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逍遙夢路 > 第一千一百一十一章 生死路
    秘境之內。

    天空灰蒙蒙一片,又帶著朦朧的光源。

    地上碎石遍地,滿目狼藉,又有碎成幾塊的巨大巖石匾額落在地面,上書‘龍延峰’三個古文大字。

    “果然是蒙延山的圣地殘片……”

    在進入這個秘境之后,方元就若有所感。

    “原本蒙延山圣地的禁制就十分厲害,此時雖然破損,但融合自然偉力,更是奇詭莫測……你們多加小心!”

    裘天風環視一圈,略微點頭:“按照我上次的經驗,從這匾額之處進去,只要闖過幾大禁制,就到了曾經的仙人洞府所在,好處不少……”

    “讓我來看看!”

    鐵心苦自告奮勇,大步上前,又是哈哈一笑:“此地也有玄重法則,可惜比起我們金魂宗來,還是要遜色一籌!”

    他們都是圣地真傳,經歷過須彌金山玄重法則的洗練,這里的禁制威力還比不上真傳峰,自然有恃無恐。

    又上前一段,就來到一片云霧之前。

    “似是五玄鎖靈陣,又有些斷空禁制的味道在內,果然融合了秘境法則碎片,自成一系!”他似乎有著什么探測秘法,掐訣感應片刻后,便搖搖頭:“在下無能,想不到什么破解辦法!”

    “哈哈……道法自然,陣法之道,本來就是陣法師觀察天地運轉所得,大自然布陣的威力肯定要遠超我等,更何況,這還是原本的五玄鎖靈陣變異而成,除了強行破解之外,別無他法!”

    裘天風上前一步,一拳擊出。

    他修煉的也是九轉不滅身,但境界比方元高多了,赫然已經到第六轉的巔峰,身軀堪比極品仙器,一舉一動中,都帶著無邊大力。

    砰!

    此時一拳擊出,平平淡淡,沒有絲毫法力波動,就是純粹的力量,卻令白霧涌動,現出一個大坑。

    但隨后,眾人的眸子就是一凝。

    白霧流轉,赫然在緩緩修補。

    “這一條通道,大概有著二里長,五玄鎖靈,無法動用任何法術神通,只能依靠肉身強打硬轟!”

    裘天風解釋道:“不過,只要純粹施展肉身之力,也不會引來陣法的攻擊,算是最安全的一處禁制了!”

    “難怪師兄一個內門弟子都不帶!”

    黃月立即理解了,唯有仙器級別的身軀與力量,才能在此變異陣法中開路,帶上內門弟子簡直是累贅。

    而仙人境界之下,就將身軀修煉到仙器級別的,整個金魂宗內又有幾個?

    “大家輪流開路,不要耽誤時間!”

    謝無鋒上前,并指成劍,狠狠一刺。

    噗!

    一條通道就在巨坑當中浮現,前進了十五步的距離。

    隨后就是夏清荷,對著通道底部一按,將路線又打通了十步左右。

    方元冷眼旁觀,這種強打硬攻,突破禁制的做法,能直接衡量出每個弟子的肉身之力。

    好比裘天風,隨便一擊,便是二十步之上的距離,似乎還留有余力,而換成鐵心苦與黃月兩個,卻是只有五六步左右。

    真傳第一與吊車尾的差距,可見一斑。

    “到我了!”

    輪到他之時,卻是興奮上前,身軀金色光點練成一片:“破!”

    轟!

    通道底部破碎,開出一條七八步左右的通道。

    ‘厲魂……你……’

    鐵心苦與黃月莫名詫異,看得出來,方元絕對是全力以赴,跟他們留了兩三分力的完全不同。

    “做得好,不要停!”

    裘天風見此,卻是略微一喜,上前接棒,再次打出一條二十步的通道。

    在他們身后,云霧迷蒙,一絲絲匯聚,將入口完全堵住。

    ……

    三日之后。

    一片雷海當中,六個人影狼狽地逃出,身上都有些衣衫襤褸。

    “終于闖過來了!”

    鐵心苦與黃月都是后怕不已:“這萬雷之海,只是人為所造,缺乏了幾分真正天劫代天行罰的威勢,竟然都如此可怕……”

    “呵呵……這也算雷劫?”

    裘天風卻是不以為然:“我等真傳弟子每一個都根基渾厚,受到的雷劫也是威力倍增,這是天意持中,要世間一切處于平衡,但我修道者與天爭命,最不屑這個……你們日后渡劫之時也要小心。”

    “多謝大師兄提點!”

    鐵心苦等人連忙道謝,又望著前方白玉般的巨山,臉上帶著感慨之色:“終于到了,仙人洞府所在!”

    “不錯……此座白玉巨山之上,起碼有著十幾個仙人的洞府,雖然每一個洞府都有禁制守護,但只是仙人隨手布置,你等破開應該不難!”

    裘天風點點頭:“到了這里,大家分頭行動,一切小心!”

    頓了頓,又看向方元:“厲魂師弟,你跟我來!”

    “遵命!”

    方元臉上帶著一絲興奮之色,跟在裘天風后面,直接向白玉巨山后山方向飛去。

    “這個厲魂!”

    鐵心苦與黃月對視一眼,有些氣急:‘竟然真的死心塌地投了大師兄么?那我等該如何抉擇?’

    “哈哈!這滿山的仙府,可有得搜尋了……”

    謝無鋒與夏清荷對視一眼,望著鐵心苦兩個:“可要與我們一起?”

    “不!不了!”鐵心苦與黃月連忙搖頭:“師兄師姐請自便!”

    ……

    “厲魂,你可知我為何要帶上你?!”

    裘天風雙手背負,神色傲然。

    “或許……是因為我聽話?”方元笑了笑,顯得有些憨厚。

    “哈哈……說的是!”裘天風轉過頭,雙目炯炯:“我也不管你是真傻還是假傻,只要你接下來都聽我的命令,助我完成這次探索,我可以跟你保證,我一定會收你為心腹,未來許你一個實權長老之位!”

    “我本事低微,只想找到大樹依靠,真正的重寶我不敢與大師兄爭,只要能賜我一些煉體之寶,便感激不及!”方元慨然回道。

    “很好,知道取舍,跟我來!”裘天風臉上浮現出一絲滿意之色,當先而走,對那些仙人洞府棄若敝履。

    方元緊隨其后,心里卻帶著一絲冷笑:‘之所以只帶上我,恐怕還是因為我修為最低,容易控制吧?這個裘天風,顯然是知道接天山太乙洞府之事的……并且,應該有著什么危險,需要一個替死鬼去做。’

    兩人飛快穿行,來到龍延峰之后,一個巨大的五彩禁制擋路。

    “走!”

    裘天風拿出仙器飛舟,招呼一聲,大船就直接向著五彩禁制撞了過去。

    呲啦!

    大量雷電火焰冰刺浮現,打向船身,如雨打芭蕉,即使這座艦乃是仙器,也漸漸經受不住,表面變得坑坑洼洼。

    ‘好決斷,這是要舍棄一件仙器飛舟,快速通過禁制啊!’

    方元盤膝而坐,在一邊看熱鬧。

    這裘天風身為金魂宗真傳大師兄,又是氣運之子,身上寶物秘術著實不少,簡直有些深不可測的味道。

    隨便拿出幾樣,就通過幾道比之前五玄鎖靈還要麻煩的強大禁制,來到一座小山之前。

    青山盤臥,溪水潺潺,仿佛外面隨處可見之景。

    但看到這座山,裘天風眼睛中卻是爆發出無與倫比的光芒:“接天山?終于到了,哈哈……”

    “果然是此地!”

    方元心里暗道。

    他此時只有小部分精神放在外圍,其余的精力,都放在感悟這片秘境的光陰法則之上了。

    根據他的猜測,必然是有著一位光陰法則圓滿,乃至修煉光陰之道的仙人,將此地重新布置了一遍。

    “從地圖上看,這接天峰不僅是一位太乙長老的洞府所在,更是一處重地!藏有至寶!”

    到了這里,方元不由集中精神,連裘天風也沒有一絲傲色,規規矩矩地走路前行。

    兩人來到山腳,就看到兩條一模一樣的石板路蜿蜒上前,沒入云霧當中。

    “到了,接天山生死路!”

    裘天風望著方元,忽然出手,一道禁制打入他體內:“你……選一條走吧,事成之后,我絕對不會虧待你的!”

    “大師兄……你!”

    方元捂著丹田,滿臉驚怒之色。

    “別怪我,這生死路,一死一生,難以辨認……并且兩條路上都有危險,普通傀儡妖獸難以探測,否則,我真不想犧牲你的……”裘天風面色淡漠:“選擇吧!違抗我,你必死無疑,去選一條,還有五成機會,出去之后,一輩子仙福永享!”

    “好!”

    方元面露悲壯之色,選了一條道路,走了進去,身影飛快消失不見。

    ‘此人……是不是答應太快,接受得太過容易了?’

    裘天風眉頭略微一皺:‘不過……有著禁制在手,卻也無妨!’

    ……

    ‘果然如此!’

    殊不知,此時的方元,正在飛快趕路:‘丹田禁制?呵呵……’

    他的修為只是表面,真正的力量還隱藏在芥子當中,一旦涌出爆發,毀滅一道禁制簡直輕而易舉。

    ‘多虧了裘天風,我才能這么容易就到接天山,至于生死路……’

    三十三層天外樓當中,自然有著此處絕地的描述。

    此路的確一死一生,難以查探,甚至能滅殺仙人,還會互相轉化。

    不過,方元有著一大優勢,就是他乃是蒙延山唯一傳人,由三十三層天外樓凝聚了真傳核心弟子的身份印記,以此種身份進入蒙延山圣地,自然會得到優待。

    他的選的路,即使一開始是死路,也會自動轉為生路!

    s:

    天才本站地址:。m。
特污的小说:你下面都流水了 排列三qi码组六遗漏 做眉毛非常赚钱 浙江十一选五走 股票行情大盘走势,今日大盘行情 上海时时乐走势图2元网 开网店卖茶叶赚钱吗 体彩北京11选五 上海11选5现场直播 彩乐乐11选5 大乐透红球中4个号 棋盘游戏 腾讯分分彩从哪里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