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逍遙夢路 > 第七百九十二章 挖鏡
    陳杞游豁然抬頭。

    只見原本烏云密布的天空驟然被刀氣撕裂一個大口,諸多的紫色雷霆狂舞。

    如果說之前方元的刀罡只是自身之威的話,此時就是真正的天地之威!

    天象武者的實力再強大,又怎么能與此方天地抗衡?

    此時方元帶給陳杞游的感覺,便是如此!他便是天!便是地!

    “不可能!”

    金風細雨樓的樓主面色大變。

    一個人的氣機再怎么強大,也不可能提升到此種地步!他原本智珠在握的心態,立即產生了松動。

    “陳杞游……再吃我一刀試試!”

    方元一聲長嘯,高高躍起,雙手持刀。

    呲啦!轟隆!

    漫天雷電狂舞,紫色的雷霆一道道落下,匯聚在他刀身之上,令他宛若浴血搏殺的九天雷神。

    “一刀震九天!”

    血色的刀罡落下,周圍縈繞著紫色的雷霆,聲勢驚人無比。

    面對這招,陳杞游完全不敢硬接,一退再退。

    他既為天象,輕功自然極佳,似浮光掠影,快到不可思議。

    但人力有時窮,又怎么比得上雷霆?

    場外的武者只見到紫色的雷光一閃,那位金風細雨樓樓主便倒飛而出,刀芒眼見就要透體而過。

    只是陳杞游終究實力超群,于電光火石之間,雙手猛地向中心一合。

    嗤!

    刀氣碎裂,這位天象武者渾身衣衫炸開,血痕條條,卻終究將這致命一擊抵擋了下來。

    ‘不好!’

    陳杞游面色猙獰,并無絲毫喜色。

    因為下一剎那,一個人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撲殺過來,左手探出,宛若青龍探爪,筆直沒入他雙眼。

    “啊!”

    劇痛之下,陳杞游頭顱猛地后撤,以武者純粹的本能應對,總算免了開顱破腦之禍。

    下一刻,他狂性大發,雙手撒手,筆直劈出,正中方元的胸膛,赫然是兩敗俱傷的搏命打法。

    沒有了束縛,飲血刀驟然劈落,同時斬向陳杞游胸膛。

    “嗯?”

    方元感覺到一股阻力傳來,略微一驚,知道此人不是修煉成金剛不壞之身,就是穿了什么貼身的寶甲之類。

    否則,即使飲血刀刀勢被阻,僅憑魔刀之利,也足以將此人一刀兩斷。

    并且,陳杞游的反擊也是凌厲非常。

    “既然你想換?”

    方元面露獰笑,不退反進。

    咔嚓!

    陳杞游的雙掌結結實實地按在他的胸膛,當場就不知道打斷多少肋骨。

    與此同時,方元手指一曲一伸,指甲彈出,竟然硬生生再暴長數分,按到了陳杞游的眉心天眼之上。

    對于這個三才望氣鏡之主而言,哪怕雙目被剜,也只是皮肉小傷,唯有破去天眼,才是真正傷筋動骨!

    “你……”

    陳杞游暴退,可惜此時已經來不及了。

    似撕裂神魂的劇痛,驟然自他眉心傳來,一團血霧炸開。

    隱約間,一道精光浮現,幻化為小鏡子的模樣,被方元一把抓在手里。

    “三才望氣鏡!”

    這件天下神兵中足以排到前五,輔助之能令所有武者都垂涎三尺的神器,直接被方元從陳杞游的眉心挖出,一把抓在手里!

    “南宮無望!!!”

    陳杞游雙目流血,眉心更是現出一個黑黝黝的孔洞,充滿怨毒地大叫一聲,周身血液沸騰,化為一道血芒,閃爍如電,頃刻間消失在天際。

    這份決斷,倒是令方元高看了一眼。

    若是此人有著絲毫遲疑,他絕對會拼著付出一些代價,將他滅殺在此地。

    “算了……一個失去三才望氣鏡的天象,根本不足為懼!”

    方元咳嗽了下,吐出一大團鮮血。

    之前被陳杞游以傷換傷,他也是遭到重創。

    不過,能以此代價擊敗陳杞游,又搶到一件神兵,依舊是大賺特賺。

    ‘小子!你就準備這么走了?’

    當他降落地面之時,血魔元神立即傳音過來:‘此時正道設伏被破,整個波陽郡中已無你一合之敵手,陳家寶庫中的東西,你就不想去看看?說不定,其中真的有著那柄離殤劍呢!’

    ‘你在誘導我大開殺戒么?’

    方元冷笑一聲。

    以江家與武林正道的合作,即使之前保留著魔兵,也八成會被迫交出去。

    更何況,方元更加傾向這個江家只是掌握了一點魔兵的線索而已。

    畢竟,排名前三的神兵魔刃,其神通廣大之處,已經難以用言語表述清楚了。

    得一者便可縱橫江湖,笑傲天下。

    方元估計,哪怕將他見過的長恨鉤、飲血刀加起來,也不如離殤劍有價值。

    當然,這飲血刀,必須是之前殘缺的那柄魔兵第十。

    ‘吞噬了本體血肉,恢復一部分元神之后,此時的飲血刀,怕不是可入魔兵六七之階?也難怪這血魔元神信心大漲,又要來誘惑我了。’

    方元冷笑過后,直接伸手一封。

    嗡嗡!

    紫色的光芒大閃,凝聚不散,如同刀鞘一般,直接將飲血刀與其中的血魔元神封印。

    “以為凝聚了部分元神,就有蠱惑我的實力了么?”

    方元喃喃自語,看來這血魔元神,還是得多加打磨一番才可。

    啪!

    此時,他落在江家宅院當中,周圍一片斷壁殘垣,顯然是受到之前的天象武者交手的余波影響。

    “嗯?”

    方元看向一處廢墟,那里明顯還有一道氣機留存。

    他略微運功,掌力所至,碎石亂飛,一個地窖入口就浮現而出。

    “不要……不要過來!”

    從那通道里面,傳來一個女孩的聲音,方元還十分熟悉。

    “江小蝶?想不到你竟然能活下來,這就是運氣與實力缺一不可了……”

    方元笑著說了句,忽然間面色一變,捂著自己的胸膛,又是一口血霧狂噴而出:“該死的陳杞游,下次見到,非宰了他不可!”

    “休傷吾孫女!”

    幾道人影飛掠而來,為首者赫然是江家老祖。

    “嘿嘿……你們放心,我是何等人,怎么至于欺負一個弱女子……”

    方元面上帶著不正常的暈紅,配合著胸口染血的衣襟,更加顯得狀態不佳。

    “哼!”

    饒是江家老祖頂好的脾氣,看到周圍的廢墟殘骸,以及不知道死傷多少的江家子弟,一張臉也是徹底黑了下去。

    “那是……三才望氣鏡?”

    敖戰看到方元手上的一物,眼睛卻是有些發直。

    那是一面橢圓的小鏡子,鵝蛋大小,鏡面上籠罩著一團精芒,周圍的鏡框非金非玉,帶著古樸的花紋。

    這是三才望氣鏡的本體。

    此等神兵,已經大小如意,可隨心變幻。

    比如之前的陳杞游,就將其煉化為天眼,鑲嵌在自己眉心。

    “天下第五的神兵!”

    敖戰喃喃著,目中不由閃過一絲貪婪之色。

    若是平時,他根本連個念頭都不敢起,但此時,這個小魔頭明顯有傷在身。

    與樓主驚天地泣鬼神的一戰,任憑什么武者都不可能完好無缺,而在江家老宅周圍,有的是大量的武林江湖正道!

    若是能將此人堆死?

    敖戰心中的貪婪宛若春天雨后的雜草般,不可遏止地生長了起來。

    “南宮無望!你屠戮江湖武林正道,這次又強闖江家,圖謀不軌,我敖戰身為波陽郡武林一份子,必不能讓你活著走出此宅!”

    方元胸口的傷勢,最終堅定敖戰的信心,令他直接越眾而出,一番話說得正氣凜然,連自己都被自己感動了。

    “好樣的!鐵獅不愧是我波陽郡宗師!”

    “此言大是有禮,必不能讓魔頭活著走出此郡,否則我們顏面何存?”

    “大家并肩上啊,與魔道中人交手,還講它什么江湖道義?”

    ……

    周圍的江湖人士一陣寂靜,旋即就紛紛熱血沸騰。

    “江老前輩!我們聯手,拖住此梟如何?”

    敖戰望了眼旁邊的江離,這位一品大宗師的存在,也是他最大的依仗。

    否則,即使知道南宮無望身受重傷,他也未必敢如此弄險。

    江家老祖深深望了敖戰一眼,仿佛已經看透了他心中所想,卻沒有說話。

    南宮無望屠戮江家,交手的余波殺傷慘重,這是事實!

    身為江家祖先,他自然必須為族人討回血債。

    “圍剿我?”

    方元一怔,旋即就好像聽到了一個天大的笑話:“哈哈……當真是初生牛犢不畏虎!”

    嗤!

    他右手持刀,隨意一揮。

    血色刀罡爆閃,之前最為聒噪的一片武者頓時尸橫就地。

    一絲絲血液滾動,宛若有著生命一般,主動向飲血刀匯集,從刀身之上,無數紫紅色的脈絡浮現,貪婪地吞噬著鮮血。

    伴隨著這個過程,道道濃郁至極的血霧就在方元身上蔓延,令他的傷勢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好轉。

    “傳聞中,飲血刀主越戰越強,一刀在手,根本不忌真元耗竭與傷勢加重……”

    江離嘆息一聲,抓著江小蝶,飛快倒退:“南宮先生,老朽告辭!”

    “……”

    敖戰額頭的冷汗一下就滴了下來。

    原本之前還義憤填膺的江湖好漢,此時盡數噤聲,將領頭的他襯托得無比尷尬。

    “南宮先生……”

    此時,他對上方元似笑非笑的眸子,不得不硬著頭皮上前。

    噗!

    下一刻,刀光一閃,他的頭顱就直接掉了下來。

    “為何……我不想殺人,還有人專門來送死呢?”

    方元淡淡嘆息,收回飲血刀。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手機版閱讀網址:m.
特污的小说:你下面都流水了 冠军pk10预测 今日河南11选5开奖结果 北京pk10牛牛是 万能娱乐官方网app下载 舟山体彩飞鱼开奖 下载99赚钱APP 浙江11选5推荐号 历史排五中奖票样 买13万的车怎么去赚钱 湖北11选5前三直走势图 杭州福彩中心发票样本 股票分析软件手机版排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