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逍遙夢路 > 第三百五十七章 接戰
    平原之上,兩支大夏的隊伍成功會師。

    “我是夏王任命的元!按照曦的命令,我是北方戰區的統帥!”

    方元舉著骨牌,裝模作樣地道。

    “我是北方軍團的首領——瞳!我愿服從于您,封君元!”

    一名彪悍的先民直接下拜,帶著身后的一千五百人行禮:“我們之前遭遇了胡勒部的偷襲,就只剩下這些人了!”

    實際上,之所以能這么快地融合與奪權,完全是因為,這個瞳,赫然也是界盟的夢師!

    當然,品階就十分低了,才剛剛踏入虛圣的樣子,又打了敗仗,在方元面前自然沒有絲毫脾氣。

    “整個北方軍團,就剩這點人了么?”

    方元眉頭一皺。

    暗地里傳音問著消息:‘胡勒部中,可有厲害人物?’

    ‘啟稟大人,對面的胡勒部整個南下,控弦之士恐怕上萬,這還不算它后面的族人……當然,對于我們而言,普通人再多也是無用,但它的薩滿團也十分厲害,暗地里還有妖族高手相助!’

    瞳略帶一絲討好地說著:“恐怕必須出動大軍,再調大量高手前來,才能壓下叛亂!”

    “不用了!傳我命令,立即開赴前線,準備平亂……不!等一等,先準備防御吧!”

    “你是說?”

    瞳一驚:“胡勒部的人竟然如此大膽,直接追入腹地來了?”

    “除此之外,還有什么解釋么?你的人斗志已失,先退到后面整訓吧!”

    方元立即發下命令,幾乎在一千兵列陣好的同時,一道黑線就在地平面上浮現,化為千余騎兵,怪叫著,仿佛潮水一般涌來。

    “該死!銜尾追擊!”

    瞳見著這幕,立即咬了咬牙齒。

    很顯然,若是他之前的殘兵敗將,被這千余騎一沖,立即就要全軍覆沒!

    哪怕是方元自己整訓出來的軍隊,見到一千騎兵洶涌而來,也是騷動連連。

    “古代的重騎兵集群沖鋒,平原上幾乎是神擋殺神,佛擋殺佛……當然,現在這些人,還遠遠算不上騎兵,最多是騎馬的步兵!”

    方元只是一眼,就辨認出了不同。

    此時還沒有馬鞍、馬蹄鐵之類的發明,所謂的騎術相當野蠻,完全靠著大腿的夾力,能在馬上射箭戰斗的,都是牧民中一等一的勇士。

    在這一千人當中,或許還不足五十個!

    “并且……身上也沒有甲,馬匹也沒有絲毫防護!”

    方元很清楚,這樣的騎兵,如果敢沖鋒,只要略微撞上抗拒之物,說不定就會好像雞蛋一樣碎掉,因此根本不顧,直接喝著:“準備迎戰!”

    “御!”

    薇大喊著命令。

    “御!”

    方山之兵軍紀森嚴,看到五夫長、十夫長等人沒有退,新兵的騷動很快平靜下來,握緊了手上的武器。

    果然,這一千騎見陣形不動,反而主動在數里之外停下,開始下馬抽出武器,準備戰斗。

    雖然兩邊人數相當,但他們一路騎馬而來,體力保持充沛,自然有著很大的贏面。

    不僅如此,一隊百余人的騎兵就呼嘯著,脫離大部隊,向陣列處沖來。

    咻咻!

    頭十幾人,一邊策馬,一邊左手持弓,右手持箭,一下拉成滿月,猛地一松。

    十幾支長箭飛射,方元陣中的幾個倒霉蛋頓時中箭,倒地哀嚎起來。

    “真正能騎射的,只有十幾人么?此必是敵人騎兵中的精華了!”

    方元見此,冷哼一聲,直接一招手,拿起自己的大弓。

    他的弓是在陽城買的,弓身修長,帶著韌性的光澤,箭頭用精鐵打造,尾巴乃是雁翎,怎么看都比對面的好上十倍百倍不止。

    這時只聽馬作的盧飛快,弓如霹靂弦驚!

    炸雷一般的悶響中,弓弦不斷顫動,對面的騎士卻是不斷從馬上跌落下來,竟然是箭無虛發!

    一連被射死九個之后,這支騎兵頓時呼嘯著,饒過前陣,一哄而散,歸于后方的大部隊之中。

    “大人箭術高明!”

    瞳看著這一幕,直接撫掌道:“剛才這一波,起碼射死了他們幾個頭人!”

    “不必說沒用的了,出戰!”

    方元舉起長劍,直接下了命令:“還有你,帶著還敢戰的勇士到前線去!”

    這個瞳哪怕再不堪,也是個夢師,放在普通軍隊中起碼也是百人敵、千人敵那一類的。

    “諾!”

    瞳咆哮著,舉起手里的武器,與一伙人沖到了前線。

    “殺!”

    兩個軍陣不斷靠攏,忽然間,對面就傳來大量凄厲的嚎叫。

    騰騰!

    煙塵四起,地面轟鳴!

    數百匹大馬一下脫了韁繩束縛,又被狠狠抽了幾鞭子,在頭馬的帶領下,直接向軍陣沖來,宛若洪流一般,簡直勢不可擋!

    “好!”

    方元見此,不由撫掌一贊。

    此時馬匹無法防護,騎兵沖擊多有折損,但索性拿戰馬直接沖陣,只要能擊破這陣形,立即就可以獲得勝利。

    這就與歷史上田單的火牛陣、還有南方的象兵陣,有著異曲同工之妙!

    “可惜……畫虎不成反類犬!”

    方元一揮手:“讓噴火兵上!”

    “諾!”

    一百人上前,手里持著木管,這時按動機括,大量的火焰就噴射而出。

    希臘火!流動之火!古拜占庭人的秘藏兇器,第一次展現了這個世界的戰陣前!

    “律律!”

    大量的駿馬嘶啼著,一下散亂。

    火光、巨響、還有焚燒,這些都是令馬匹不安的因素。

    更不用說,此時的戰馬,遠遠沒有后世那么成熟,能經歷嚴厲的馴化,做到泰山崩于前而巍然不動。

    此時受到驚訝,沒有一匹敢繼續朝著火焰沖鋒的,大部分繞陣而逃,還有小部分竟然直接折返,沖到了胡勒部的陣前。

    “殺了它們!”

    胡勒部的人不是傻子,立即下了殺手。

    弓箭、銅劍、長戈……各種兵器一起往馬群身上招呼而去。

    奈何此時已經受過一次驚嚇的馬匹早就徹底失去了理智,瘋狂地向前沖著,帶著巨大的動能與慣性,立即造成了一片狼藉,血肉飛濺,也不知道是馬的,還是人的。

    “沖鋒!”

    方元見此,當然不會放過這個大好良機,命令大軍沖鋒,火器百人隊直接拿著木管,見人噴火,所向披靡。

    “殺!”

    軍隊之中,五人十人為一個個單位,兇狠地剿殺著。

    與這相比,對面的胡勒部卻是一盤散沙,幾乎完全憑借著一時血勇戰斗,頓時高下立判。

    ‘到底還是野蠻時代,崇尚個人勇武,但沒用的……成建制的大時代已經到來了,不追趕上潮流,就只能被無情地拋棄!’

    方元默默嘆息一聲,握緊了手里的鐵劍,大步上前。

    追兵大部潰敗,就到了他登場的時間了。

    “死!”

    對面,幾個薩滿咆哮著,搖動起手里的血紅色法鼓。

    一陣腥風撲面,從倒地的尸體當中,血水匯聚,立即形成了幾頭怪物,橫沖直撞。

    “殺!”

    方元漫步上前,長劍幾挑,眉宇之間,更是有著赤火一般的光芒閃爍。

    嗚嗚!

    這幾頭血獸頃刻間潰散,化為黑血,他腳步不停,來到薩滿身前。

    “保護薩滿!”

    幾個胡勒族人大喊,在方元的長劍之下身體斷為兩截。

    “牧主會為我們報仇的!”

    兩個撒滿看起來還十分年輕,用一種怨毒的目光望著方元,似乎恨不得咬下他一塊肉來。

    “敵之英雄,我之仇寇!”

    方元也沒有矯情,直接一劍一個,送他們形神俱滅。

    “薩滿死了!”

    見到這一幕,還在頑強抵抗的胡勒部族人,立即崩潰了,互相爭搶著馬匹,開始向后方逃竄。

    “不必追了!!”

    方元見此,立即下了命令:“打掃戰場,開始扎營,修筑防事,準備大戰吧!”

    “大人?!您的意思是?”

    瞳來到方元身邊,身上沾滿了鮮血,臉上卻充斥著一種快意。

    “先鋒都到了這里,主力兩日之內必至!”

    方元緩緩搖頭:“他們若知道我們只有幾千人,你說會怎么樣?”

    “當然是將我們這點最后的實力撲滅,從此大夏之北任憑馳騁,再直撲陽城!”

    瞳畢竟不是這個世界的人,戰略眼光有著高度,不暇思索地說著,旋即自己就倒吸了一口涼氣。

    “因此……我就準備在這里迎戰了!”

    方元大大咧咧地道:“至少還能掌握點主動權,多挖點溝,多儲備點糧肉,加高點土墻……”

    “一千對一萬?”

    瞳十分無語,翻了個白眼:“你有信心?”

    “不!是兩千五對九千!”

    方元糾正了他的錯誤:“莫非你覺得自己還能跑掉?”

    “哈哈!好,屬下就陪大人賭這一把!”

    若是尋常統帥,自然不可能一句話就讓剛剛見面的下屬赴死,哪怕人格魅力全開都不行!

    但瞳不是一般人!作為夢師,哪怕全軍覆沒,他都有脫身的希望。

    甚至,在這個世界死了,也大不了認輸出局,因此也就不算什么。

    兩日后。

    近萬騎兵黑壓壓一片,趕到戰場,看到的便是一個小小的土城,還有周圍縱橫遍布的壕溝。

    手機用戶請訪問:ne
特污的小说:你下面都流水了 17年130期福彩开奖结果 搅拌泵送一体机赚钱吗 独立董事怎么赚钱 宁夏十一选五走势图带连线 12月20号股票推荐 2017124福彩中奖号码 什么手游能赚钱提现金 分分彩开奖结果 老11选5定胆技巧 起点签约了怎么赚钱 幸运农场开奖结果走势图 325棋牌官方正式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