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逍遙夢路 > 第八百九十二章 反目
    英斯曼,某個大港。

    碼頭之上,烈焰熊熊,幾艘戰船的殘骸被點燃,劇烈燃燒著。

    不遠處的海平面上,漂浮著十幾艘海盜船,宛若圍住獵物的狼群。

    “殺上去,搶光所有的財寶與女人……”

    汪執獰笑著,麾下的五岳號船頭,五根奇異的火炮發出可怕的轟鳴。

    他的超凡船只雖然比不上傳奇名艦,但作為海盜總督的座艦,也只是相差一線而已,就跟之前的怪獸號相似。

    一支海盜總督的嫡系團隊傾力而為,小小的港口又怎么阻擋?

    不到兩個小時,碼頭與港口城市就徹底淪陷,到處都是海盜興奮的吼叫聲。

    “總督大人……”

    這時候,一個東方海盜眼眸閃動,上前用著東方語言問著:“接下來,我們怎么做?”

    “呵呵……”

    汪執摸了摸胡子,眼睛中有著狡黠之色:“海盜王劃撥給我們的港口,還有五六個,去一個個搶了……”

    “可是……按照海盜王的吩咐,我們要盡量做出攻擊姿態,牽制陸軍……”

    旁邊一個幕僚模樣的人,就躊躇著說道:“我絕不是為海盜王說話,而是為了東主考慮……若不能獲得一定斬首與戰功,海盜王即使這次攻略不成,也可以從海上逃之夭夭,卻不一定會放過我們!”

    “這倒是……我險些自作聰明了……”

    汪執背后有些冷汗:“那就先派一千人,看看港口周圍情況,再斬殺一些首級……有著這個,誰還能說我們東方海盜不盡心盡力?當然,最起碼,也要比其它幾個總督多點……這是底線!”

    “遵命!”

    一個海盜剛剛退下,就有一只巨大的海鷹在港口上空盤旋。

    “總督大人,來自海盜王的消息!”

    雖然方元開發出了傳音貝殼,但最多在幾十海里之內用用,大規模遠距離通訊仍舊是個難題,除非勞動夢兵之主做傳聲筒,這明顯不可能。

    汪執的海盜團,就喜歡用海鷹,這種海鳥速度驚人,并且是超凡生物,擁有一些奇異的特性,正好被利用作信使。

    “什么情況?”

    海鷹眼眸銳利,直接找到了養鷹人,落在皮質的護臂上。

    聽到總督的命令之后,養鷹人飛快拆下綁在鷹腿上的竹筒,眼睛睜大:“來自海盜王的消息,海盜王的主力已經攻破了英斯曼首都格拉斯……”

    “什么?這怎么可能?”

    汪執一下瞪大了眼睛:“我以為……這只是那個小子……”

    “總督大人,慎言!”

    這時候,他旁邊的幕僚連忙上前,伸出扇子:“既然如此,我們之前保留實力的計劃,似乎就有些不可行了!”

    “沒錯!”

    汪執坐回去,一臉驚疑不定。

    打下幾個港口,對英斯曼而言,絕對不是傷筋動骨的事情,但攻陷王都,這影響力就截然不同了。

    或許,這個海盜王羅奇,還真的能夠完成這一壯舉。

    而如果真的有了這么一個巨大的國家,又有著如此便捷的地利,那就可以直接控制整個奧法爾大陸的貿易,其利潤之豐厚,恐怕所有的海盜總督加起來都比不上,要眼紅無比。

    更不用說,英斯曼在東西方都是聞名遐邇,如果真的成為了英斯曼的掌權貴族……

    汪執感覺自己的呼吸驟然粗重了一點,忽然間拔出水手刀,狠狠往下一劈:“娘的,做了!”

    “傳總督號令,進攻!進攻陸地”

    ……

    有著太陽王冠助力,以及與赫爾墨斯之鳥結盟,抵抗其它邪神的插手,海盜在英斯曼國土上的進攻,可謂勢如破竹。

    不到三個月,所有的港口就被海盜們攻下封鎖,徹底隔絕了逃亡的通道,還有英斯曼與國外的交流。

    旋即,到了世界歷669年年末,伴隨著英斯曼本土最后一座城市,阿克蒙多的陷落,整個英斯曼,便徹底控制在海盜之手!

    之前還擔任公使的漢姆公爵,很郁悶地發現,他在西塞爾的周旋剛剛獲得成果,支持他的國家卻是已經幾乎完了。

    西塞爾,外交官府邸之內。

    外面積攢了厚厚一層雪花,還有幾棵被裝扮起來的慶典樹,可惜,陰沉的氣氛始終籠罩,沒有哪個屬官有心思去拆樹下的禮物。

    “日安,諸位!”

    唐納德走進府邸,脫下了積雪的斗篷,隨手抖了抖。

    出于信仰的警示,他將自己的家眷早早地從港口中接出,一并帶到了西塞爾,還給一些教中的骨干示警過,此時倒是沒有絲毫愁緒,嘴角的微笑陽光燦爛。

    “真是想不到啊……”

    在二層的辦公室內,漢姆公爵捧著一杯紅茶,明顯陷入了某種思緒當中:“女王與首相派我來商談海軍事宜,但還沒有等到條約簽署,那群海盜……不!叛亂軍就已經進攻英斯曼本土,于是我又被任命為全權代理,商量借兵的事宜……但最遠國家的代表才剛剛到,我們的國土就已經淪陷,女王與首相將在奧法爾大陸上組建流亡政府……是的,他們已經連殖民地都不敢去了!但我的家族,我的榮譽,我的封地還有我的府邸,可都在英斯曼呢……”

    “請恕我直言,公爵大人,我們還有機會!”

    唐納德聲音飽滿,富有激情:“這次與以往的戰爭不同,并非一個國家征服了另外一個國家,而是海盜!海上渣滓的集合,一群敗類!我認為,沒有一個國度,會愿意看到這一幕發生!”

    “實際上,現在已經不需要我們苦苦開出條件,那些使者就已經嚎叫著發信息回國內,要組成聯軍,討伐那群膽大的家伙了……”

    “是的,討伐,只要能奪回英斯曼,不論簽下多么屈辱的條約,都是值得的!”

    漢姆公爵的臉上多了一絲潮紅:“海軍方面,雖然海盜王麾下有著最厲害的超凡船隊,但我們所有國家的聯合,也不遑多讓,接下來,就是登陸戰了,有對付那些太陽衛士的辦法了么?畢竟,你可是……一位教宗啊!”

    過了這么長的時間,足以讓這些國家摸清太陽王冠的底細。

    “我曾經向吾主祈求過,得到了一些回復,這種士兵體格強壯,一個人就能打十個精銳,但消耗巨大,這是不得不提的缺陷,超凡者也可以輕易解決它們,前提是不陷入怪物大軍的圍困……至于大范圍消滅它們的辦法,除了利用最大口徑的火炮之外,恐怕我們需要很多的超凡者!甚至,是更上的存在……”

    “傳說中的邪神么?”

    漢姆公爵喃喃著,卻沒有多么驚訝。

    他本身就是傳承悠久的貴族,又久居高位,對于一些隱秘也知道的十分清楚,反而不如普通人那么震驚。

    “但與邪神做交易,后果往往十分慘重,更何況……”漢姆搖搖頭,眼神有些凝重:“我們懷疑,那個海盜王羅奇,背后就站著一位邪神,甚至是……夢兵之主!來人!”

    “嗯?”

    唐納德瞳孔一縮,不斷后退。

    砰砰!

    剎那間,周圍的木板碎裂,幾個黑袍人走了出來,臉上戴著撲克牌一樣的面具。

    “公爵大人,您這是要做什么?”

    唐納德后退到角落,一層水膜涌現,包裹全身,宛若一層透明的鎧甲。

    “你還要狡辯么?”

    漢姆公爵氣哼哼地道:“我有著眼線與情報,證明那個海盜王、不!詭術師羅奇,就使用過夢兵之主的徽記戰斗!你不要抵賴!”

    “我沒有絲毫想要抵賴的意圖,既然公爵都如此肯定,那就是真事!”

    唐納德臨危不亂,聲音中也沒有一絲顫抖:“但是……我為吾主牧養羔羊,祂卻未必知道我……對于那等高高在上的存在而言,幾個凡人又算得了什么呢?夢兵之主本來就是我從海洋上帶回的信仰,吾主給予其它海盜恩惠,同樣有著可能!”

    “這倒是實話!”

    漢姆公爵點點頭,那些黑袍人不再逼近,卻也沒有退開。

    “我獲得了吾主的一點恩賜,那個海盜王,詭術師,或許也只是同樣的情況……”

    唐納德斟酌著話語:“或許我可以專門進行一個儀式,向偉大的吾主詢問。”

    “嗯,就在這里!”

    漢姆公爵威嚴地點點頭。

    唐納德沉默了下,握住了一枚夢兵之主的徽記。

    一種明亮的圣光,驟然從徽記中冒出,散發一圈圈波紋,不斷向外傳遞。

    嗡嗡!

    一種光與熱,令唐納德知曉,自己已經處于一個十分危險的境地中。

    踏踏!

    從走廊的盡頭,一個人緩緩走了過來。

    他渾身衣服濕潤,肩膀上還掛著一條海草,仿佛剛從海里撈出來的一樣。

    此時不斷上前,眼眸中就帶著血色。

    “深海潛望者的眷顧,是吾主的死敵!”

    一瞬間,重要的信息就被唐納德讀取,整張臉上布滿了堅毅:“吾主讓我……速速撤離!”

    轟隆!

    話音剛落,他就猛地一招手。

    地毯之下,一層水流浮現,將兩個黑袍人包裹在內。

    “抓住他!”

    在漢姆公爵聲嘶力竭的咆哮中,唐納德飛快掠到窗戶邊上,回頭看了一眼。

    那個深海眷顧者一下扯破身上的長袍,現出鱗片,向他撲了過來。

    “漢姆公爵,你與異種結盟,危害國家,我一定會將這個消息公布出來的!”

    唐納德說完這句之后,縱身一跳,身影飛快消失在雪地中。
特污的小说:你下面都流水了 腾讯分分彩各种玩法 云南十一选五中奖规则 高中学校里面开个洗衣房赚钱吗 坐标双色球 体彩排列三走势图和值 河北11选5中奖概率 搞同城配送赚钱吗 彩票选号 宁夏十一选五基本走势 赚钱的圈套 历史3d121期开奖 全部天津11选5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