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逍遙夢路 > 第一千一百八十二章 大結局
    虛獸之皇搏命一擊,威力何等磅礴?

    方元只感覺一股滔天巨浪洶涌而來,整個人幾乎被掃下祭壇。

    那些虛獸王同樣趴伏在地上,一瞬間停止了動作。

    塵埃落定之后,就可以見到祭壇上的一個大坑。

    這個不知道存在多少萬年的神物,竟然也被三大巔峰巨頭的一擊而損傷至此!

    “呼呼……”

    大坑中心,胡天道祖與鈞天道祖半跪在地,口鼻溢血。

    對面的虛獸皇則是更加凄慘,龍角迸碎,半邊身體都是化為虛無,但僅剩的獨眼之中,白金色的光焰卻是越來越盛,似回光返照。

    “兩敗俱傷?!不過兩大老祖顯然占據優勢……”

    望著顫顫巍巍站立而起的兩大老祖,與似失去戰力的虛獸皇者,方元若有所悟。

    而那些虛獸王看到自家的皇者都是如此,身上的血紅與狂熱不由完全退去,顫抖著縮到一邊。

    “先殺此頭虛獸皇,再平分太墟本源!”

    鈞天老祖與胡天老祖對視一眼,淡漠開口。

    兩人同時來到無法動彈的虛獸皇面前,黑白雙色融合,化為混沌太墟之光。

    “來了!”

    就在此時,方元感受到胸前文明火種的猛然跳動,不由暗暗自語。

    嗖嗖!

    兩道人影以無可匹敵的姿態,轟破一面晶壁,忽然出現在這幽暗洞窟之底!

    “盤王?天刑?”

    鈞天與胡天老祖動作一滯,認出這兩個外界宇宙的首領:“之前就覺得有些不對,想不到是你們兩個小娃娃……”

    他們兩個輩份奇高,自然可以叫后來者小娃娃。

    但在方元與風花道祖這兩個僅剩的道祖眼中,前來的兩尊存在身上太墟之光充滿,不僅是第二境的巨頭,甚至還十分接近鈞天與胡天道祖!

    事實證明,這兩大外界打生打死的勢力首領,在最終之地中,竟然也握手言和,至少是暫時結成同盟。

    “呵呵……連華夏宇宙都被打得歸墟,盤王你竟然還能與敵人攜手,真是不肖子孫……”

    鈞天道祖看了看天刑,轉而望向盤王,搖頭道。

    “反正華夏宇宙之前也歸墟過幾次,再另外找個本源重開便是……”

    盤王是一名中年大漢,眼如青玉,此時厲聲喝問:“既然鈞天老祖你能與胡天老祖同流合污,又為何不準我們二人攜手除害?”

    “除害?”

    胡天道祖冷笑一聲:“果然是養不熟的狼崽子,竟然準備密謀對付我們二人!”

    “因為在大戰之中,我們也發現了一些事情,比如之前的大夏文明是如何因為一對兄弟而分裂,而那對兄弟又分別當上了兩方的首領……”

    天刑道祖雖然長相粗獷,此時嘆息一聲,卻是將一些上古隱秘和盤托出:“當我發現那些隕落的道祖,還有雙方長達無數年的血戰犧牲,起因居然是兩位兄弟不合而產生的矛盾之時,我便發現,不能如此繼續下去了,必須除掉這毒瘤,為了以往那些隕落的道祖!”

    “哈哈……鈞天,想不到現在還有人糾結當年之事!”

    胡天老祖見此,眉宇下的目光變得越發危險:“你們還不明白么?只要有道祖,便有爭端,并非我與鈞天的原因,大夏太強大了,強大到外因根本無法毀滅它的地步,無外患而必有內憂,我與鈞天只是讓它提早爆發出來而已,你們還應該感謝我們,否則的話,兩個宇宙勢力如何能延續到今日?”

    “一派胡言!”

    盤王與天刑道祖雖然也是智慧高絕之人,知道胡天道祖所言非虛,此時卻不會直說我們就是看上了太墟本源,要找個藉口欺師滅祖,反而牢牢站定大義,嚴聲斥責:“今日,就要你們兩個老不死的付出代價!”

    他們修為驚人,堪堪也到了第二境的巔峰,雖然不是全盛時期的鈞天胡天之對手,但此時對手實力剩下不足五成,卻是無所畏懼。

    風花道祖面色慘變,想不到局勢竟然會發展至此。

    而方元卻是面色沉靜,暗暗挪動幾步。

    “果然,說一千,道一萬,還是利益動人心!我實在不愿……”鈞天老祖面對兩大強敵聯手,神色卻沒有多少變化。

    “哈哈……想不到,我們終究還是被逼到了這一步!”胡天道祖猙獰一笑:“老夫也是萬分不愿如此,否則的話,上次我們便可取了本源!”

    “奈何,奈何……”

    鈞天老祖一聲長嘆,與胡天老祖忽然攜手。

    光!

    無盡之光!

    黑光與白光融合,宛若太極兩儀,復返混沌!

    自混沌中,又誕生出一縷光芒!

    那光芒無所不至,無限接近完整的太墟之力,驀然緩緩化為人形。

    這人形青年模樣,非男非女,充滿神性的光輝,眼睛一黑一紅,十分詭異。

    一股還要超越之前虛獸皇的可怕氣勢,就驟然爆發!

    啪!

    風花道祖與其它虛獸王被此氣勢一激,竟然如負千山,直接跪倒在地上。

    “胡天……你與鈞天,竟然是……同一人?”

    見到這一幕,盤王與天刑也是面色連變。

    此時鈞天胡天老祖合一,重為一人,實力簡直無限逼近第三境的巨頭,身上的傷勢也是不翼而飛,堪稱太墟最強!

    “我既非鈞天、也非胡天,而為最初之……鈞胡!”

    鈞胡老祖聲音也產生變化,淡然雙手平推。

    一股凝練至極的太墟之力,就宛若巨浪一般洶涌而出。

    所過之處,哪怕原本的祭壇與太墟之力結晶,都是飛快崩滅,黑河蒸發,虛獸王連連咆哮,奈何還是緩緩融化。

    “哪怕算盡一切,卻仍舊沒有料到,胡天鈞天,竟然曾為一體!”

    “若非被逼到絕境,他們也不會選擇放棄自我,重新融合,化為一個全新的生命!”

    盤王與天刑對視一眼,身上升騰起濃郁的太墟之力,在浪潮中苦苦支撐,宛若兩塊海浪中的礁石。

    吼吼!

    就在這時,一個意想不到的助力進入了戰場。

    原本盤踞在地面,奄奄一息的虛獸皇者,卻是通體閃爍著烈焰,竟然選擇徹底燃燒自己,從背后向鈞胡老祖發動了致命一擊!

    虛獸皇是何等存在?

    在鈞胡老祖未曾出現之前,它才是真真正正的太墟第一戰力!單打獨斗的話不論鈞天與胡天都絕非其對手!

    此時雖然重傷,但燃燒原本堅固無比、能硬抗怨力河水的身軀,所發揮出來的力量也是十分可怖。

    鈞胡老祖目光有些茫然,下意識地收回一只左手,向后一推!

    一層太墟之光幕浮現,將虛獸皇者最后的攻擊抗拒在外!

    以一人之力,匹敵巔峰的三大巨頭,這才是鈞胡老祖的真正實力!

    而在這種對耗與僵持中,現場卻還有一人能夠移動,那就是方元!

    他渾身包裹著文明之光,在各種余波中艱難地前行者,來到祭壇最中心,仰望那一團太墟本源。

    “鈞胡老祖雖然戰力無匹,卻終究是新生生命,心智宛若幼兒,哪怕有著兩份老祖的記憶,消化也需要一定時間,對戰局的把握就不那么精確,這便是我的機會了!”

    他凝望太墟本源,縱身一躍,直接進入其中。

    此時方元做的,便是賭博!

    雖然他不知道煉化太墟本源需要多久,但如果任憑那幾方分出勝負,自己的下場也未必好到哪里去,唯一的希望,就在于煉化太墟本源,率先突破第三境,獲得主動權。

    見到方元跳入本源之中,縱然鈞胡老祖,也是一時失神,旋即才是暴怒。

    兩大老祖下意識地認為,在此種對拼之中,虛獸王與風花道祖都跪了,方元肯定也不會有余力參與什么。

    但誰能想到,這一只小螻蟻,竟然能做到此種壯舉?

    再加上鈞胡意識正在融合兩份記憶,本身心智如同嬰兒,方元沒有露出對鈞胡的敵意,也就沒有獲得重視,竟然被他抓住了這個機會!

    “爾敢?!”

    鈞胡老祖暴怒,正要抽手一擊,盤王與天刑道祖卻是對視一眼,死死拖住。

    他們也看得很清楚,因為沒有料到鈞胡老祖的變數,這一次伏擊簡直是摸魚摸到大白鯊,必死無疑!

    唯一的變數,就落在方元的身上了!要是給鈞胡老祖煉化本源,哪怕他們能逃得過現在,也逃不過將來!

    因此也是拼命牽制,為方元創造機會。

    至于虛獸皇者,則更不用多說,唯一的目的就是毀滅這個大仇人!

    場面一度陷入僵持。

    ……

    方元此時,卻是陷入一片白光包裹。

    那感覺就仿佛嬰兒回歸母體,無比舒暢與安心,整個身體都在緩緩融化,現出夢之道果。

    他的夢之道果表面晶瑩如玉,上有次級太墟之光凝聚,赫然是第二境巨頭的標配。

    但此時,在真正的太墟本源當中,原本的夢之道果,竟然在緩緩融化。

    首先是從表面開始,旋即慢慢侵蝕核心。

    關鍵時刻,一點微弱的白色火種驟然浮現,一閃一閃。

    此氣息,立即驚醒了方元的真靈。

    “這是……何處?”

    “是了……我正在煉化太墟本源……但哪里想得到,太墟本源竟然如斯恐怖,不是我在煉化它,而是它在煉化我……”

    夢之道果緩緩崩潰融化,方元的意識也是漸漸消亡。

    “唯一的生路,就在道果徹底消亡之前,悟透第三境!”

    生死危機的巨大壓力之下,方元感覺自己的每一個念頭都在燃燒升華,向著那從無道祖突破的第三境發起沖擊。

    自身的積累,所有世界的經歷,還有諸多的傳承與經驗,在這一刻浮現出來,令他的境界不斷攀升,到了第二境的巔峰,并不斷向上沖刺。

    “想要煉化太墟本源,就必須掌握無之真諦,真正的無,到底是什么?”

    奈何,終究就是差了那么一絲,無法突破。

    方元窮思竭慮,依舊毫無所得,氣息沖高至極限,又無奈回落。

    “罷了……我求道至今,已比尋常凡人好過太多,此生亦無悔……”

    終于,道果徹底融化歸墟。

    方元身死道消!

    ……

    “哈哈……小小一個道祖,敢跟我爭!”

    感受到方元氣息徹底消失,盤王與天刑心里一沉,鈞胡老祖卻是仰天大笑,左手虛握,將虛獸皇碾成粉碎,右手橫拍,兩大首領倒飛而出。

    “太墟本源,是我的!”

    鈞胡老祖一步一步,來到太墟本源之下,神色渴望。

    下一剎那!

    異變突生!

    一只光潔如玉的手掌,忽然自太墟本源中伸出,筆直刺入鈞胡老祖胸口。

    太墟本源下移,化為一個人形,赫然正是方元!

    “怎么……可能?”

    鈞胡老祖望著自己的胸口,又望望方元。

    在真正的太墟之力面前,他的防御沒有絲毫用處:“你不是已經隕落?”

    “的確是隕落了……但在隕落之后,我才明白什么是真正的‘無’,那是連思考無的念頭都沒有,一切歸墟之沉寂!”

    方元微微一笑,白光火焰一閃,鈞胡老祖便化為灰燼。

    “你……”

    幸存的盤王等道祖望著方元,目光中都是渴望與難以置信之色:“第三境!?”

    “不錯,我已經突破……”

    方元頜首致意,一步踏出,整個人就忽然消失,來到了太墟之中!

    最終之地易進難出,能來到外界太墟,則是絕對的突破證明!

    “華夏文明火種!”

    他取出一枚火種,此時已經勢若危卵,搖搖欲熄。

    在太墟之中,它也幾乎被侵蝕殆盡,但方元吹了口氣,整個火種驀然大放光明。

    “我說……此地應有宇宙本源!”

    方元望著面前的虛無,平靜說了句,太墟之力洶涌,無中生有,立即形成了一處宇宙本源。

    “去吧!”

    他將火種向前一送,文明火種驀然與宇宙本源合一,重開華夏宇宙!

    浩然的氣息蓬勃,宇宙不斷擴張,現出諸多生命與星球。

    在最大的一處洪荒之上,有金烏啼鳴,蠻人咆哮,大量的道祖真靈投胎轉世,重新開啟修煉之途。

    諸多星辰當中,卻有一顆不起眼的藍色星球,圍繞太陽旋轉不休。

    方元見此,臉上不由浮現出真誠的笑意:“我……回來了!”

    本書來自
特污的小说:你下面都流水了 福彩3d出号走势图彩宝 今日头条lite赚钱 双色球中大奖 沈阳盛京棋牌官方下载 多乐彩票骗局怎么举报 辽宁11选5杀码好方法 2012年3月上证指数 双色球号码预测 荣耀娱乐棋牌下载 福彩中奖明细图 百赢棋牌官网版 pk10牛牛是不是坑