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逍遙夢路 > 第三百三十五章 黃粱(為書友160628011142743盟主賀!)
    金陽福地內。

    一道陣法升騰,將百畝良田籠罩。

    絲絲縷縷的元氣,甚至化為靈雨,迷蒙落下,滋潤大地。

    此乃方元親手布置的聚靈陣,劃分公私,別人也無話可說。

    當然,實際情形如何,他自己清楚。

    這陣看似聚靈,實際還有封鎖迷困之效,畢竟這百畝準備種黃粱米,必有異常。

    “但也沒關系,有著陣法,這些奴仆誰敢擅闖,我直接殺了,不算不教而誅,誰也說不出話來!”

    方元心里默默想著:“此地,主要是為了收集變異靈種,等到日后有了完全私有的靈地,再嘗試耕種。”

    “對我目前而言,吃黃粱米也足夠了!”

    雖然上交大部分,但只要有著種子,自己還怕沒有資源么?

    “并且,留下的部分,除了種一百畝之外,還可以吃上幾次!正好嘗嘗鮮!”

    方元來到后廚,命其它仆役離開,自己煮了滿滿一鍋黃粱米。

    等到飯成之時,香飄十里,連他都不自覺地抽了抽鼻子。

    “《靈鑒》有云:黃粱者,穗大毛長,谷米俱粗于白粱,而收子少,不耐水旱,極至珍稀。食之香美,逾于諸粱,人號為仙品!實際上,因為帶有夢性,更是夢師最好的食物!”

    他拿起玉碗,盛了滿滿一碗、堆起冒尖的黃粱米飯,夾起一筷送入嘴里。

    “香軟酥糯,口感不錯!”

    實際上,到了他這一步,什么山珍海味沒有吃過?單純的味覺口感早就滿足不得。

    但此時,吞咽著黃粱米飯,一種難以言喻的舒爽感就自腹中升騰而起,甚至一路浸到心里。

    “此米中正平和,善養元氣,自不必多言……”

    方元默默體會著丹田內的暖流,這暖流匯聚一團,絲絲縷縷,宛若溫泉一般撫過全身,最后又形成一股,沿著脊柱大龍直上,突破金關玉鎖,叩問天門,灌入靈山紫府。

    “對神元有益的靈物,當真是少見……最關鍵的還是并非地品天品的孤本,而是可以廣泛種植的,這就更難能可貴了!”

    真實夢境之中,絲絲縷縷的黃光浮現,受此刺激,神元一下高速恢復,吸引冥冥中的偉力下落。

    這黃光居中,與神元還有偉力一合,頓時形成了水銀一般的夢元力,層層積蓄,飛快鋪滿底層。

    “嗯……若是天天都吃黃粱米,我夢元力的恢復速度可以加快三成!”

    方元真靈見著這幕,卻是心里一喜,微微點頭:“更不用說,還有這吞噬一絲夢性的好處了,積少成多,也不可小視啊……大善!”

    當下外面也放開肚皮,一個四脈武宗飯量甚大,直接將滿滿一鍋靈米吃完,這才意猶未盡地摸摸肚皮,準備下田耕作消食。

    等到他離開走遠,神念一動中,還可以見到幾個迫不及待的影子沖進廚房,貪婪地嗅著空氣,甚至在爭搶那口鐵鍋。

    ‘莫非連刷鍋水也要……’

    一念至此,心里頓時囧了一下,不再細看,來到田畝中。

    “嗯……地力甚足,比元武大陸上的靈地都要好了不少!”

    他抓起一把土壤,這土呈玄黑色,顆粒飽滿松軟,泛著亮光,似乎可以攥出油來,并且,在黑土地表層,還凝結著一層白霜。

    這并非水汽凝霜,而是元力具現而得,相當于元晶碎屑了,乃是自己布置的聚靈陣吸引而來。

    “哪怕這種,比起洞天來還是有所不如……”

    哪怕是這人間頂級的福地,與自己在長離洞天中的所見一比,頓時還是搖頭:“哪怕圣人已去,這洞天之中的環境,也不是外界可比。”

    以此時金田福地的土壤肥力,黃粱米也不是不能種,但少收欠收,是必然的,還需要投入大量資源彌補,得不償失。

    “爭取保留性狀不變,尋找出對環境要求低些的異變種來。”

    方元的想法很簡單,這一百畝都是實驗田,必然要種黃粱米,自己再堆砌資源,就是賭它的異變概率。

    若是能誕生高一級的仙種自然更好,誕生不了也不需強求,退而求其次,取其茁壯者,能適應環境就好。

    這些種子有了,等到日后自己再得了私人靈地之后,便可以立即大量種植。

    “甚至,再退一步,就算這黃粱米極難變異,只要有我的種植異能在,保證些收成還是可行,至少不會虧本……”

    他看了看自己的屬性欄,特長種植赫然入目:

    “種植術【五級】——你是種植界超乎想像的宗師!但凡經過你種植的植物,不僅會產生異變與覺醒,本身生長周期更是會視情況而縮短!”

    當下拿起鋤頭,將黃粱稻谷一粒粒種下。

    因為有著秘密,不能假手于人,又必須發揮異能,當然得親力親為。

    一分耕耘,一分收獲,從來都是如此,世界大道,隱藏其中矣。

    ……

    “方元!方元!”

    界盟山中,一座偏殿內部,上次被方元嚇走或者說氣走的李柏咬著牙,看著手上的情報,磨著牙齒:“不過一個半途出家的貨色,僥幸到了虛圣,就敢不將本少爺放在眼里……是!我奈何不得你,但我家根正苗紅,雖然比不過夜家,但也效忠盟內三代,還會被你欺負?”

    當即臉色漲紅,來到里面大殿,啪得一聲就跪了:“爺爺!你可要給孫兒做主啊!”

    “出息!”

    大殿正中,云床上的人影似有些無奈。

    自己家族血脈淡薄,哪怕用盡心思培養羽翼,后輩之中也只有此一人成就,雖然只是一個小小的入夢師,但也算一步登天,脫離凡俗,有著隔代傳人,自己這一支在盟中的地位就穩固了,因此平時多有青眼。

    但現在看來,還是有些難堪大用。

    “爺爺……孫兒乃是按照您的意思,才去追求那夜家姐妹,我家新立,雖然有著爺爺鎮壓,卻沒有多少底蘊,若得了夜家,才是真正扎實根基啊!”

    李柏畢竟不是呆子,眼珠一轉:“此時夜家姐妹卻抬出這方元……孫兒當然不是覬覦美色,只是盟內資源有限,一家起必有一家落,這方元實是個人才,若再被他得了根基,我家地位便岌岌可危啊……”

    “這句……倒有些道理!”

    人影點頭,現出身形,乃是溫文爾雅的中年人模樣,他便是李柏的祖父,界盟四重虛圣——李禽。

    “界靈,給我方元的資料……”

    身在夢界界盟山,又是四葉修士,權限不小,一念之中,就得到了方元的基本資料,比李柏更為詳盡。

    “年不過二十許,就虛圣三重?果然是天才種子!”

    李禽看了幾行,不由微微點頭,仿佛看到了曾經的自己:“新人崛起,盟內老牌派系還沒啥,我們這種根基不穩的,的確要狠狠吐出些利益來……此時已經是金陽福地鎮撫使么?竟然是托了風信子的關系,背后站著煉火長老……”

    “爺爺……那煉火長老何等大能?麾下羽翼無數,天才也是不少,豈會投下多少關注?咱們家也不是掛靠在青木長老名下的么?”

    李柏連忙道。

    “話是如此,但這個風信子與他交往卻是深厚,此人新晉四重,已是煉丹大師,盟內地位一下提升到五葉!”

    李禽不疾不徐地說著,心底也暗生一絲不忿。

    自己當年投入界盟,可謂當牛做馬,奈何終究是一代,披荊斬棘,資源匱乏,好不容易才積累到突破四重虛圣的資源,算是讓自己家族在界盟中扎下根來,饒是如此,依舊不算真正自己人,到現在也不過四葉權限。

    但這風信子,乃是嫡系中嫡系,突破后直接提升權限到五葉,還要壓自己一頭。

    當然,理由對方是煉丹大師,貢獻突出,但實際上誰不清楚,這就是嫡系待遇!

    自己也好,其它后來人也好,哪怕眼紅也只能看著,若有怨言,更多的勘磨立即就會接踵而至。

    還有這方元……

    雖然這人經歷與自己類似,但李禽可絲毫沒有幫扶一把的心思。

    他吃夠了苦頭,心底陰暗想法,自然要見到其它新人也同樣受罪,方才痛快。

    雖然加入這體系,一開始艱難,但現在有了點地位,反而要維護了,不說恩怨,光看這方元短短時間之內,破格提拔到三葉,就極為不順眼。

    于是就道:“但風信子畢竟不是方元,并且此人新晉,也沒有多少勢力,不一定會死挺方元……乖孫你等著,看我給你找回場子!”

    同處一盟之內,互相打殺那是不可能的事,真鬧大了誰也討不了好處。

    但在規則之內,利用體系壓人,這李禽卻算是輕車熟路了,這也是被坑出來的經驗,說多了都是血淚。

    ‘自古官大一級壓死人,哪怕界盟當中比較寬松,但同樣也是如此,要不動聲色間,給些雷霆嘗嘗,太簡單不過了……嘿嘿,新人么,總要過這一關,玉石不打磨,不能成美器,我這就是在栽培你啊!’

    李禽心里暗笑,充滿了某種報復的快意。
特污的小说:你下面都流水了 快乐飞艇开奖图 重庆幸运农场奖金金额 36棋牌安卓免费下载 湖南幸运赛车走势图表 现在卖空气能赚钱吗 辽宁十一选五推荐号 airbnb赚钱真的假的 广东十一选五走势图表 孙悟空初期赚钱方法 白山在线游戏大厅手机下载 双色球最大奖 北京股票配资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