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逍遙夢路 > 第五百五十二章 東夷(感謝書友37028的打賞!)
    “這就是普通人的實力?”

    密林之中,劍若驚鴻,人若游龍。

    方元隨手幾點,數道血花就飚飛而起,卻沒一滴濺落在他身上。

    蒙括雖然沒有發現此種變化,卻也覺得這個猛士當真萬夫莫當,又游刃有余。

    噗!

    方元將長劍從最后一個站著的東夷人咽喉里抽出,避開飛濺的血花:“倒是與夏時并無不同,反而多了些技巧!”

    他在尸體衣衫上擦了擦長劍,抬步便走。

    “壯士!這位壯士且慢!”

    蒙括一個激靈地跳起。

    “怎么?你有話說?”

    方元似笑非笑地盯著蒙括,手上的鐵劍似暗蘊鋒芒。

    蒙括雙手疊于胸前,掌心內向,深深一揖:“蒙這位壯士相救,感激不盡,還請留下大名!”

    “我么?叫做介!”

    方元笑了笑:“你也不用報答我的救命之恩什么的,這柄劍就當報酬吧!”

    哪怕在說話同時,他也是腳步不停。

    “等一等!”

    蒙括大步追上,落后方元一步:“壯士要去哪里?那可不是我們大商軍營方向……”

    “誰說我要回軍營了?”

    方元隨口回答:“此次征伐既敗,當然是先回去再說!”

    “我軍未敗!”

    誰料一聽到這個,蒙括就幾乎跳起,大聲說著:“此次我南征之軍,有戰車百乘,區區小錯,算得了什么?”

    他看向方元,目中帶著毫不掩飾的炙熱:“介!你有著屠獅搏虎之能,為何要離開?此時正是建功立業的良機啊!是否不甘做普通的武卒?我可以保舉你!只要建立功勛,必可封為士族,世襲罔替。”

    “……”

    方元有些無語。

    如果他還是以前的那個介的話,受封成為士族,簡直是畢生的追求。

    這場景,轉換一下,就是西方的自由民,忽然有了成為騎士老爺的機會,又或者古代日本的野武士,有大名愿意收留,根本就是一步登天!足以讓任何人搶破頭。

    但在方元看來,不過土雞瓦狗罷了。

    “某家說不欲再戰,你未曾聽清么?”

    他腳步一頓,臉上泛出冷意。

    蒙括頓時心里一凜,感覺到自己若再多說半句廢話,那柄弟弟的都虞劍就要刺進自己的胸膛里,整個身體都僵硬起來。

    “好吧……既然壯士執意如此,括便不挽留了……”

    蒙括臉上滿是惋惜之色。

    方元投了一個‘算你識相’的眼色,隨口問了一句:“你可知方山在何處?那里如今是哪個部族占據了?”

    “方山?”

    蒙括一驚,旋即臉上的神色就古怪起來:“你竟不知?”

    “我為何要知道?”

    方元狐疑地問著,這個身體見識低下,能大概了解這個世界就很不錯了,又怎么可能知曉某個部落的死活?

    “這方山,乃是我大商的舊都啊!”

    蒙括喃喃說道:“當年天命玄鳥,降而生商,有神女得天意,生子啟,被尊為部落之主,后來啟的后代湯率領大商之民逐鹿中原,擊敗夏朝最后一位王者,被諸侯推舉為新王,四百年前,商朝遷都至商邑,但方山的地位依舊十分尊崇,乃是各位巫醫與祭司的潛修所在,歷代先王的陵墓也在那處……”

    他說著說著,忽然恍然大悟,這個介雖然勇武過人,但衣著打扮只是普通國人的模樣,能知曉周圍十余里,已經是非常了不起之事了,的確可能不清楚這些。

    “天命玄鳥,降而生商?”

    殊不知他的話,在方元聽來,簡直宛若一個個驚雷般,在耳邊接連炸響。

    “還有……我方山是商之起源?那這么說來,這個商朝,居然是我一手開創的?”

    方元臉色有些發囧:“我是商的始祖?好吧……即使是名義上的,也很有一種微妙的感覺啊……”

    不知道為啥,聽到那個天命玄鳥,降而生商的神話,他就想到了某個魯莽的少女,或許這兩者間也有些聯系?

    只可惜,五百年一過,紅顏枯骨,曾經的少女,此時恐怕也早就化為了一捧黃土。

    “介……你?”

    蒙括看著方元的臉色,有些狐疑。

    “不知此次征伐東夷,進度如何了?”

    方元回過神來,卻是問到了其它方面。

    “這個啊……”

    蒙括苦笑一聲:“還能如何?雖然小挫,卻無大礙。”

    他身上洋溢著一種泱泱大國,天朝上邦的自信,畢竟,在這個時代的文明看來,所謂的‘東夷’,就是一群頑固不化的猴子,蠻夷!

    以商朝之力征伐,又怎么可能有著大敗?最多戰事膠著罷了。

    甚至就連‘東夷’,也是諸侯所起的外號,在這一塊土地上,各種蠻夷部落眾多,甚至互不統屬,只是被簡單地以東夷稱之。

    因此,商朝的懲罰之戰,也只是今日攻下一個山頭,明天斬首幾十,后天滅了一個小部落,僅此而已。

    哪怕成功掃蕩,班師回朝,用不了多久之后,這些躲進深山的野人又會再次出來,作威作福,危害一方。

    “這次雖有小挫,但等到我大軍壓境,必能旗開得勝,到時就可班師回朝了!”

    蒙括的臉上也帶著矛盾之色。

    大丈夫建功立業,乃是本能的追求,但東夷這里環境惡劣,再加上死了一個弟弟,也是令他起了回歸的心思。

    只是哪怕平了東夷,過不了幾年又要反復,勞師動眾,這就是成為天下共主的代價!

    四夷崛起,是對中央王權的挑戰,哪怕興師動眾,勞民傷財,也得做出回應,狠狠打壓下去!

    方元細細聽著,臉上就浮現出冷笑。

    ‘雖然知道大商這么做,只是為了維護權威與邊境安全,但每次都打沒有收益的仗,哪怕贏了也是大損士氣體力,此時的東夷,簡直就是一個泥沼,拖得大商泥足深陷的同時又在不斷放血,如此,民怨必起也!’

    ‘民怨一起,就給四方諸侯可趁之機,并且哪怕大商軍隊再犀利,也要在與東夷的來回割據中銳氣泄盡,到時候只要一方諸侯登高一呼,四方群起響應,再直搗黃龍,必能逼得商朝大軍回援,以新銳之軍,一鼓作氣將商朝精銳打掉,亡國滅族就在不遠了。’

    所謂太陽底下沒有新鮮事。

    遇到這種情況,方元只是略微一想,就推演出了個大概。

    甚至,對方用的都是陽謀,以東夷人的上竄下跳,還有商王的好大喜功,只要遇到了,就會絕對一腳踏進去,怎么也抽身不得。

    “走吧!”

    方元轉過身,拍了拍蒙括的肩膀。

    “去何處?”

    蒙括一臉的茫然。

    “當然是商軍大營了!”方元理所當然地道:“看在你如此誠心的份上,我就勉為其難地幫你一把,將這次的東夷解決。”

    “多謝壯士!”

    蒙括大喜,兩人并肩而行,飛快出了密林,又經過跋涉,就來到一處軍營之前。

    “是蒙括!”

    “蒙括無恙!”

    “速速開門!”

    很顯然,這個蒙括的人望比方元想象得要高許多,甫一出現,軍營中就傳來了歡呼。

    “果真是括?”

    從軍營里面,跑出來幾個人,都是一臉關切的模樣:“蒙括你無恙歸來,幸甚!”

    “當時亂兵沖陣,我不得已躲入山林中,幸喜有著這位壯士介相救!”

    蒙括推脫了幾句,向后面幾人介紹方元:“這位壯士力斃敵十余人,有百夫莫當之勇!我請他來,共同面見方伯!”

    這時的方伯,就是最高軍事長官的意思。

    “百夫不當之勇?力殺十人?”

    狐疑的目光落在方元身上,旋即又轉為欽佩之色:“既然是括之所言,必是真事,我們得此勇士,何愁東夷不破?”

    蒙括進了軍營之后,就神色肅穆起來,不茍言笑,又有些擔心地瞥了方元一眼,顯然是害怕他的橫行無忌,沖撞了其它貴人。

    但方元既然改變主意來到軍營,自然也收了性子,待人接物都是彬彬有禮,絲毫沒有違背規矩的地方,倒是令蒙括看得嘖嘖稱奇。

    “你先休息片刻,我去通報方伯,順便為你請功!”

    蒙括將方元帶到他自己的營帳,旋即又召來奴隸,命他們好好招待方元,旋即匆匆離去。

    “貴人請用!”

    方元落座之后,頓時有著奴隸上前,為他布置酒水食物。

    酒用青銅爵盛著,帶著古樸的韻味,菜肴則是煮爛的肉糜,還有各種燉烤烹煮之物,種類也十分豐富,總得來說,比介還是個大頭兵的時候吃得好多了。

    ‘這個蒙括的身份,或許比我想象的還要高一點……’

    方元也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大口喝酒,大塊吃肉,不亦樂乎。

    他間或問著周圍人幾句,那些服侍的妾隸礙于蒙括,絲毫不敢隱瞞,對他有問必答,倒是令他了解到不少情報。

    比如,駐扎在此地的,只是商朝的一個偏師,五千人上下。

    商朝軍隊征召國民而成,劃分行伍,以方伯統領,諸士輔佐,現在這程度,只是對于東夷的一次試探懲戒,之前連戰連捷,直到今天才遭遇小挫。

    瀏覽閱讀地址:
特污的小说:你下面都流水了 米赚怎么赚钱几千元 天猫上的家电旗舰店怎么赚钱 山东十一选五开奖结果彩票控 广州包出租车出来怎么赚钱 安徽11选5属于快三吗 mba蓝球即时比分 如何制作双色球合买格式 兼职赚钱交会费是骗人的吗 河北十一选五 怎样通过pos机赚钱 棋牌捕鱼游戏平台 秒速飞艇开奖盛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