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逍遙夢路 > 第六百零三章 逼問
    清晨,和煦的陽光緩緩灑落,明媚耀眼。

    清風吹拂,如果不考慮一片狼藉的豬灣的話,的確是一個能令人心情愉快的好天氣。

    方元行走在豬灣之內,背包里面已經塞滿了這一夜的收獲。

    目送愛蒙一行離開之后,他立即響應黎明之劍的號召,向黑夜眷族發起了進攻,結果顯而易見。

    此時滿滿的一背包戰利品,無疑在說明著他的豐收。

    港口中的火焰已經被撲滅,唯有裊裊青煙還在不斷掙扎。

    幸存者們目光呆滯,望著面前的一片廢墟,又或者地上的殘尸,不知道誰發出了第一聲慟哭,旋即哀嚎就響成了一片。

    ‘昨夜之中,至少有五百人死亡……其中一大半是死于火災……’

    方元默默嘆息一聲,來到戰區中心。

    在那里,獵魔人們匯聚一堂,望著地上的一排覆蓋白布的尸體,也是沉默不語。

    ‘獵魔人的傷亡也很慘重啊……要不是塞里斯及時趕到,或許會全滅!’

    現場的氣氛有些凝重。

    畢竟,這些死去的獵魔人,都是他們的親朋好友。

    “今天……我站在這里,沉痛地緬懷著這些戰友……”

    黎明之劍塞里斯站在眾人面前,聲音低沉:“阿薩克、門多、契科夫……他們都是獵魔人中的好男兒,正義的伙伴,在與邪惡的抗爭中戰斗到了最后一刻,我以他們為榮!”

    ……

    “雖然邪惡帶走了你們的生命,但我的敬意,我的決心,以及我們大家的思念,將與你們為伴,永恒不變。安息吧,我最親密的戰友們!”

    悼文當中,方元也是神色肅穆,站在一邊。

    這些獵魔人當然死得極為凄慘,有的甚至都找不到完整的尸體,又或者干脆被伏都尸一口吞了,只能用武器與衣物代替。

    “但我相信,正義與光明,必將與我們永存!”

    到了最后,在塞里斯的帶領下,所有的獵魔人一起拔出武器:“我發誓!我必將守護正義與光芒,與邪惡抗爭到底!”

    在誓言中,諸多獵魔人心里又充滿了勇氣與熱血,總算將悲傷的氛圍沖淡了一點。

    接下來的事,不過收拾殘局,胸前打著繃帶,幾乎被捆成木乃伊的弗洛克被凄慘地抬了回去。

    而塞里斯卻沒有離開,而是若有所思地望了方元一眼:“年青人,你叫什么名字?”

    “浩克!大人!”

    方元略微欠身,知道自己昨晚的表現,又或者在魔物尸體上留下的痕跡,已經成功引起了這位傳奇獵魔人的注意。

    “你的劍術很不錯……以后如果有著什么問題,可以來分會找我請教!”

    塞里斯面容冷峻,顯然不是個情緒外泄的人。

    但只是這樣的善意,就已經令其它獵魔人大為詫異外加眼紅了。

    這位可是稱號獵魔人,整個胡林區的頂層,竟然對一個菜鳥刮目相看?

    方元頓時就察覺到了不少審視的目光,有的甚至飽含嫉妒。

    ‘這也是正常,哪怕再陽光的組織,當中也有著陰影存在……’

    方元對此卻是無所謂,再次感謝了塞里斯之后,就若無其事地做著自己的事情了。

    反正,成功扯到這樣一張虎皮,雖然略有麻煩,但回去之后一些事情做起來也會方便一點。

    至于真正拜師?呵呵……

    這個塞里斯,明顯是個矜持的人,只是讓浩克上門討教,或許心里還準備了幾個小小的考驗什么的。

    可惜,這一切對于方元來說,都是媚眼拋給了瞎子看。

    對于晨星劍術的理解,他根本已經不在對方之下,又怎么可能還上門請教?除非帶著其它目的。

    與那個相比,還不如想想如何處理這次獲得的材料,更有意義一點。

    “六只食尸鬼利爪、還有石像鬼核心、煉火魔的材料……足夠讓煉金師出手,打造一套魔器了吧?”

    方元對于圖書館內找到的那一套《陰流飛爪》,也是有些念念不忘。

    畢竟那是遠程攻擊的手段,并且還在復雜的地形中擁有快速移動的能力,對于獵魔人來說,后面一點更加重要。

    ……

    胡林區,黑市。

    “霍克先生,請您放心,您的要求會立即得到滿足,所訂購的那一批軍火,明天就可以看到它們乖乖躺在你的倉庫里。”

    黑杰克手持心愛的煙斗,吞云吐霧。

    “這筆交易,對于我而言非常重要,一切就拜托你了!”

    前面,一個商人起身、鞠躬,如釋重負地離開了密室。

    “讓瘋狗護送這批貨物!”

    黑杰克望著對方消失的背影,眼中卻是狡詐的光芒一閃:“這人,是克里斯丁家族的第二繼承人吧?收購這么多的武器,看來是想發動一次叛亂……讓百靈鳥去聯系克里斯丁家族的第一繼承人,將這個消息賣給對方,告訴她,要是售價少于十萬,就把她的舌頭拔下來!”

    “遵命!”

    幾個手下立即恭敬地退了出去。

    而黑杰克則是撫摸著心愛的煙斗,臉上帶著心滿意足之色。

    胡林區的人,誰不知道黑杰克做生意一向童叟無欺!說要賣給對方軍火,就一定會兌現承諾。

    當然,至于這個情報會不會外泄,就要看對方的誠意了。

    黑杰克在這方面有著自信,絕對會將對方口袋里最后一分油水都榨出來的。

    “算算時間……豬灣的事,也差不多了吧?”

    黑杰克在柜臺上磕著煙斗,默默思索著。

    相比于獲得了多少收益而言,這才是最要命的事情。

    “不過……獲得情報的黑市商人又不是只有我一家,獵魔人公會難道敢將我們連根拔起么?”

    黑杰克冷笑地想著。

    他十分清楚地知道,不少黑市商人,背后其實都有著獵魔人的身影。

    畢竟,這么大一塊的利潤,無論是誰,都想狠狠咬上一口的,即使獵魔人,也不是不食人間煙火的神仙,照樣有著一大家子需要照顧。

    只要有需求,黑市商人就無孔不入。

    這張巨大的關系網,絕對能夠保證即使這次任務失敗,損失慘重,他們也不會受到太大的波及。

    畢竟,他們給出的情報還是準確的,只是疏漏了一點點,不是么?

    “啊!”

    就在這時,外面一聲慘叫傳來,令黑杰克渾身的毛孔都豎了起來:“獵犬,你出去看看,到底出了什么事?”

    “遵命,老板!”

    一個身材高大魁梧,臉上帶著刀疤的雇傭兵點點頭,沉穩地走了出去。

    作為一個黑市商人,黑杰克得罪的人自然不少,能安安穩穩地活到現在,除了察言觀色,找了一個巨大的靠山之外,就是因為身邊的這群雇傭兵。

    他們每一個都是經過千挑萬選,能熟練使用各種槍械,并且精通各種冷兵器與格斗技巧。

    就好像這個獵犬,曾經單槍匹馬,干掉了十倍于自己,全副武裝的敵人!

    砰砰!

    屋外,各個火力點傳出槍聲,并且逐漸停止,一切又陷入死寂當中。

    “不會的……這么快……”

    黑杰克老臉上冷汗涔涔而下,飛快站起,跑向密室。

    身后,一個黑影宛若魔神一般,提著變成死狗的獵犬,來到了他的身后:“黑杰克?!”

    “你是……那個菜鳥獵魔人?!”

    黑杰克回首一望,更是印象深刻。

    “托你的福,上次真是承蒙款待了!”看到對方這臉驚駭欲絕的表情,方元就知道自己并未找錯目標,當即上前,掐著黑杰克的脖子,將他整個人抓離了地面。

    “饒……饒命!”

    沒有片刻,黑杰克一張老臉就變成了紫黑色,掙扎著求饒。

    砰!

    就在他感覺快要昏厥過去的時候,鉗制著脖子的巨力一松,令他整個人得以癱軟在地上,開始劇烈地喘息起來。

    黑杰克發誓,他從來沒有這么一刻,覺得能自由呼吸,也是一種幸福!

    “你……你怎么敢?在我的背后,有著數位大人……”

    喘了幾口粗氣之后,他顫顫巍巍地說出幾個名字,想要增加自己的生存率。

    可惜,方元根本不吃他這一套。

    “我知道,你們黑市商人神通廣大,哪里都要吃你們的回扣與孝敬,由此編織了一張權力的大網……可是,組織是組織,個人是個人,我就要對付你一個!”

    方元抽出星夜,往下一扎。

    噗!

    血花飛濺中,黑杰克的一只手掌就被釘在了地上。

    “所以……明白了么?”

    當一個人拋棄所有束縛的時候,往往是十分可怕的。

    此時的方元,就扮演著一個遭到欺騙之后,氣急敗壞的愣頭青角色。

    “明……明白!”

    很顯然,老杰克比誰都惜命,立即閉嘴不說了。

    他知道,哪怕此時他將獵魔人領袖,乃至惡魔大君抬出來,也不能令這個年輕獵魔人動搖半分。

    “很好,首先……告訴我,是誰讓你布局的?”

    “我不知道,對方給了我一大筆錢……啊!”黑杰克說著,一道銀光一閃,將他的手掌生生斬落,令他不由發出慘叫。

    “你還有兩條腿,一只手掌,三個機會,想清楚了再回答!”

    方元淡漠地說著,瞳孔中沒有絲毫情緒。
特污的小说:你下面都流水了 2018网上收徒赚钱软件 快递 一天200个件 赚钱么 重庆时时带坐标带连线 快乐扑克 大连娱网棋牌麻将官网 时时彩票平台那个好 内蒙古11选5前三走势图 3d组选号码280前后关系 新11选5是什么东西 福彩快三网上投注平台 云南11选5开将结果 福彩十分高频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