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逍遙夢路 > 第一千一百五十一章 兇宅
    “該死!”

    被一條長舌頭捆住脖子是什么樣的感受?

    尼采只感覺一股腥氣直沖口鼻,呼吸不暢,雙手拼命拉扯著,令自己還能呼吸到珍貴的空氣。

    在窒息中人的眼中,哪怕是下水道那帶著惡臭的空氣,也是無比之珍貴。

    呲啦!

    似是感受到他的掙扎,那截舌頭又暴漲了一截,尾部開花,變成一張長滿獠牙的巨嘴。

    “我怎么能死在這里?”

    尼采怒吼著:“大日!”

    熊熊!

    他身上仿佛燃燒起一層無形的火焰,令舌頭仿佛受驚的魚兒一樣,驚嚇回縮。

    “現在還想跑?晚了!”

    尼采雙手死死抓著舌頭,猛地一拉。

    一頭吸血鬼腳下站立不穩,被他拉近幾步,臉上的絨毛都看得一清二楚。

    砰!

    他咬著嘴唇,冷靜拔槍。

    一聲巨響過后,這個吸血鬼的腦袋立即炸開,諸多紅的白的流了一地。

    就在這頭吸血鬼死亡的同時,尼采卻是忽然一怔,感覺自己的大日冥想法,仿佛又吸收到了一個大補品,腦海內的火球驟然擴張。

    “以巫毒之名!!!”

    就在尼采解決了一頭食尸鬼的同時,他旁邊的西蒙傳來一聲怒吼。

    一只奇異的巫毒娃娃,就被扔到地面上,從身體各處溢出鮮血。

    滴答!滴答!

    伴隨著血液流出,很快就在地面上匯聚了一個黑色的小灘。

    難以言喻的詭異氣息散開,冰寒刺骨。

    那些吸血鬼尖叫著,仿佛受到了什么驚嚇,紛紛縮回舌頭,逃離了現場。

    “好了,我們也快離開這里吧!”

    西蒙望著地上的人偶,臉上也滿是忌憚:“這種詛咒的力量太強,我控制不住,如果它一旦失控,死的就是我們了……”

    “看得出來,這是十分危險的法術……”

    尼采活動了下脖子,跟著萊恩與西蒙原路返回。

    “想不到,這些吸血鬼竟然如此強大,失去那個黑暗之仆后,我們也無法再追蹤對方……”

    萊恩嘆了口氣:“只能加大警力巡查了……”

    ……

    接下來,便是緊張的忙碌,很少有著假期。

    金伯特市也開始流傳吸血鬼的傳聞,畢竟它們比食尸鬼更加兇殘,也更加挑剔,不會專門對付流浪漢,而是更加喜歡妙齡少女,這直接導致金伯特市晚上變得荒涼起來,越來越多的少女不敢夜晚出門。

    五天之后。

    尼采望著明媚的太陽,打了個哈欠:“真是美好的陽光啊!”

    自從修煉了大日冥想法之后,他就十分享受在陽光下漸漸變強的感覺,恨不得一天二十四小時都接受陽光普照。

    “難得有著一個假期……只是這些吸血鬼,明顯是格格巫上次所說的黑暗祭典中的血之部分……”

    帶著這樣一種擔心,他走到梧桐街,一間小雜貨鋪里面。

    “歡迎光臨……”

    方元仍舊是那副笑瞇瞇的樣子:“小尼采,我就知道,你到時間該過來了……”

    “或者說……根本沒有其它顧客了吧?”尼采翻了個白眼。

    “不不不……雖然顧客稀少,但偶爾也是有著真正的客人的,很有財力的客人!”方元微笑回答:“就在昨天,一名舊日的客人前來,他出手可比你大方多了……”

    “昨天?舊客?昨天似乎是西蒙的休息日吧?他也來了?”尼采忽然變得有些警惕。

    “真是聰明,一猜就中呢!”方元面色不變:“那么,客人,這次你需要什么呢?”

    “有沒有一些對付吸血鬼的東西?要真正有用的!”尼采連忙道。

    “吸血鬼只是黑暗的奴仆,要對它們造成殺傷,實在是再簡單不過的事情了……只不過,它們擁有制造子嗣的能力,處理起來需要一定的手段……”

    “制造子嗣,你是說血裔?”尼采驚呼一聲。

    “血裔?你喜歡這么稱呼的話也未嘗不可,雖然吸血鬼的誕生,依靠的根本不是血液……”方元聳了聳肩膀:“要說特定的商品的話,我推薦吸血鬼護符!不得不說,這一商品的確是很受歡迎呢。只要五枚銀瑟爾……”

    “除了西蒙那個冤大頭之外,我想不到其他人會購買這個……”尼采卻是嘟囔了一句:“實際上,你為什么不把它的售價降低一些,比如五枚銅子什么的,再拿到外面去推銷呢?我想……憑借金伯特市的吸血鬼恐慌,肯定能狠狠大賺一筆的。”

    “不錯的提議……”方元的眼睛有些發亮:“可惜這么做的話,我用不了多久就會被請去警署喝茶,說不定還要安我一個騷擾公共治安、散布恐懼之類的罪名,到時候我就只能聯系我的律師了。”

    “我買……”尼采掏了掏口袋,發現實在是囊中羞澀,只能從最便宜的下手:“啟靈之水……希望我這次有著好運氣!”

    他盯著奸商老板的眼睛,已經大體猜到了從這里購買到真貨的規律,完全就是看對方心情!

    “沒有問題!”

    方元笑瞇瞇地遞過一個小瓶,順手將銅子收好。

    “……我最近,修煉大日冥想法的時候,遇到了一些疑難問題,比如……我發現它能焚燒一切……”花費了銅子之后,尼采猜測店主此時心情應該不錯,不由提出自己的問題:“我該怎么辦?”

    “太陽的特性,就是無物不焚!”方元意味深長地道:“為何要畏懼?”

    “但那種速度,實在是太快……太過驚心動魄了……”尼采看著自己的雙手:“我從來不知道,原來有一天快速增長的力量,也會讓人恐懼……”

    “這……就是代價!”方元點點頭:“對于這個,我沒有更多教導你的了,只是你要小心,如果大日冥想法失控,那第一個燒的,就是你自己……”

    “還有一件事,關于羅伯特的兇宅,我的上司已經決定要解決這個問題……”

    尼采心里一沉,強迫自己不再想那些問題,談到了其它方面:“您的看法是?”

    “小心點,不要死了!”方元擺出一個送客的姿勢。

    “不要……死了?難道那座兇宅還沒有解決?但夢幻油畫不是已經在您這里了么?”尼采有些不可思議。

    “等一等……”下一刻,他忽然反應過來:“難道你又制作了一副假畫來騙人,連那種奇異的感覺都能造假?你這個奸商!”

    ……

    “好了,搜捕食尸鬼與吸血鬼,是一個長期而浩大的工程,接下來,我們需要將羅伯特鬼宅清理一遍……”

    第二天,在調查處的辦公室里,萊恩讓手下遞上幾份文件。

    “羅伯特宅邸,由于夢幻的緣故,已經完成變成了一個兇地,里面的主人羅伯特父女,以及仆人、管家、侍女等人盡數失蹤,沒有絲毫消息……雖然這里的危險沒有擴散,但也不能任憑它這么存在下去……”

    他望了尼采一眼:“你覺得呢?那幅油畫夢幻,還有沒有價值?”

    ‘頭兒現在還以為我的能力是從油畫夢幻中來的呢……’

    尼采有些臉皮發紅,看到西蒙似笑非笑的目光,還是咬牙說著:“我覺得……以我們此時的人手,去處理羅伯特宅邸事件,是非常不明智的事情!”

    “的確,非凡的世界中,最危險的就是未知!”萊恩一怔,旋即若有所思地回答:“相比那些無法觸碰、無法研究的厲魂、詛咒而言,食尸鬼與吸血鬼都顯得很可愛了……如果不算那種死后的污染的話!”

    “但是……我們有回收那幅油畫的必要,這是來自總局的命令!”萊恩咳嗽一聲,以肅穆至極的的聲音說出命令。

    “為什么?”尼采搶在西蒙之前,問出這句。

    “或許……因為那是文森特的遺物吧?而文森特先生,已經被證明是整個卡爾薩聯邦五十年之內,最為強大的非凡者!特別是在對抗某些邪教教徒的時候,他的力量有著十分不可思議的效果!”

    萊恩解釋道:“總部的專家已經專門研究過這里發生的案件,覺得有著十分不妙的事情將要發生,并且牽扯到一些很古老的邪教組織,因此,我們需要搜集更多的力量……”

    尼采緩緩點頭,腦海中卻是仿佛劈過一道驚雷:‘總部的人已經通過肉之盛宴等線索,猜測到了在金伯特市內攪動風云的,就是那個混亂與瘋囂之主的信徒……而想要對抗這種存在的力量,哪怕只是它的眷屬,引進另外的力量也很有必要,最好的選擇就是傳說中的星界巨蟒!’

    世界上并不止一個格格巫,而以調查處的觸手,還有與非凡實力打交道多年的經驗,獲得這些情報并非很難的事情。

    “也就是說,這是強制任務,無法回避,對吧?”西蒙笑了笑:“那就只有參加了,我對于那個文森特留下的畫作,也是很有興趣呢,畢竟是造就了尼采的契機……”

    “我服從命令!”

    尼采卻是沉默,想到那個安迪店主說的繼承與污染,難道調查處不知道一些非凡力量只能造就一位非凡者的規律,還是有其它打算?
特污的小说:你下面都流水了 极速快3开奖历史记录 华人彩票 海南体育彩票 金牛棋牌手机版最新 双色球走势图红球奇偶比 天天2棋牌下载手机版 双色球杀兰球公式 股票群 福建十一选五开奖结果走势图表 淘宝卖彩铅画赚钱吗 云南十一选五玩法说明 qq分分彩app送37元现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