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逍遙夢路 > 第五百三十七章 冥界(為 書友37028盟主賀!)
    “事后……貧僧也請過幾位卦仙占卜,都說方施主兇多吉少……又等了三年,這才認定死訊!”

    戒色和尚分辨說著。

    “占卜……”

    方元撇撇嘴,像他這樣的封靈之體,四個詛咒都在身上了,還不是大兇,什么是大兇?

    那些算卦的,即使有著高人,能算出他的命運才是見鬼。

    更不用說,封印了第四個詛咒之后,他也有了‘聽名即感’的能力,也就是說,在一定區域內,只要有人提及被他詛咒的單詞或連句,他就會立即獲得信息,甚至是當時的片段!并且施加詛咒!

    這種能力,已經與神祗無異!

    如果他愿意,隨時都可以讓自己的名字成為新的詛咒,將某些人坑死。

    “怪異級別的詛咒,對應的都是不得了的能力啊……”

    方元略微閉目,神識之中,一幕幕場景就浮現出來。

    那是在一個陰森的大院當中,澹臺鬼鏡與澹臺絕心俱在,形容枯槁:“這次二十年輪回詛咒再臨,如果沒有澹臺滅明的話,我們很難繼續支撐下去……”

    片段至此戛然而止,除非他想釋放詛咒過去,否則就得不到更多信息了。

    ‘詛咒的力量……真是太過強大了,扭曲時空,探索靈魂,資訊操作,還有這種感知……簡直就是傳說中神祗的一部分……’

    方元心里默默感慨著,表面上卻是問:“也就是說,五年前的探險,陳家兄妹都死了?”

    “是的!”

    戒色和尚凝重點頭:“從靈媒師那里,貧僧已經得到了確切的死訊。”

    方元點點頭,沒有多說什么。

    實話說,一個怪異級別的詛咒,居然還有三個人,超過一半的生存率,已經很不得了了。

    當然,他估計若不是自己很快就找到了詛咒根源并封印,澹臺鬼護與戒色和尚也支撐不了多久。

    ……

    “照你這么說來,澹臺家的二十年輪回,又到了收割之時?”

    了解完前因后果之后,方元看向戒色和尚。

    “的確如此!”戒色和尚雙手合十:“并且……這次的詛咒似乎十分兇險,連澹臺鬼護也不得不主動前往冥界,更有著預言,一旦澹臺家的血裔斷絕,真正的恐怖就會降臨于世界!”

    “雖然明知道神棍說的不可信,但既然如此,我還是往冥界走一遭吧!”

    方元撫摸了下自己的胸口。

    那種隱約的血脈之力,卻是越發激蕩起來,帶著興奮之意。

    ‘果然……又到了新的二十年輪回收割之時!’

    他瞳孔中閃過精芒:“二十年前,我離家出走,此時的澹臺家,又變成什么模樣了呢?”

    反正方元知曉,此時的自己,很強!非常強!完全超越了世界的界限。

    饒是如此,對于能否解決那扇青銅門,以及真正的根源,他也是沒有底。

    “戒色和尚……你帶馬小玲離開!”

    方元偏著頭想了想:“我立即進入冥界!”

    所謂的冥界,實際上就是現實世界的內核,匯聚一切黑暗的里世界所在!

    雖然對于很多人來說,要進入冥界難比登天,不過對于方元而言,有著時空能力的他,簡直是易如反掌之事。

    并且,從這邊進入,說不定路程還更近一點。

    “阿彌陀佛!請施主放心!”

    戒色和尚連連點頭。

    “不要!”

    聽到這個理由,馬小玲卻是連連搖頭:“我要跟你一起去!”

    “乖!聽話!”

    方元眼眸中閃過紅光,馬小玲的神色立即變得有些木然。

    哪怕她勤奮修習,此時已經是精英驅鬼人,但在方元面前,還是根本不夠看的。

    “施主此舉,雖然出自一片好意,但也未免太過……”

    戒色和尚連連搖頭,一副不勝唏噓之色。

    “和尚,奉勸你一句,你也不必去冥界了,金山寺的傳承,不能在這一代斷絕啊……”

    方元微微一笑,不再理會馬小玲,而是看向戒色和尚:“另外……不是頂級的驅鬼人,就不要去冥界添亂了,你們在陽世,等著我的好消息就足夠!”

    此時的他,卻是在瘋狂算計著手上的實力。

    “三個怪異級別的詛咒……已經足夠了!”

    當初,哪怕僵斃之鬼,全力釋放之下,也能與門之詛咒有來有往幾個回合,為他拖延時間。

    而此時,三頭怪異級別詛咒的合力,完全有實力能硬抗門之詛咒,只要有了這個基礎,接下來不論做什么都方便了許多。

    “只要能真正觸碰到紫晶,我就敢施加封印……”

    方元默默沉吟起來:“當然……如果那紫晶,真的是一切之根源的話,那個最終詛咒,就不是我推測的‘無因’類型,因為還有著根源存在!”

    “阿彌陀佛!”

    戒色和尚當然不知道方元心底里的想法,但聽到他這么不客氣的說話,居然也只是露出苦笑:“那貧僧就將馬女士送回,再等著方施主的好消息了!”

    雖然他自認實力不差,但幾次跟方元聯手,查探鬼怪與詛咒之后,心里的那點自尊與自傲早已丟到爪哇國去了,知道此時的方元趕他離開,還真是為了他好。

    “可以了!”

    望著戒色和尚帶著馬小玲離開的背影,方元望著封***,又陷入沉默,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那扇冥界之門,實際上一開始是存在于現實世界中的!并且……就在封***當中!”

    按照記憶,他直接來到了村子里的某個廣場所在。

    “當初……澹臺莫邪打破承諾,以人身進入冥界,引發天地大亂,詛咒現世之后……冥界之門就被徹底改變,沒入冥界深處,消失不見……與此同時,還給澹臺家的血裔附加了一個詛咒!”

    他在廣場上隨意走動著,眼睛中浮現出金芒:“當初的門既然是從這里消失……那由此地進入冥界,也是事半功倍,甚至有可能直接發現那扇門的線索!”

    這個封***,顯然就是冥界與表世界的一個連接點,空間薄弱之處,否則的話,當初的冥界之門,也不會矗立在這里。

    此時,方元就準備由這里抄近路,看看還能不能趕上那最后之戰!

    “左右不過是墮入空間罷了……厲害點的鬼魂,都有著此種能力!并且,詛咒現世,天地異變,冥界也是變得更好進出了。”

    方元頭發化為銀白色,周圍的虛空波動隱隱,恍惚間,一個個蟲洞浮現,開始腐蝕著一切。

    諸多蟲洞互相融合,又化為了巨大的光幕,將周圍籠罩。

    旋即,方元曾經感覺過的冥界氣息,驀然降臨!

    ……

    冥界。

    某處黝黑的山谷中,一座古色古香的宅院默默矗立。

    周圍,三三兩兩的黑色花朵默默綻放,生長得奇形怪狀,卻帶著一種獨特的曇香。

    在院子之外,一道散發著瑩瑩光芒的河流靜靜淌過。

    若是靠近些看,就會發現河流當中,那一個個發光的,赫然是穿著白衣的靈體!

    他們面色木然,數目何止億萬?在冥河之水中隨波逐流,這種情形,簡直令人不自覺的就要窒息。

    “二十年,又要到了!”

    宅院之內,澹臺鬼鏡拄著黑色的拐杖,嘆息說著。

    此時的他,簡直就好像一具骨架,只有一層死皮包裹在骷髏上,白色的發須飄落,唯有眼睛中似燃燒著火焰:“澹臺絕裂,失敗了么?”

    “是的……從族內的本命燈來看,他的魂火已經徹底熄滅,應當已經死了!”

    澹臺絕心腰間配著匕首,輕輕說道。

    此時,澹臺家的族老成員不斷萎縮,只剩下區區七八個了。

    甚至,他們每一個人的狀態也很不對。

    “冥界……死靈之居所!”

    澹臺鬼鏡露出一聲苦笑:“也罷……就讓一切到來吧!”

    周圍的族老也是神色木然,身上都帶著腐臭與死斑,似乎絲毫沒有將門之詛咒當回事了。

    “父親大人……我們還是有機會的,突出冥界,重返陽世的機會!”

    澹臺絕心咬了咬牙。

    他深刻知曉冥界意味著什么?

    劇毒的河水,陰冷的空氣,各種奇奇怪怪的植物,還有無處不在的鬼魂!這對于活人而言,完全就是個煉獄!

    若不是澹臺家的血脈足夠頑強,又拼命從周圍獲得了一點食物與清水補給的話,恐怕整個澹臺家都要垮掉。

    饒是如此,二十年居住下來,也令他們的體質發生變化,此時甚至都不認為自己還能算活人了。

    “找到出路?”

    澹臺鬼鏡咳嗽了下,聲音也變得沙啞起來:“沒有用了……我通過‘鏡子’,看到了一點點未來,這次的輪回清算,必然會十分之恐怖,我們這些人,或許一個都逃不掉!”

    “二十年的輪回清算……”

    諸人不由沉默。

    在冥界當中,必須經過工序消毒的食物與水源還不算什么,真正可怕的,還是那個門之詛咒!

    當初,澹臺家損失最慘烈的時刻,也就是剛剛墜入冥界的那幾日而已!

    而此時,又是二十年匆匆過去。

    真正的恐怖,即將來臨!

    “報!族長,各位族老!”

    這時候,一名澹臺家族人匆匆來報:“外面……發現驅鬼人蹤跡!”
特污的小说:你下面都流水了 虎牙直播赚钱来源 000293股票行情 星露谷物语 猪车赚钱 大乐透预测最准确的计算公式 山西十一选五开奖走势图 开心棋牌老版本 南安福利彩票赚钱吗 上海时时乐走势图2oo期 星空棋牌舟山清墩 3d独胆组六 河北十一选五走势图下载 怎么看股票涨跌几个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