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逍遙夢路 > 第三百三十九章 突破
    “還不滾?”

    方元冷冷喝著。

    “哼!還請大人好自為之,不要誤了盟中大事!”

    周混也知道今日栽了,翻身爬起,一拱手,冷冷說著,轉身就走,眸子陰郁。

    雖然還肩負著探查此人隱秘的任務,但這金田福地都在九九金陽大陣保護之內,對方又再加了些陣法,除非有實力攻破整個福地,否則都是無法,他當然不會自尋死路。

    “大人……”

    蒙田與孟廣見到這一幕,都是呆了。

    哪怕前任鎮撫使,見到此種特使到來,都要客客氣氣,陪個笑臉什么的,怎么輪到這位,便如此大膽?

    “放心……區區一個小卒,翻不起浪花來!”

    方元將文書一甩,不用看都可猜測到上面必然是一個天文數字。

    “嘶……靈糧三萬石,庚金八百斤?”

    蒙田眼尖,瞥了一下,頓時倒抽涼氣:“如此之多?司庫使大人怎么會這樣?”

    此時與孟廣對視一眼,也猜到恐怕乃是因為這位新任鎮撫使的緣故,不由心里發苦。

    “此事……我自會解決,你們下去吧!”

    方元看到了這兩人的搖擺與恐懼,心里不由冷笑,直接揮手,打發離開。

    實際上,要度過這次,十分簡單,哪怕從自己積蓄中支出,都足夠了。

    只是,以私家補公家,得多蠢才能做出來?

    并且,白白露富,只會招來更多的覬覦與壓迫,下次可能就是靈糧三十萬、庚金八千!

    “但……若為了這點小事就去職而走,乃至與盟內翻臉,也是白癡!”

    方元嘆息一聲,不由體會到了這體制的力量。

    官大一級壓死人,并非虛言!

    “面對這種,再是天才,只要沒有根基與靠山,還是要被玩弄于鼓掌之間,于規則內反擊,如同帶著鏈鎖跳舞一般,難于上青天!!!”

    方元摸了摸下巴,眼睛一閉,頓時來到夢界之中。

    “似乎……有些不同!”

    他來到界盟石碑處看了看,又來到外面的公共區域,心里頓時一凜:“來往夢師形色匆匆,各種任務激增十倍,還有各種戰爭儲備物資的漲價……要開戰了么?”

    三軍未動,糧草先行。

    哪怕是夢師,也躲避不了客觀規律。

    從這緊張的氣氛中,方元更是感受到了一股不祥的味道。

    “盟內強制任務,一下增加了這許多?并且都是廝殺為主……”

    方元抿著嘴唇:“幸好……若是再晚一段時間,這十年不應的鎮撫使職位,恐怕打破頭都搶不到啊!”

    有著這職位,能名正言順躲在后方,坐視前線打生打死,哪怕沒有油水,也是千金不換!

    “難怪那司庫使如此加碼,盟中也沒有反對,看來我這幸運兒,也是惹了一些妒忌啊……”

    方元目光一閃,聯系下風信子。

    結果卻被告知正在閉關,心里更是有了底:“情分消耗完了……或者說,對方自以為這情分消耗光了,除非我再表現出價值,否則都是當平常對待!”

    此念一出,整個身影頓時消散。

    外力已經無法可想,唯有憑借自身破局!

    “長老!”

    風信子緩緩起身,來到殿堂中心:“方元來找過我,被我婉拒了!”

    “嗯,這次的補償,已經足夠,不必再投入太多心力!”

    煉火長老神色肅穆:“此子當真走運……這鎮撫使的位子,此時哪怕老夫要運作一個,都十分麻煩!”

    “真的……要開始了么?”

    風信子聽著,卻是身子一顫。

    “嗯……你作為我盟的煉丹大師,任務也不輕,好好努力吧!”

    煉火長老慨然道:“至于這方元,我們已經擋下了高層直接干涉,至于這些暗刀暗劍,能守住,就是他的,守不住,也與我們沒有關系了……”

    “遵命!”

    風信子凜然躬身。

    實際上,想到壓在自己身上的大量煉制靈丹任務,再對比下能躺在后方休閑的某人,饒是他心里都有些嫉妒,別人不忿,自也可以理解了。

    “這一關,可不好過啊,方元你會如何抉擇呢?”

    風信子忽然有些惆悵,大亂將至,哪怕他都有些風中浮萍一般的感覺。

    ……

    金陽福地。

    “外力不可求,便只有以自身之力破局了!”

    靜室之內,方元盤膝而坐,又有了明悟:“看來……我這個鎮撫使平時乃是肥差,戰時就更成了香餑餑,許多人害紅眼病了……大亂將至!或這次長離洞天是導火索?”

    雖是一葉,但觀之則見秋!

    “越是如此,越不能遂了他們的心意,雖然這界盟不怎么樣,但總能得到羽翼庇護,還有獲得好處……”

    “是時候突破境界了!”

    這林林種種,都令他驀然下了決心!

    真實夢境之內。

    銀白色的夢元力洶涌澎湃,來回蕩漾,深沉厚重,帶著令人安心的感覺。

    在徹底驅除天邪力之后,整個真實夢境就仿佛脫去了一層枷鎖般,開始了新一輪的擴張。

    “總有一日,此地會變成真正的洞天,乃至世界!”

    方元眸子里閃爍著毫不掩飾的野心,又看向八門劍陣。

    四道劍柱沖天而起,火之熾烈、水之幽寒、雷之堂皇……各種氣象爭鋒,三柄神劍外放光芒,當中又夾雜著風之輕靈。

    只是在綠色的劍柱中,一抹輕盈的碧鋒還差最后一絲,不能徹底凝聚。

    這實際上,都是方元刻意為之。

    “晉升吧!”

    此時心念一動,在八門劍陣核心,之前幾次危機都沒有動用,當作最后底牌的一團青色鴻華,頓時開始逸散。

    此乃世界本源之力,水之界中以天功換得,對夢師修行大有助益。

    甚至,這份額足夠一舉將他推上四重虛圣,卻硬是被截留下來。

    畢竟,若天邪力的暗手不能解決,如此晉升,終究不是圓滿,還會有著隱患,現在卻無所畏懼了。

    嗡嗡!

    大量青色鴻華匯聚,綠色劍柱當中,輕盈的巽風之劍瞬間凝實,表面閃爍著數個碧綠色符文,組成了古樸的紋路。

    風之劍!凝聚!

    轟隆!

    霎時間,四道劍柱的光芒筆直沖天而起!

    紅、藍、紫、綠……各自代表著烈焰、寒冰、雷霆、狂風的力量,形成了一個穩定的核心,不斷向外擴張。

    整個真實夢境一震,似開天辟地一般,清氣上升,濁氣下降,整個空間驀然擴大了一倍!

    “水、火、風、雷……四象終于湊齊了!”

    方元見此,神情中也是充滿著喜悅:“雖然還比不上最為本質的地、火、風、水,但此等創世滅世之力,反而不是現在的我能夠掌握,這時純粹以四象合力,卻是剛剛好,適合自己的,才是最好的!”

    此時,屬性欄赫然一變:

    “姓名:方元

    精:48

    氣:48

    神:60

    職業:夢兵師

    修為:虛圣(四重)、武宗(五脈)

    技能:巨鷹鐵身功【六層(1%)】、百毒煉金身【一煉】、八門劍陣【五劍(1%)】

    專長:醫術【三級】、種植術【五級】”

    “終于……虛圣四重了!”

    方元長出口氣。

    四重虛圣,能夠點化靈性,并且哪怕在界盟中,也是絕對的中堅力量,有著不小的話語權。

    這次明面上來找麻煩的李禽、乃至云州司庫使,實際上也是如此境界。

    單論戰力,自己已經拉平,甚至猶有過之!

    “啟靈!”

    此時神元引動虛空,立即就有一種偉力下降,仿佛天賦神通一般,瞬間理解了新的權柄。

    方元手指一點,離火之劍上便有一道虛影浮現,朦朦朧朧,濃縮一團,帶著點疑惑、好奇的情緒:“主人?”

    “智力上,只相當于**歲的幼童么?”

    方元沉吟了下,再次揮手,其余三柄靈劍上,頓時也傳來智慧的波動。

    “四重虛圣的點化靈性之法,只能單個為之,并且十分有限……當然,劍靈有著這個程度,已經足夠了!等到日后修為提升,靈性智慧自然也會與日俱增,到了七重虛圣之境,大概就能化為火劍童子、水劍童子什么的……”

    實際上,作為劍靈,也不需要太高的智慧,能幫著殺敵就夠了!

    “大成的四象劍陣,也不知要拿哪個來祭旗?”

    手持利器,殺心自起。

    方元冷笑一聲,看向劍陣。

    四象之劍形成穩固結構,而在西方,又有一柄玄黑之劍凝聚,絲絲縷縷的氣息散開,與大陣相合,仿佛黏合劑一般,協調著諸多靈劍。

    “此乃澤劍,主外柔內剛,上下相合,作為陣眼最為合適,能最大程度地發揮其余四劍的力量……”

    外四象之劍凝聚,接下來便是內四合。

    天地山澤,水火風雷!

    “師尊最巔峰之時,應當已經凝聚天劍,為八重虛圣……”

    方元深刻知曉這八門劍陣的威能,對于仇敵的忌憚更上升一層:“與武道一樣,七重虛圣之后,便有著突破顯圣的可能,當時的師尊,堪稱顯圣之下無敵手,奈何終究不是圣人!”

    “八門劍陣,九重虛圣……大道有缺么?”

    他忽然明白了師父的堅持,還有某種缺憾,心里就是一凜。
特污的小说:你下面都流水了 睡梦中还能赚钱的说说 极速11选5官网计划软件下载 学啥子赚钱 自己繁育狗狗 赚钱吗 足彩微信 中国体彩中心 山西十一选五最大遗漏 大神app官网 分分彩计划软件手机版 北京赛车pk10计划群 2013年好股票推荐 购买彩票双色球有什么技巧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