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逍遙夢路 > 第五百六十七章 生機
    “商王意欲留守城邑,以王子盤為方伯出征”

    聚賢館內,公子午聽到這個消息,臉色頓時變得有些猙獰:“為何會如此”

    底下的莫閣大驚。

    他還是第一次見到公子午如此暴怒的姿態,不由跪地道:“公子饒命,小的完全是按照您的吩咐,收買王宮中商王親近的內侍,暗進讒言,原本商王親征之意甚為堅定,但見過他們的大巫之后,就改變了主意……”

    “大巫”

    一提到這個,就連公子午也不由浮現出忌憚之色:“如此說來……宗廟示警么”

    “屬下亦有此懷疑,可惜大巫地位尊崇,尋常內侍根本連見一面都難……”

    莫閣繼續說著。

    實際上,公子午心中的擔憂,還要超出他的想象。

    ‘父侯有天下之志,這次得了天命,其勢雄渾,只是還需準備發酵,如果此時商王征伐西周,那就大事去矣,仍舊征討東夷,還不算太差……只是王子盤英明神武,是我的大敵,商王也不是簡單角色,有他坐鎮商邑,城內上下一心,將來就麻煩多了!’

    ‘當然,相比較而言,王子盤的威脅更大!’

    一念至此,公子午猛地下了決心:“你持我信符,去找曹秋!”

    “劍圣曹子”

    莫閣一驚,他竟然不知道自家公子還與這人有舊,不由生出高深莫測之感。

    “王宮之中有著大巫守護,哪怕是曹秋也無法突破,但王子盤既然受命領軍,就必得出宮……你與曹秋一起,等到大軍開到東夷之后,將他的首級取下!”

    公子午一揮手,面色猙獰。

    “諾!”

    莫閣渾身一個激靈,知道等到那時,領兵大將身亡,商軍必然是全線崩潰的場面。

    西周再將整頓好的大軍開到商邑之外,或許可以不戰而下。

    但此時,什么話都不敢多說,匍匐著退了出去。

    ……

    “帝辛拜王子盤為方伯,統御大軍十萬,征伐東夷”

    城邑之內,方元聽到了這個消息,終于有些欣慰浮現:“善……看來徐徐改易,還是有著效果!”

    他自然知曉在此天命之下,有的事能做,有的不能做。

    比如直接控制商王,又或者一劍宰了西周侯之流,敢動手立即就有天譴!

    而給大商狂開金手指,制造黑火藥,攀登科技樹作弊更是會引來女媧的干預!

    “哪怕要掀桌子,也是最后一刻的事,此時還是因勢利導的好!”

    方元瞥了眼面前的兩個弟子:“比如我若出手,牽扯太多,說不定越幫越忙,效果反而還不如派出弟子行事!”

    “此時我不能直接為王子盤出謀劃策,卻可以資助他幾個人才!”

    他敏銳地感覺到了世界的篩別,外來的與本土的,完全是兩個待遇,如果只是本土將星輔佐,那完全屬于自我演化,不論天意還是女媧,就沒有出手的藉口。

    “現在的我,穩坐釣魚臺,提升實力才是要緊!”

    方元一揮手,一柄火劍,一柄水劍頓時浮現。

    這些時日的恢復,令他又凝聚出一柄神劍,更隱約發覺,造化劍陣的威力,簡直是八門劍陣的數倍!

    并且,神劍有靈,竟然能自動飛出傷人!

    “這完全是四重虛圣之后的感覺啊……想不到,重鑄根基后的虛圣,實力還要遠遠超出以往!”

    方元有著感慨。

    虛圣四重,點化靈性!這是以前根基不穩夢師的劃分。

    但到了此時,他以純正夢元力重修之后,才區區二劍,就已經有了以往四重虛圣之威!

    “若再達到七重虛圣,又該有著何種權柄”

    一念至此,他內心不由就有些火熱,又喚來兩個弟子仆役:“黑冢、蓋聶!”

    “拜見老師!”

    兩人齊齊拜下,看著方元的手段,滿臉艷羨之色。

    凌空御劍,這完全是仙人一般的手段。

    “你們太陰正法既然入了門,我稍后傳你們一人一套口訣,便可以驅使這兩柄神劍,此時恰逢王子盤領軍東征,你們就去投奔他吧!”

    方元裝模作樣一番,隨口編了幾句劍訣傳下,實際上還是他暗暗開放權限,將火劍交給黑冢、水劍交給蓋聶:“你們此次出山,匡扶大商,乃是功德無量之事,取得善果,更好修行!”

    “謹遵命!”

    蓋聶不知道那么多彎彎繞,直接拜下,黑冢哪怕心里嘀咕著什么,此時也是無法出口,同樣下拜,領了火劍在手。

    咻!

    落入他們手中之后,兩柄靈劍光華消斂,卻仍舊有著寒芒冒出,可見乃是神兵利器一流。

    虛圣之道,在于由虛化實,此時方元凝聚出來的水火二劍,就是真正的神兵利器,足以傳世千百年。

    當然,即使損壞了也沒有什么,畢竟核心還在他的真實夢境之中,隨時可以重鑄。

    更因為與他精神相連,十分便于操縱這兩個家伙,外帶調整策略。

    不過,這一番苦心,就不必跟這兩貨說了。

    “只是……這黑冢與蓋聶,可算銳士、勇士,卻不算名士……只懂得殺人爭斗,最多用來破陣殺將,還少了一點運籌帷幄之力!”

    打發走兩個家伙,方元自顧自帶了兩只狐貍,在商邑之內漫無目的地走著。

    自從恢復部分夢師之能后,商朝之前的通緝,就跟個笑話一般了。

    “此次王子盤代父出征,仍舊危險不小,還是應該找個保險!”

    方元沉吟著:“玄鳥之氣雖然殘破,卻仍有一線生機……這也跟我前世的文明記憶相符!”

    雖然古辰老謀深算,直接與西周氣運相連,不可一世,但他仍舊遜色方元一籌。

    因為,他沒有方元前世的記憶,自然不知道大勢的真正走向!

    “按照我記憶中的前世歷史,周武王厚積薄發,趁著商朝南征之際,直搗黃龍,破了朝歌,商紂王匆匆率師回返,又武裝大量奴隸,倉促應戰,最終大敗,逃至鹿臺自焚,由此西周正式得了天命,成為天下之主!”

    “這個世界,明顯是受到了更高位文明的輻射,因此歷史往往有著相似性!哪怕有著夢師等蝴蝶,但小節可改,大勢難逆!”

    或許是因為輻射的不同,兩個世界的歷史也出現了時間錯位,令方元有著復盤與推演的機會。

    “但這場商與周,玄鳥之嗣與姬姓子孫的爭奪,最終卻并非姬姓勝了……在前世歷史中,周同樣衰敗下來,出現春秋戰國,最后重奪天下的秦國君主嬴政,尚黑,乃玄鳥之后,為商之族裔,此時歷代秦君的先祖,應當是……飛廉么”

    王子盤這一支,已經注定衰敗,幾乎無法避免,但玄鳥之嗣并未斷絕,甚至后期還開創出了一個大一統的帝國!贏得了最后的勝利!

    這也是血脈貴族的最后輝煌,從此之后,便是王侯將相寧有種乎了。

    “商之一線生機,就在于此了!”

    方元默默想著。

    他準備做的,就是移花接木,將商后世秦的大運轉嫁過來,以此為憑借,形成撬動大勢的基礎,是為‘不逆而逆!’,這同樣也是某種程度上的順天應人。

    這么想著,他已經來到了一處宅院前,現出身形:“玄鳥之氣衰敗,各個族裔都是很慘,這一家雖表面同樣如此,卻生機暗藏,有福澤綿延之相!應當就是了!”

    方元走入院子,頓時見到兩個壯漢正在準備衣甲,武裝奴隸,顯然也是準備跟隨王子盤出征。

    此時忽然見到一個陌生人闖進來,都是一怔。

    “你是何人”

    其中一個少年大吼一聲,宛若虎嘯,手持一柄銅錘,看樣子起碼有著數百斤之重,在他手上卻是輕如鴻毛。

    “……飛廉生惡來。惡來有力,飛廉善走,父子俱以材力事殷紂……”

    方元盯著他,驀然眼睛一亮:“你為何人”

    “某乃大夫廉之子,惡也!”

    惡揮舞著銅錘:“你是……介曾經劍敗曹子,被大王通緝的劍手為何來此”

    ‘果然是你們!’

    方元暗中欣慰點頭,知道這父子兩人,此時都是商朝的將領,甚至還會一同跟隨南征。

    可惜,按照前世歷史,在牧野之戰后都要相繼斃命。

    商朝覆滅,畢竟是大勢。

    哪怕這一家能延續下去,未來也是很慘,后世子孫只能靠著給周天子養馬出頭,最后獲得秦之分封,努力向西開拓,才有了后來秦一統天下的基礎。

    “然也!”

    方元微笑點頭:“如何……你想拿我向商王請賞么”

    “惡,等等!”

    此時,一個中年大步踏出,行走如風:“你走吧……我廉最崇拜英雄,你同樣是我商人,還望以后不要與商為敵!”

    “呵呵……”

    方元搖頭,忽然看向后宅,幾個探頭探腦的小腦袋浮現出來,又被一個女子呵斥著回去。

    “惡客上門,未曾準備厚禮,小小意思,不成敬意!”

    方元點點頭,一伸手,玄鳥族氣就浮現出來,驀然分化多股,沒入廉與其家人的頭頂。

    ‘商之族氣,與我沒有多大用,反而要擔好大干系,不若直接送人!并且,若事不可為,也可保存元氣,留待將來。’</P>
特污的小说:你下面都流水了 山西十一选五今天开奖 哪里看qq分分彩开奖 打字赚钱是怎么回事 七乐彩走势图下载 股票涨跌是什么控制的 双色球复式投注矩阵图 信誉棋牌20可提现 秒速飞艇走势规律 股票融资债券融资 大乐透周一走势图表图 美容店能赚钱不 河北十一选五组三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