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逍遙夢路 > 第三百三十二章 刁難(為大明人家盟主賀!)
    “雖然此時得了憑證,已經可以前去交接,但還是將傷勢修養好再說……”

    這新舊接替,有著界盟背書,出什么幺蛾子的可能性很小,但方元還是決定先恢復實力,畢竟在大乾世界中,唯有自身超凡,才是說話的資本!

    客棧之內,此時的他直接包了一處院子,在廂房中盤膝而坐,吸納天地元氣,修補肉身。

    而真實夢境之中,一絲絲神元散開,探入冥冥,從無盡的虛空中攝來偉岸的力量,轉化水銀一般的夢元力,開始恢復八門劍陣中的三柄神劍。

    “三劍自爆,恢復起來需要大量夢元力為基礎,幸好沒有了之前凝聚的困難,否則我恐怕要吐血……”

    方元看著八門劍陣核心的青色原力,卻是搖了搖頭。

    若動用這資源,當然立即就可以恢復,但這是為了突破虛圣四重的儲備,等閑不能輕動。

    除非遇到什么生死危機,不得不如此,否則就是暴殄天物了。

    這時眼中精光一閃,再看自己屬性欄:

    “姓名:方元

    精:20(42)

    氣:20(42)

    神:33(59)

    職業:夢兵師

    修為:虛圣(三重)、武宗(四脈)

    技能:巨鷹鐵身功【五層(50%)】、百毒煉金身【一煉】、八門劍陣【四劍(99%)】

    專長:醫術【三級】、種植術【五級】”

    “有傷勢在身,各種屬性都下降得厲害,不過已經恢復小半,未來修復就更快了,不僅如此……似乎是受到空間碾壓的錘煉,還有這些時日的習練,我的巨鷹鐵身功又有提升……”

    傷勢恢復如此之快,或許也有固化屬性的異能在內作用。

    方元神念一動,頓時覺得自己這金手指還有很大潛力可挖。

    這時先不管,又看向蛟龍之珠。

    之前交易給界盟的物資,實際根本不算什么,這才是真正的收獲!

    “并且……黃粱米難種,對我而言卻不一定了!”

    自己可是種田起家的,雖然在大乾有些難混,但現在也總算撈到一塊根據地,接下來不過暴兵暴糧……不!提升自己罷了。

    還有,那金角翼族寧死都要守護之物,又有何不凡之處呢?

    方元靜靜看著蛟珠。

    這珠雖然是自己分身之精華,此時卻有些不受控制的感覺。

    在明珠之內,原本的金青蛟龍已經被擠到了角落,唯有一點灰光,霧蒙蒙的,占據大半空間。

    “長離圣人留下的至寶,究竟是什么呢?功法?傳承?藏寶圖?”

    通過其內蛟龍的聯系,方元略微感知到一個浩如煙海的知識庫,奈何此時卻根本不能染指。

    “以我現在的神念、修為,要讀取顯圣的知識記憶,實在太過異想天開了,甚至說不定會被浸染,形成精神分裂……”

    對于顯圣大能,造物主,怎么高估都不過份。

    但放著一塊肥肉不吃,也不是自己的風格。

    方元想了想:“天幸這長離圣人與龍族有些關系,正好被我這蛟龍珠吸引,可以用內里的蛟龍之氣,每日徐徐吸取一點,有個隔離層,再從外圍開始,慢慢深入……這就相當于有著一個老師日夜言傳身教……”

    他夢師之路大半靠著自學,此時有了這一份珍藏,頓時彌補短板,心里就是一喜。

    ……

    三陽門。

    啪!

    價值連城的珍寶,被垃圾一般甩在地上,一名劍眉入鬢、雄姿英發的白衣青年擋在山門之前,一聲冷笑:“憑你小門小戶,也想入我師門徑,做夢!”

    對面,何青臉色漲紅,咬牙切齒,臉上青筋暴起。

    這白衣青年乃是三陽門門主的大弟子,通竅靈士!論身份地位還不是現在的自己可比。

    并且,在對方的眸子深處,似也藏著一絲嫉妒。

    ‘他到底是靈士,不能繼承三陽門主的衣缽,見到我來拜師,就百般阻撓……可恨!’

    雖然怨恨之意充滿,但何青此時還是一個字都不說,行了一禮,轉身就走。

    “可惜……若他再挑釁,我就可以給他一個永生難忘的驚喜了!”

    青年看著這幕,臉色一下陰沉下來。

    自己天資高絕,奈何卻差了一線,不能成為夢師,繼承不了師父基業。

    如今看到有合格者前來,心里自然帶著不忿,總得攪黃了才好。

    “畢竟……我乃師尊的親侄子,偶爾做過線,也沒什么……這何青雖然有著資質,但根基不厚,我代為考驗,也得了師尊默許。”

    他喃喃說著,望向漆黑的山門,卻不自覺地背后一激靈。

    三陽門深處,靜室之內。

    一道玄光浮現,將一幕幕展露在一名道人面前。

    他面色紅潤,三縷長須,迎風擺動,此時對外面一切,甚至這侄子的內心都是洞若觀火。

    “衣缽……嘿嘿,奈何夢師壽元之長,又豈是你等能夠體會的?恐怕老道還得給你們一個個送終呢!”

    對于夢師而言,收不收徒,乃至這個侄子的掙扎,不過都是茶余飯后的有趣調料罷了。

    高高在上,俯視螻蟻拼爭,便是此種感覺。

    只是雖然如此,內心中也浮現出一絲不喜。

    這個大徒弟,仗著自己侄兒的身份,做事委實有些過了……

    ……

    “少爺,我們接下來應該怎么辦?”

    何家一行人出了三陽門,何管事就有些心驚膽顫地問著。

    夢師神龍見首不見尾,更不會與凡人多做溝通,三陽門這條線,還是家族中好不容易才搭上的。

    但如今,只因為一名弟子攪和,就連三陽真人的面都見不到,心里自然有氣。

    “還能怎么辦?只能慢慢熬著,苦求機會了!那青年只是一人,在三陽真人門下,總容不得他一言堂吧?只要能求見真人,我便還有三分機會!”

    何青苦笑一聲。

    至于另尋名師什么的,根本想都沒想。

    真當夢師如此好尋,傳承如此好得?哪怕有著資質,不入門徑的事情也多了去了。

    一行人心情抑郁,又回到金陽城大宅。

    “少爺!”

    此時,門邊等候著的侍女小菊就驚喜上前,似有話想說,但見到眾人陰沉的臉色,一時間沒有開口。

    “何事?”

    何青勉強平復了下心情,開口問著。

    “是上次的方元方公子,已經落腳在青云客棧,派人前來傳信!”

    “是他?!”

    何青本來心情甚差,此時倒是心里一動:“也罷,準備三色水禮,我去見見他,三人計長,或許總有些辦法!”

    此人也是靈士,修為卻難以確定,終歸是條路子。

    并且,對方見識廣博,或許能給出點其它意見?

    ……

    青云客棧,小院中。

    一株榕樹形如華蓋,郁郁蔥蔥。

    方元穿著粗麻布衣,在樹蔭中煮茶而飲,自得其樂。

    “先生果是悠閑,讓我好生羨慕啊!”

    水霧繚繞,茶香隱隱,何青頓覺之前煩躁、恐懼……種種負面興趣,都是一掃而空,不由感嘆道。

    此時對方元更加尊重一分,直接口稱先生。

    “些許小技而已……”

    方元抿著香茶,笑而不語。

    實際上,作為夢師,更加注重自己的心靈修行,佐以詩歌、法酒、茶道等等,都是凈化自身念頭的路子。

    坐忘茶道,同樣如是。

    并且,這還是自己師尊的修身養性之法,比起尋常的夢師法門,更加切合大道,非同小可。

    ‘只不過……面前坐著的乃是一個俗人,就不用給他問心靈茶了……’

    方元端起茶盞,眼中精光一閃。

    哪怕在大乾世界中,能直接增長神元的靈物還是非常稀少,雖然自己不懼,但冒然外露,也是一些麻煩。

    ‘當然……普通的問心靈茶,還沒有此等功效,必須與坐忘茶道配合,才能發揮出不遜地品天品靈物的奇效!’

    諸多心緒一閃而過,方元就笑:“公子此來,可是三陽門之事不順?”

    “正是……可憐我家鋪好路子,卻被真人的大弟子楊展堂所阻!”

    何青唉聲嘆氣,將之前的倒霉事說了。

    “原本,此乃你的私事,我不應過問,但之前也算有緣,便為你做一回說客好了!”

    方元處理事情,自有一套自己的標尺。

    靈物不能輕送,但為人傳話,消耗的也只是一點面子而已,并且還有助于熟悉此云州的夢師勢力,自然不可同日而語。

    “啊!多謝先生!”

    何青一震,幾乎要離席下拜。

    “免了,只是緣分而已……”

    方元略微閉目,一絲分神就到了真實夢境中,界盟山之內:“查詢……三陽真人!”

    “叮!此乃本盟成員,為三葉修士,您的權限可以獲得他的聯絡符記!”

    界碑上,立即便有著反饋。

    “三陽真人?”

    “哦,你是本盟哪位同修?”

    動用銘牌聯系之后,一個神念瞬間回應。

    “我名方元,得煉火長老推薦,為新任金陽福地鎮撫使!”

    方元毫不介意用一下煉火長老的虎皮,加入派系,總得有些好處。

    “原來是方元道友,我等日后可是近鄰呢!”

    神念中立即多了些親近之意。

    “是這樣的,有一事……”

    方元將事情說了,對面沉默一陣,旋即道:“既然是道友所托,我便見他一見吧!”

    “善!”

    客棧之內,方元就一擺手,對何青道:“事成矣,你再去求見一次,必能如愿以償!”
特污的小说:你下面都流水了 排列五走势图带连线图 三分彩计划 河北11选5现场开奖 宠物网红靠什么赚钱 双色球第17140期历史同期 澳洲幸运5直播天天计划 圣魔之光石赚钱方法 qq分分彩全天开奖记录 安徽十一选五走遗漏 河南快赢481客户端下载 电信买彩票 宁夏11选5中奖助手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