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逍遙夢路 > 第一千一百四十章 護符
    銀色的月輝灑落,黑暗遮蔽整個天幕。

    “我一定是瘋了!”

    一個黑影出現在街角,用帽子遮住大半臉龐,赫然是西蒙!

    不知道為什么,只是一時好奇,走進那家小店,看到那本伏都教典儀之后,他內心就一直有著一個聲音回蕩:

    “嘶嘶……得到它!我一定要得到它!”

    雖然如此,但一個金朋克的費用,顯然大大超出了他的能力。

    所以,西蒙準備用自己的方式,一個不怎么見得了光的手段。

    在叛逆的少年階段,他做過一切讓大人深惡痛絕的事情:酗酒、墮落派對、毆斗……甚至還跟一名老金手指,學了一門賺錢的手藝。

    “那家雜貨店的鎖我注意過,很容易就可以撬開……到時候,我或許還可以拿走點別的什么東西……”

    走在冷清的街道上,西蒙感覺自己的理智漸漸回歸:“但是……我怎么會相信世界上有著神秘力量?不過能從賈維爾老爹手上買到那家雜貨店,店主一定很有錢!”

    就連他也沒有發現,雖然自己理智一直否認著非凡力量,但冥冥中的諸多因素,還是推動他向那家小店不斷靠近。

    “嘎吱!嘎吱!”

    轉過一個街角之后,西蒙忽然耳朵一動,聽到了似是咀嚼物品的聲音。

    “這么晚了,誰會在外面吃東西,還發出這么大的聲音?”

    帶著一絲好奇,他緩緩上前,進入一個黑暗的小巷。

    這小巷的盡頭是一堵圍墻,邊上還有幾個散發著惡臭的垃圾桶。

    此時,卻是有著兩個黑色的人影,正趴在地上,似乎在吞食著什么。

    “咕嚕!”

    西蒙一瞬間感覺手腳發涼,吞咽了口自己的唾沫,慢慢后退。

    似乎是發出的聲音太大,那兩個黑影轉過頭,現出一雙血紅的眼睛。

    而借著月光,還可以看到地面上躺著一具被開膛破肚的尸體,眼睛瞪大,各種內臟血液流了一地。

    “啊”

    西蒙發出一聲變音的慘叫,屁滾尿流地逃跑。

    深夜之中,這種場景,立即就令他聯想到了傳說中的食尸鬼。

    嚓嚓!

    嚓嚓!

    在他身后,兩個腳步越來越近,帶起一陣勁風。

    西蒙只感覺到一股巨力襲來,旋即就被撲倒在地。

    他連忙向前一滾,轉過身來,看到了兩頭靠近的食尸鬼。

    他們穿著黑色風衣,皮膚干枯緊縮,似乎已經失去活力,手上卻是長出利爪,一雙血紅色的眼睛,充滿貪婪的欲望,盯著西蒙。

    “食尸鬼!真的有食尸鬼”

    西蒙額頭冷汗淋漓,簡直不敢相信。

    但此時,對方的利爪,還有滴著口水的腐臭大嘴,卻是在不斷靠近。

    “不!不!我不想死!”

    他感覺雙腿之間有些濕潤,雙手不斷支撐著爬向后面,一種死亡的預感,已經充斥他的心扉。

    下一刻,就在食尸鬼的利爪伸出,即將觸及到他臉龐之時,西蒙仿佛想到了什么,立即大聲吟誦出來:

    “當電光滾滾雷聲大作,

    讓我平靜,佑我勇氣,

    當電光大作雷聲滾滾,

    來自晚禱之光令我安心

    走開,邪惡之食尸鬼,與汝一同離去……”

    他雙目失神,完全是下意識地吟誦著浮現在腦海中的咒文。

    兩頭食尸鬼聽到聲音,卻是忽然停下動作,不斷后退,張牙舞爪,充滿著不甘。

    “伏都教典儀中的保護咒?原來真的有效?”

    西蒙有些呆了,但看到食尸鬼又有蠢蠢欲動上前的模樣,立即用顫抖的聲音繼續:“走開,邪惡之食尸鬼,與汝一同離去!”

    在咒文之下,兩頭食尸鬼慢慢退入黑暗之中,不見了蹤影。

    “呼……”

    西蒙吐出一口長氣,感覺自己雙腿發軟,已經站不起來了。

    咻咻

    就在這時,一聲刺耳的警哨從不遠處傳來。

    如果是一分鐘之前,西蒙一定很樂意去尋找那些督察先生們的幫助。

    但現在,他卻是遲疑了。

    畢竟,他之前也犯下過一些事情,算是有著前科,更何況,今晚出來還不打算做好事。

    如果被抓到,實在無法解釋這個問題,特別是還有那具死尸。

    一想到尸體,西蒙連忙爬起來,飛快遠離了現場。

    否則的話,怎么應對督察的筆錄,難道說是被食尸鬼襲擊的?他可不想被送去做精神鑒定。

    “那本伏都教典儀……我一定要得到它!”

    想到剛剛的食尸鬼,還有神奇的咒語,西蒙眼睛發亮,感覺一道全新的大門正在自己面前被打開。

    ……

    清晨,方元打開店門,慵懶地伸了個懶腰:“早安!弗雷德先生!”

    “早安,安迪先生!”對面的一個胖子顯然有些遺憾:“多好的天氣啊……我是說,一般不都是你家的女仆出來開門的么?”

    “你說莫莉古?”方元嘴角帶起一絲笑意:“她昨晚忙了一夜,我打發她去做咖啡了。”

    “一……一整夜?”弗雷德瞪大眼睛,感覺自己的信心受到了極大的碾壓:“我真是佩服您,安迪先生,請問有什么秘訣么?”

    “秘訣?很簡單……”方元一轉頭,看見挎著一個面包籃回來的女士,突然住口。

    “露西……早上好!”弗雷德與方元對視一眼,明智地終結了之前的話題:“這么快就買完面包了?”

    “嗯……”女鄰居露西有些魂不守舍:“先生們,聽說了么?就在前面兩條街上,發生了命案,現場已經被封鎖起來了。”

    “搶劫?還是謀殺?”

    弗雷德明顯來了興趣。

    “都不是……我聽說現場……很恐怖!”露西臉上浮現出一絲害怕之色,跑回了家里。

    方元聳聳肩膀,回到店內,拿起一份報紙。

    半個小時之后,第一個客人就進了店內,怒氣沖沖地將一個小瓶放在桌上:“我要退貨!”

    “是你啊,尼采!”方元無聊地打了個哈欠:“本店售出,概不退換!”

    “你明明說這是啟靈之水,但我昨天用了一晚上,什么都沒有見到!”尼采據理力爭。

    “少年呦,這是如假包換的啟靈之水,但是你沒聽我仔細說么,只是‘有一定概率’而已!”方元聳了聳肩膀。

    “你……”

    尼采無語,眼里流露出‘你是個奸商’的悲憤情緒。

    “抱歉,打擾一下!”

    就在這時,一名穿著黑色制服,攜帶配槍的女督察走進店內,出示了一個證件:“我是見習督察薇薇安,有一件事需要詢問一下店主!”

    “我就是,有什么事么?美麗的女士……”

    方元微笑上前。

    這位女督察有著獵豹一般勻稱有力的肌肉,健美的身材,臉上更有一種認真的神色,讓尼采頓時不敢說話,又偷偷瞄了幾眼。

    “對于昨晚發生的命案,我需要做一些例行質詢,您認識卡蓬先生么?”

    “卡蓬,不認識!”方元搖搖頭。

    “有人作證昨天下午,看見他光顧過這里!”女督察頓時露出懷疑的目光:“他穿著一件藍色格子襯衫,黑皮鞋……”

    “原來是他!”

    方元恍然大悟:“那是一個陌生的客人,第一次來我的小店,你也知道的,女士,我不可能登記每一個顧客的名字,這真是一個慷慨大方的客人,購買了我的一枚‘食尸鬼之爪護符’,不得不說,他眼光真是好,這可是本店為數不多的珍藏……”

    在聽到這句之后,尼采頓時翻了個白眼,露出不以為然之色。

    “護符?”

    女督察眼睛微微瞇起。

    “是的,純銀打造,鑲嵌上一枚食尸鬼的爪子殘片……售價五枚銀瑟爾!”方元老實交代:“他怎么了?”

    “被襲擊,確認死亡……”薇薇安女督察面無表情地回答:“身上并沒有你說的護符……”

    啪!

    方元以拳擊掌:“我知道了,那一定是搶劫殺人!竊賊可真有眼光,知道這枚護符的價值……”

    這一下,就連薇薇安都有些翻白眼:“請不要做無謂的猜測,安迪先生!卡蓬昨天來你這里的時候,有沒有表現出什么異常?”

    一番問答之后,她收起速記本:“感謝您的配合,在案子沒有了結之前,我有權隨時傳喚你!”

    女督察走出去之后,西蒙走了進來,臉色蒼白地嚇人,將一堆零錢倒在柜臺上:“一枚金朋克,快點把那本伏都教典儀給我!”

    莫莉古氣呼呼地將零錢收好,很是不甘。

    她昨天可是等了這個竊賊一夜,誰知道對方根本就沒來。

    “嗯,它是你的了!”

    方元也不管西蒙怎么湊到的這筆錢,將血紅色的大部頭交給西蒙。

    這筆大額的交易,立即令旁邊的尼采瞪大眼睛。

    就在這時,西蒙卻是躊躇了下,用一種顫抖的聲音問著:“先生……你相信這個世界有著……鬼怪的存在嗎?”

    “當然!”方元回答得毫不猶豫:“不然你說本店的神秘商品是從哪里來的?”

    “那在這附近,有沒有什么東西游蕩,比如……食尸鬼?!”

    西蒙盯著方元的眼睛。

    “食尸鬼?不知道……”方元聳聳肩膀:“但如果你被食尸鬼困擾,我推薦食尸鬼護符,只需要五枚銀瑟爾哦!!不過,這種護符只有心智堅定的人才可以使用,否則的話,或許更容易召來食尸鬼的敵意……”
特污的小说:你下面都流水了 2019股票分析报告 全天北京赛车pk10计划精准版 炒股怎么开户 五分彩有什么技巧啊 夏天卖什么玩具赚钱 七乐彩和值走势图带连线 淘宝买pos的怎么赚钱 极速十一选五官网下载 在广东有人养竹鼠赚钱 广东11选5详情 卖壁纸赚钱吧 山东11选5全单最大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