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逍遙夢路 > 第八百五十六章 王子
    方元被隔離封印的本尊,已經是魔神級別的戰力。

    換句話而言,本質上,與那些真實世界內被傳誦的強大邪神沒有絲毫不同。

    能引起他警惕的,自然唯有同級別之存在!

    “或許……等到我本尊徹底突破限制,降臨真實世界的時候,也就是他突破魔神之道的時機!”

    方元心中,忽然升騰起一個強烈的預感。

    他的道路,是夢師之道,介于虛幻與真實之間,正好借著打破真實世界的束縛,突破最后一重壁壘。

    到時候,就是擁有兩條道路的強大魔神,即使在心魔界中都有一席之地。

    當然,此時想這些還太過遙遠。

    方元望著緊追不舍的怪獸號,牙關緊咬。

    這頭怪獸號,不僅速度驚人,更是有著自己的生命活性,宛若一頭存活的巨獸,張牙舞爪地向方元撲來。

    甚至,在船只身上,還帶著一股無匹的動力。

    不論之前的漩渦,還是此時方元召喚出來的冰墻火海,都不能令其前進的動作停滯絲毫。

    轟隆!

    驀然間,一道雷霆落在怪獸號身上。

    怪獸龐大而兇悍的船身沐浴著雷霆,反而變得更加兇悍,通體精光閃閃。

    嘎吱!嘎吱!

    怪獸號張開大嘴,露出兩片巨牙,仿佛已經迫不及待地吞噬獵物。

    “風!全速前進!”

    方元牢牢抓著船舵,傳下命令。

    兩艘五桅乘風破浪,刺破陰云的阻礙,來到一片曠闊的海洋。

    藍天白云,蔚綠大海。

    原本昏暗的天幕與雷霆瞬間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明媚的陽光,以及不遠處的沙灘。

    “黃金海!”

    “我們到了!”

    兩艘船上的海盜頓時發出一陣歡呼。

    海盜骨子里就是一群追尋冒險的人,即使后面還有著追兵,此時依舊也為自己的成就而歡呼雀躍。

    黃金海,就如同它的名字一般,簡直處處都是寶藏。

    在海底中,多的是未曾發掘出來的金銀礦,以及各色珍珠寶石。

    只要用心打撈一番,不需要數年時間,就絕對可以發財……當然,還有更快的來錢路子,就是運輸東方航線上的貨物,或者干脆轉職海盜。

    嘎吱!嘎吱!

    就在方元船上的水手貪婪地呼吸著黃金海充滿財富與自由的清新空氣之后,令人牙酸的聲音傳來。

    天上雷霆狂舞,間或落下。

    怪獸號頂著漫天雷霆,硬是宛若一座無底的要塞一般,飛快靠攏而上。

    “準備接舷戰!”

    方元深吸口氣,海面上洋流涌動,驀然化為三條長著長角,形似巨蛇的水槍,狠狠向著甲板上射了過去。

    叮叮!

    可惜,在甲板上,這三支水槍就仿佛被什么無形的力量擋住,驟然崩潰。

    “詭術師羅奇……”

    一個陰冷仿佛毒蛇一樣的目光,驟然從怪獸號上傳來:“作為新人的優待,你可以選擇一個自己喜歡的刑法!”

    “我選擇你死!”

    方元回首一笑,頗為燦爛。

    “有趣的新人,希望你能在怪獸下支持更長久的時間……”

    黑胡子的聲音傳來。

    “吼吼!”

    忽然間,一聲巨大的吼聲,就從怪獸號船頭發出。

    一絲絲黑色的頭發被吐出,飄入海洋,一下子粗大千百倍,變成一條條黑色的蟒蛇,向著兩艘船只包圍而上。

    “巫術……黑蛇殺?!”

    此時的方元,早已并非之前的先手,甚至,對于黑巫術,死靈術法這種方面,也有著研究。

    嘶嘶!

    望著一條條黑色巨蟒已經沿著船身不斷攀沿,杰法亦不容易地上前:“召喚……黑暗騎士!”

    律律!

    幾個騎士沖鋒著,揮動巨劍,斬斷蛇頭。

    一層濃密的煙霧,頓時從蛇身斷口中涌出,帶著劇烈的腐蝕味道,不斷擴散。

    “小心,這種黑巫術造物,本身就帶著可怕的毒素與詛咒!”

    杰法很有經驗地應對,命令死靈騎士等不死生物頂在前面,又用弓箭手、火槍手、遠程消耗敵人的有生力量。

    “嘶嘶!”

    但他顯然慢了一步。

    即使將黑蟒斬殺過半,有十幾條還是懸掛上了纜繩。

    在水手們如避蛇蝎的目光中,這幾條黑蟒直接纏繞上了纜繩。

    霎時間,所有黑蟒與纜繩合二為一,仿佛一個整體。

    “這是這個黑巫術的第二段……活化纜繩。”

    杰法滿頭都是冷汗:“對方絕對要超越我,特別是在黑巫術的造詣上……”

    “這個自然!”

    方元翻了翻白眼。

    黑胡子可是噩夢海的海洋總督。

    如果他連一名法師都收拾不下,那也不用繼續混了。

    此時,落后些的奴役號,已經被怪獸船頂上,它飛快向前,包圍向船頭與船身,巨大的口器不斷摩擦,似乎想吞噬面前的一切。

    這一幕看著十分震撼,就仿佛一條蛇張大嘴巴,準備吞下一頭大老鼠。

    轟隆隆!

    就在這時,幾發金色的炮彈,瞬間落在怪獸號身上。

    這些炮彈炸開之后,一團團濃郁的圣光就爆發而出,顯然并非什么尋常之物。

    “嗷嗷!”

    受此重創,怪獸號身上浮現出幾個大坑,從船身上傳來一個低沉而憤怒的咆哮。

    這艘傳奇海盜船,竟然仿佛一個活物,一個生命一般。

    “好快的速度……”

    紅蓮號上的海盜們,卻是看到了更多的景象。

    在海天相接的地方,一道白線以驚人的速度駛來。

    靠近些看,才發現那是一艘細箭的大船,船身呈現出流暢的線條,一片白色的帆影扯滿風范。

    而在它身后,海洋被分開,現出一個長長的三角白線。

    “此種航速,起碼也是25節往上,并且,還不是對方的真實水準……”

    方元見到這一幕,目中精光一閃:“是海盜王子愛德華的座艦——流浪者號!”

    這位愛德華船長,是海盜中的異類,講究著、古老的紳士禮節,口碑與魅力都是傾倒整個黃金海。

    不知道多少女子,將他當成了夢中情人。

    甚至,就連暢銷大陸的許多海盜之主角,就是從愛德華身上取材。

    此時,只是見到了海盜王子的王冠骷髏旗標志,怪獸號就停下了動作。

    一絲絲光華在它身上浮現,不斷修補著船身。

    “愛德華……”

    從怪獸號的甲板上,現出一名身穿禮服的海盜。

    他戴著紳士的白金假發,一條腿已經瘸了,變成鐵制獨腳,每走一步就會在甲板上留下沉重的聲音與痕跡,更令人新機不安。

    當然,最令人難忘的,還是他身上粗豪中帶著陰騭的矛盾氣質,以及兩撇濃濃的黑胡子。

    “海盜王子愛德華……你非要跟我做對么?”

    此時,望著簡直是飛過來的船長,黑胡子就悶悶地說著。

    “抱歉!黑胡子先生,但這里,已經是黃金海的海域了……身為這片海洋的海盜總督,我覺得我有義務維持某些程度內的海盜規矩。”

    在著名的流浪者號桅桿之頂,站立著一人。

    他有著英俊的面孔,小麥色的建康膚色,五官俊秀,嘴角時常掛著一絲玩世不恭的笑容,有著意思浪子的氣質。

    不得不說,這份相貌打扮再加上氣質,去勾引那些貴族夫人與小姐,絕對是十拿九穩。

    “好!很好!”

    黑胡子面沉如水。

    此時,位于怪獸號上的大洞,又被恢復如初。

    在黑胡子話音落下的同時,怪獸號張開大嘴,發出凄厲的咆哮。

    整艘船只的力量,都仿佛匯聚在黑胡子的右手上。

    他舉起自己的右手,一絲絲電火花閃過,旋即就將空氣狠狠一握,向著愛德華打了過去。

    “閃避!”

    流浪者號的速度激增,仿佛快艇一樣,一瞬間就突破了某種極值,躲開了空氣炮。

    轟隆!

    海平面炸開,現出一個大洞,很快又被其它海水填充注滿。

    “啊……多么熱烈的歡迎儀式,先生們,如果我是你們的話,絕對會被感動到連眼淚都要流下來了!”

    愛德華一面憑借著高速度與黑胡子糾纏,一方面背向方元等人豎起了大拇指。

    兩個海盜總督的交手,絕對是這片海域上最頂尖的決戰。

    方元手下的海盜,哪怕缺胳膊斷腿,也是擠在加班上,面色通紅地望著。

    此等對決,如果放棄了,他們可以后悔一百年。

    “真是無趣呢……黑胡子!”

    愛德華一面與怪獸號交手,充滿磁性的聲音依舊滿場可聞。

    “我們這兩個海盜總督,難道要同歸于盡,最終便宜那些外人么!”

    這句話一說出來,就代表他對于英斯曼的大動作,絕非沒有警惕之意。

    “是的,看起來,我們的確應該好好商談一下了!”

    黑胡子率先住手,旋即流浪者號的航速也停了下來,不再向著船只發炮。

    如果這里是某個商隊或者港口的話,恐怕早就開始歡呼跳躍了。

    對于黑胡子這等梟雄而言。

    區區一個詭術師羅奇,還當真算不了什么。

    “是的,英斯曼的威脅在不斷靠近,而我們是自由的海盜……必將不會屈服!”

    海盜王子愛德華,用一句話,提出了他的觀點:“我的意見是,立即召集其它總督,迎戰如何?”

    文抄公說

    今日下午有事,三點的更新應該會在晚上
特污的小说:你下面都流水了 中国福利彩票走势图 上海时时乐开奖结果快 云南十一选五前三遗漏 69棋牌源码69热棋牌 加拿大快乐8 高频彩票有啥 天津十一选五前三走势图表 股票涨跌颜色设置 qq分分彩走势图分析 北京赛车系统苹果手机版下载 功能强大的股票分析软件 大乐透历史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