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逍遙夢路 > 第四百五十六章 結束
    站在核心區的通天大廈之頂,通過半透明的玻璃,整個慧明市就盡收眼底。

    趙大牛伸出右手,仿佛想抓住什么,又是無奈搖頭:“哪怕是這樣的城市,我也不想它毀滅啊!”

    “趙先生!”

    李如龍拄著一根拐杖,不知道何時來到他身后,一起觀看著這美景。

    “接下來,是我們兩個的私人會談,沒有任何竊聽與記錄!”

    李老頭笑呵呵說著,一頓拐杖。

    當!

    拐杖頂端裂開,浮現出一塊小巧的金屬箔片。

    “最先進的三代干擾箔,號稱連修煉者的神識也無法突破……”趙大牛眼睛一縮,有些緊張,又有些期待:“老先生想說什么事?”

    “老朽知道,你代表國家的意志而來,但我們五老會還是無能為力啊……”

    李老頭眼睛里面閃過一絲深沉的悲哀:“我們這幾個老骨頭,只是后面推出來的人選,真正的操縱者,還是隱修會。”

    “那你知道,隱修會在準備著什么么?”

    趙大牛再也忍耐不住,幾乎是咆哮著嘶吼:“這是對人類的犯罪,如果這個世界因此毀滅,你們都是罪魁禍首!”

    “不……不會的。只是一顆彗星而已。”

    李老頭面色有些蒼白,但還是維持著站立姿勢:“并且,落點也是在海洋最深處。”

    “是啊,一顆直徑超過十公里的‘彗星’,一旦砸落地面,恐怕隕石坑都有數百里,由此引發的大地震與海嘯,還有天災,足以毀滅大半個地星的生態,這就是你們的計劃……”

    趙大牛嗤笑一聲,毫不客氣地道。

    “我們也知道這是賭博,但沒有辦法……”

    李如龍雙目有些失神,喃喃著:“幾乎所有的高階異能與修煉者,都支持這個計劃,在末世中,他們才是人上人,就連我們這些老家伙,也有很多指望著靈氣濃度再次暴增,開啟修煉之途,又或者從隱修會哪里得到延壽靈丹的賞賜。”

    “所以,你們就拿全人類的未來去賭?”

    趙大牛的眼睛一下紅了。

    哪怕大力宣傳修煉方法,此時人類中的超凡者比例,依舊只有20不到,雖然跟以前相比已經是驚世駭俗,但為此就要犧牲其余的八成人口,無論怎么樣都稱得上一句喪心病狂了。

    “事到如今,我們也唯有祈禱了,不是么?”

    李老頭深深嘆了口氣,那種疲憊的姿態,令趙大牛不知道該說些什么。

    ……

    第二天,車隊就離開了慧明市。

    “局座,任務失敗了,慧明市也明確拒絕了合作的要求!”

    在車廂中,趙大牛打開通訊器,向已經是老頭模樣的西門劍匯報。

    “唉……”

    見此,屏幕中西門劍頓時搖了搖頭:“都是一群人奸!為了可能的利益,連地星都不顧了。”

    有著方元的協助,再加上十年的調查,他們當然也清楚了隱修會的計劃。

    可惜,事已至此,已經是難以挽回,不由黯然神傷。

    “不過……只要堅持下去,就總有希望,我覺得五老會中的李如龍,就尚有些良知,昨天還暗示我,會給我們提供一定的資料與協助。”

    趙大牛接著匯報道。

    “嘿嘿……”

    西門劍畢竟人老成精,聞言只是不屑一笑:“世家故伎,兩頭下注罷了……不過能提供有限幫助,總比一無所有要好。”

    他嘆息一聲,身形看起來更加佝僂:“我們的同志,已經越來越少了。”

    末世各地交通斷絕,地方主義崛起是必然之事。

    而隱修會趁機發展,大批高階異能與修煉者奪權,占山為王,也是無可奈何。

    要不是距離獸潮沖擊只過去了十年,恐怕連幾個戰略核基地都要落入人手,那可就真正是回天乏術了。

    “慧明市已經訪問完畢,接下來我還要去拜訪音多市、古城市……希望能有個好結果,我們的時間,真的不多了啊……”

    趙大牛嘆息一聲:“如果博士在的話,就好了。”

    在他心里,一直有些愧疚,認為如果不是當初西門劍請托,讓方元調查世界陣法之事,就不會遭到針對圍殺,從此下落不明。

    “你放心,方元博士一定沒有事的!在這十年間,不是也通過各種渠道,與我們聯系過么?”

    西門劍眼中仿佛閃過火焰:“如果沒有他提供的各種資料,我們也不能得到如今的成果,要對博士有信心!”

    “是啊……”

    趙大牛喟然一嘆。

    忽然間,他眼珠暴瞪,身上霎時間化為一層石質皮膚。

    轟隆!

    下一剎那,巨大的爆炸浮現,數個導彈帶著長長的焰尾,直接轟入車隊當中,掀起明亮的火焰。

    “有人襲擊!”

    車隊里面的幸存者立即拔槍尋找掩體反擊,更有的人直接飛出法器,或者開啟異能。

    “你們是誰?”

    趙大牛咆哮著,從火焰中走出,猛地沖拳,兩個化身野獸的異能襲擊者就倒飛出去,一身骨頭也不知道斷了多少。

    “好!不愧是巖人鐵牛!三階的異能者!”

    一個黑衣人鼓掌出列,眼眸中帶著狠色:“可惜……你活不過今天了!”

    “你們是……隱修會的人?”

    趙大牛心念電轉,立即明白了一切。

    “正是……”

    這黑衣人根本沒有蒙面,臉色蒼白而陰騭,十分囂張:“李家也會在今天被滅門,我們隱修會,不需要搖擺不定者!”

    “你們,這是叛國!叛人類!叛世界!”

    趙大牛氣得渾身發抖。

    他怎么也想象不到,世界上竟然有著這樣的人!

    “背叛世界?呵呵……”

    黑衣人冷笑了下:“我憑借自身努力爬到今天,關世界什么事?修煉之道,一旦煉神,就可延年益壽,為人上之人,又有幾個甘愿再回復平凡?”

    “我要這世界……人人如龍!擁有自身修煉超凡的道路,而不愿恢復之前一潭死水的模樣……我們才是……正道!”

    嗤嗤!

    他說話之時,身上就有著一股‘正氣’,忽然手一抓,五道烏光就呼嘯而出。

    “碎巖擊!”

    趙大牛咆哮著,一拳沖出,哪怕機槍掃在他身上,也只能濺起點點火花。

    下一剎那,烏光落在他身上,帶起大片血液。

    “嗚……”

    趙大牛面色一怔,看著身上的血洞,一下跪倒在地。

    “到現在還依靠異能,老家伙你過時啦!”

    黑衣人漫步上前,五道烏光化為黑色的小刀,在他的手中來回游動,宛若小魚。

    “如今的年代,異能與法術齊修才是王道,吃老本的時代,早已過去了!”

    他居高臨下,聲音中帶著傲意:“記住了……殺你的人,是隱修會封寒!”

    “這種事……我早就知道了啊!”

    趙大牛吐著血,忽然咆哮著,從腰間抽出一柄巨大的槍械:“死!”

    蓬!

    槍火飛舞。

    一枚子彈沖出,在半空中一閃即逝,猛地穿過了封寒的頭顱。

    啪!

    血液腦漿奔涌,他的腦袋立即仿佛一顆大西瓜般炸裂開來,一塊龜甲掉落在地,中間浮現出一個孔洞。

    這個天才,居然一句話都沒來得及說,就這么死了。

    剛才這一幕,只有極少人才看清楚發生了什么事,就在子彈臨身的一瞬間,封寒早已呼喚出龜殼法器,嚴陣以待。

    但沒有絲毫作用,子彈落在龜甲上,浮現出一層石質,頓時穿破防御,取走了封寒的性命。

    “嘿嘿!”

    趙大牛吹了吹火槍口,又咳嗽了下:“最新一代的禁魔手槍,能殺一個,已經夠本了!”

    還有一句,他沒有說。這種手槍雖然研發出來,但用料珍惜,不能大規模制造,射程又短,最關鍵的是,只有一發子彈,根本就是拿來最后拼命的手段。

    一旦用掉,就再也沒有了。

    “殺了他!”

    首領死亡,殺手們一陣慌亂,但旋即聯絡符亮起,傳來了新的指示。

    對這等組織勢力而言,死了一個小頭目根本不算什么,立即替換就是了。

    “英姿……抱歉了……”

    看著緩緩圍上來的殺手,趙大牛痛苦地閉上了眼睛,右手摸著胸前的一個金屬相框。

    “嘖嘖!”

    但時間過去良久,預料中的劇痛并沒有傳來,反而還有一個熟悉的笑聲。

    趙大牛疑惑地張開了眼睛,旋即滿臉呆滯,似不可置信地揉了揉眼:“真……真的是你!”

    “是我!”

    方元笑嘻嘻地站在他面前:“大牛啊……都過了這么多年,你怎么還跟以前一樣倒霉啊?”

    “方……方元!”

    趙大牛結結巴巴地叫著,看到方元還是那副二十來歲的模樣,不由狂喜:“你終于回來了!”

    “是啊,在兩個大洲,還有深海中偷偷摸摸地做事,總算完成了!”

    方元感慨地說了一句,又看了看旁邊。

    一個長著黑白翅膀的少女,面無表情地出手,已經將圍攻者盡數滅殺,一個都沒有留下。

    “這是……魔神兵!”

    趙大牛艱難地吞了一口口水:“果然傳聞是真的,你現在能操縱她了?”

    “只是合作而已!”

    方元笑著轉移話題:“這次回來,也是時候解決一切了。”
特污的小说:你下面都流水了 广西十一选五网站 北京pk10对刷违规吗 双色球在线模拟现场摇奖 银河棋牌下载手机版 体彩官方微信 广东快中彩玩法 辽宁11选5前三组选走 养车容易赚钱难伴奏 中间人赚钱违法不 投注站联盟 凤凰广东11选5平台 足球14场第17148期奖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