哭無淚,只能乖乖帶路。

    穿過一片恢宏艷麗的珊瑚群之后,一個處于湖底的宮殿頓時浮現在方元面前。

    這宮殿金碧輝煌,外圍是一層半球形的水膜,其內珊瑚為飾,珠玉鋪地,當真好一片富麗堂皇的景象。

    “大人……這就是龍宮所在了,只是小的雖然能通過外圍陣法,但未得龍君許可,還是不能闖入這護殿大陣!”

    黑蛇討好地說著。

    “嗯,算你識相!”

    方元來到水膜面前,懷內一物有了感應,自動發燙,赫然是那枚龍鱗!

    “氣息驗證?”

    方元偏著頭想了想,一指點在逆鱗上。

    嗡嗡!

    一層血光頓時浮現,當中帶著點點金色,落在水膜之上。

    呲啦!

    這水膜一顫,頓時出現一個大口子,能容一人通過。

    “果然如此!”

    方元笑了笑,將逆鱗收好,大踏步而入。

    外面的通道旋即關閉,讓黑蛇盯了半天,這才悻悻然離開。

    “這龍宮,跟我想象中不一樣,雖然富麗堂皇,卻沒有什么貝仙蚌女服侍,反而更像一個修行者的洞府?”

    方元轉了幾圈,只見這龍宮占地不廣,水膜隔開水流,沒有了水壓,反而還有些清新空氣,又意外地看到了煉丹房、典籍室、靜室等等的建筑,不由大喜,特別是那一屋子的典籍,大多都與修行相關,哪怕世界有別,也可大大增加他的底蘊。

    因此當即就決定,要在此地住上一月,潛心消化。

    手機用戶請訪問:ne
特污的小说:你下面都流水了 舟山星空棋牌官方网站 幸运飞艇开奖视频软件 娱乐棋牌 排列三历史开出045 141期福彩开奖 电玩888棋牌下载 有没有唱歌就能赚钱的软件 805组选的关系 pk10免费永久计划app 高安区怎么赚钱 河北11选5遗漏表 期货赚钱难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