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逍遙夢路 > 第一千零三十七章 刀王
    “施展刀意之后,掠奪境界,完全就是橫掃啊!”

    方元收回黑玄刀,看著對面驚恐的青年們,笑了笑,轉身離開戰圈。

    未成法相之前,哪怕一品圖騰,本質也是虛幻的精神意念外顯。

    而這種形式,顯然最受刀意克制!

    刀意一出,頓時橫掃一切圖騰!

    圖騰與血脈戰士血脈相連,圖騰被斬,他們也要心神受創,狠狠昏睡幾日都是輕的。

    “如果不放圖騰跟我打,純粹比拼武技,連旭晨都輸了,還有誰會是我的對手……不過,好事也就這一次了,下次,他們再來挑戰的,必然是法相境界!”

    一開始就出動法相境,那完全是以大欺小,蠻族的驕傲不許他們這么做。

    但此時,這些掠奪境的老人被橫掃,剩下的法相境界,必定會出手。

    圖騰一旦實質化為法相,雖然刀意也有傷害,但想像今天這樣摧枯拉朽,就不太可能了。

    “方元……你……”

    北辰炎、青藤幾個呆呆望著這一幕,覺得已經不認識方元了。

    “哈哈,來的路上聽到炎羅講課,略有所得!”

    方元解釋了幾句,旋即就來到戰技殿之中。

    “刀法……我目前也只是剛剛法則入門,還是先專精到大成再說……”

    他找到刀法類,這是一個大類別,足足有幾個書架。

    “嗯?刀法詳解,好大的口氣!”

    略微瀏覽了下,就發現一本。

    “世間刀法,易學難精,萬人之中,都難有一個出神入化,而唯有刀生意念,方可算超凡入圣!”

    “刀念之上,還有刀意,刀意之上,則是刀界!”

    ……

    “刀界?”

    方元品味了下:“刀意不斷增強,到了最后,形成類似的領域,領域之中,刀意無處不在?倒也貼切!”

    “若能進階刀界,便是刀之法則大成的標志,距離圓滿也就一步之遙!”

    “而最后刀之法則要圓滿,唯有內尋自身,外尋于天!”

    他又翻到最后看了看,不由點頭:“倒是有些精髓……署名是——刀王?挺霸道的外號。”

    實際上,刀法到了刀意的境界,就已經只追求意而忘其形,凡俗的刀招已經基本無用,唯有靠自己的苦修進步。

    這本刀法詳解,能將后面的境界高屋建瓴地講了講,令方元明白,寫下此書的刀王,必然已經刀之法則圓滿。

    “普通而言,法相境雖然能借助神通為跳板,開始感悟法則,但能入門的極少,哪怕蠻宮當中,這個比例也不是很高!”

    “唯有到了元丹境界,凝練一道本命神通,心神相交之下,領悟速度才會大大增加,法則入門,這也是蠻族的悲哀,悟性太差!”

    “基本上,一道法則領悟圓滿,那應該是神化境的高手了!偶爾也會有元丹境的,但那就是妖孽……或許,蚩魂算得上吧,可惜,他隕落太早了……”

    拿著刀法詳解,方元離開戰技殿,回到自己的房屋,盤膝而坐。

    “福利已經領完,接下來想要再獲得,就必須用東西交換了,蠻宮只收周圍的兇獸材料與任務貢獻,這是鼓勵我們多多獵殺戰斗……”

    說到這個,他頓時生出一絲不滿:“竟然連蠻宮中,都沒有掠奪境修煉圖騰之力的法門,似乎必須法相境之后才有……真是,太粗糙了!”

    但同時,也暗暗有些凜然。

    光靠著吞噬血脈精魄,此方世界的蠻族就能晉升到法相,開始接觸法則之力,放在其它世界,絕對是難以想象的事情。

    “這就代表著先天上的絕對強大,好比傳說中的人類太古時代,所有人族一生下來就是先天神魔……”

    “嗯?這種感覺!”

    方元放出蜃之圖騰,一種悸動頓時在心里生成:“要進階法相了么?”

    此種速度,哪怕北辰炎也望塵莫及。

    但他想了想,卻是有些明白原因。

    第一,就是他的蜃之圖騰,對進階的需求不大,越是高階的圖騰,進階越為困難。而第二,就是掠奪境時培養得好了,不論水獸還是三尾靈狐,都是非常適合蜃的類型,體內血氣之力純凈,對于修煉自然大有益處。

    “也罷,那就開始突破吧。”

    畢竟是好事,方元盤膝而坐,開始期待蜃之圖騰的突破。

    ……

    就在方元進階的同時,祖庭圣山之上。

    “九離,請見老祖宗!”

    九離恭敬地站在一座山腰的宮殿前,向旁邊的侍女說著。

    這座宮殿通體以黑石構筑而成,大氣粗獷,最重要的是——比較靠近山頂。

    在圣山之上,各人的地位,就是從住所高低來判斷的。

    “老祖宗在,讓你進去!”

    沒有多久,侍女就出來說道。

    “多謝!”

    九離深吸口氣,步入大殿,跪伏下去,連頭也不敢抬:“拜見老祖宗!”

    在上首的老祖宗雖然不是仙人老祖,但也是神化境圓滿,隨時都可以去渡雷劫的存在,甚至,已經活了超過三百歲,的確是真真正正的老祖宗。

    蠻族修煉,到了元丹境,就可以增壽三百,神化境基本都可以活過一千歲。

    當然,要想真正長生,還是必須去渡雷劫,修成仙人!

    可惜,天道無情,雷劫之下,生還率簡直萬不存一,渡不過就是形神俱滅,運氣好還有點真靈轉世的機會,運氣差的話,就是真正灰飛煙滅了。

    “是九離啊,何事?”

    上方,一個飄忽的聲音傳來。

    “啟稟老祖宗,弟子執掌蠻通殿,今日卻是發現一個天才!”九離深吸口氣:“他才掠奪境,就領悟刀意!”

    “我蠻族……悟性太差!法相境能法則入門,就算天才了,掠奪境如此,的確十分難得!”

    飄渺的聲音問道:“他是哪里人,圖騰如何?”

    “飛蠻部方元,圖騰為蜃!”

    “蜃?有些麻煩……法相境的功法當中,幾乎沒有適合他的,唯有先修煉那幾本水行功法!”

    聽到這里,九離就是一個激靈,知道這個方元,還沒有入自家老祖的眼。

    “雖然如此,也是不錯了,你給漠河那邊說下吧!”

    “遵命!”

    九離弓著身出去,直到走出大殿,才松了口長氣,遺憾地搖搖頭:“可惜了……”

    之后,辨認了下方向,又朝著略下方的一座宮殿走了過去。

    ……

    天色既明。

    方元伸了個懶腰,心念一動,蜃之法相就飛了出來。

    如果說之前的圖騰只是二維畫的話,此時他的法相,卻是一下凝聚成實質,充滿了生命的色彩。

    “掠奪境利用那個小竅門之后,突破法相,簡直是水到渠成一般!”

    方元滿足地嘆息一聲:“法相境界,才是真正修煉入門,可以向蠻宮要求一部修煉功法……可惜,我昨天就知道,蠻宮之內,沒有幻術修行的根本功法,走水行的話,那根本就是浪費蜃的天賦!”

    “走吧!”

    此時,他心念一動,身形瞬間幻化,在屋中留下一個殘影。

    這是風的力量!

    “得到巽風神通,與亂披風刀法相對照,我不僅刀意入門,也掌握了一絲風之法則……”

    此乃方元的底牌,自然不會亂說,一直保密到現在。

    這時,就來到悟道巖之下。

    “風……與刀?”

    他看著諸多的摩崖石刻,走了半圈,頓時眼前一亮:“刀痕?”

    不得不說,蠻族悟性太差,圣山花費大力氣,才建造這悟道巖,卻是方元的寶地。

    此時,望著刀痕,頓時又陷入某種頓悟之中。

    “刀……生死一線,剛勇霸烈!”

    “以刀爭命,與天地斗,正是修行的真意!”

    ……

    也不知道過去多久,方元清醒過來,嘴角帶起一絲笑意:“刀法詳解其中還有一些意猶未盡之處,原來說得就是這里,從刀意到刀界的路!伴隨刀之法則不斷領悟,刀意增強,最后就可化為‘離體刀氣’,能匹敵神通!修煉到刀氣無處不在,便是自成刀界之時!”

    “離體刀氣么,似乎也不難!”

    方元拔出黑玄刀,隨意比劃了兩下:“原本掠奪境之時,要激發刀氣或許力有不殆,但此時以法相之力推動,卻是易如反掌!”

    他修煉了片刻,這才起身,來到蠻通殿。

    悟道巖上的石刻雖然是寶藏,但也需要一把把鑰匙。

    對于方元而言,他修煉亂披風刀法,參悟巽風神通,因此看到風、刀相關的石刻,才能領悟更多。

    其它的壁畫,由于沒有這個宇宙的基礎,因此很難入門。

    “再說,駁雜不如專精,我還是先將一條道路走到大成,再看其它的好了。”

    “哈哈,方元,你過來了!”

    九離看到方元,眼睛一亮,遞過來一張獸皮:“這是給你的!”

    “這是?”

    方元接過,看著上面的文字,筆畫如刀:“若你能在元丹之前,領悟刀氣,便可為我之弟子——刀王漠河!”

    “真是恭喜你了,刀王漠河大人在圣山,也是相當出名的呢。”

    九離恭喜道。

    “多謝!”

    方元將刀法詳解收起,心里卻是有些可惜:“看來,還是沒有真正打動,否則就立即收徒,不用考驗了。”

    “如此一來,在蠻宮當中,我能得到的好處有限,必須從外部尋找更多資源了……傳承之地!”

    本書來自
特污的小说:你下面都流水了 湖南幸运赛车奖金表 澳洲幸运10助手 北京赛车研究方法 加入私家车车队赚钱 辽宁十一选五开奖查询 网上二手书店 能赚钱吗 浙江十一选五开奖的号码是多少钱 三年后做什么最赚钱 北京赛车pk10稳赚大钱 国信金太阳炒股软件下载 幸运赛车开奖视频 qq三国橙玉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